99uu优优 > 完美世界 > 第七十九章 凶寇
    ;
  
      这片大地上有一个传说,当年有一位盖世至尊在这里留下传承,葬于一个古老的洞府中,记载了他的道统。**
  
      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寻找都无功而返,但终有一天,九天之上降下惊雷,劈碎一片山脉,让那洞府显露一角。
  
      “我们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族长石云峰的眼中有悲也有沧桑,当年的好兄弟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他心中有着无尽的痛。
  
      “我们投入一个门派,一起修行骨文,对于一个村落走出的少年而言,我还算是资质不错,达到了洞天境,当那九天上的雷霆降下时,我正好与一帮兄弟去试炼,见到了那处洞府。”
  
      而灾难也就由此开始,他们发掘出诸多骨书,但是却破不开洞府的真正门户,无法进入核心区域。
  
      消息走漏了,他们遭遇了无休止的追杀,各方势力皆出手,要抢夺那批骨书。
  
      “他们不知,这部分骨书虽然很珍贵,但并不是那洞府的真正传承,一路追杀,我们逃到大荒深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石云峰凄凉,一群好兄弟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地死去了,历尽千辛万苦,只有他与另外一人逃走,活了下来。
  
      事后他们再去寻找那片遗迹,却发现早已是“斗转星移”,像是过了一万年那么久远,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应该是骨文的神秘力量,令那处神藏沉入了大地下,漂移向了远方,无人知晓在何处了。”族长一声叹息。
  
      即便这样,他们后来亦遭到了无休止的追杀,一群凶寇出现,强大无比,队伍中有祭灵跟随,令他们开始了漫长的大逃亡。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年后我们才摆脱,带着伤逃回石村。”
  
      最终,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另一人回到村中不久就去世了。
  
      族长没有细说往事,但当中肯定有不少隐情,更有许多故事,能够躲避那些人多年的追杀,他自然不简单。
  
      可惜了石云峰,原本资质不凡,但修行被打断,又遭遇重创,此后修为再无寸进,且身体状态日渐糟糕。
  
      “我们在那个洞府前遇到一种雾霭侵袭,被伤了身体,后来又被追杀,让奇异的伤势恶化了,故此这么多年来不能轻易动用骨文的秘力。”
  
      石云峰说的很简单,但是可以料想,当年有着太多的凶险,可他却是几句话就带过了,并没有细谈。
  
      “当年最强大的一个势力,手下有数十股凶寇,负责探寻那处至尊宝地,我感觉他们而今又现了,一直不曾放弃寻找。”
  
      众人惊异,这还是族长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吐露心声,述说当年的秘密,虽然很简洁,并就没有细谈,但是可以体会到昔日的紧张气氛与可怕的杀劫。
  
      多股大势力参与进来,当年必然搅起了一片滔天的风云。
  
      “我想那处至尊地应该还在这片区域,纵然后来沉入地下漂走了,也应该不会太远。”
  
      那方圆十万里土地曾经被四大生灵血洗,而今寸草不生,生机绝无,想要深入进去寻找,肯定无比艰难。
  
      但是,凶寇又现了,意味着他们可能有了新的发现,此地不得安宁了。
  
      “做好最坏的准备!”石云峰命令道,柳神沉眠,若是凶寇寻到这里,他们只能靠自己。
  
      “可惜,青鳞鹰大婶带着紫云、大鹏、小青他们去磨砺与修行了,不知身在何方,不然必然是一股极强的战力。”小不点遗憾。
  
      情况比他们预计的还危急,数日后,皮猴、虎子他们带回来一则不好的消息,他们骑着独角兽去探查,在六百里外又发现一个村落被血洗了个干净。
  
      “找到了一个活口,但只活了半个时辰,最终还是死了。”
  
      “他说那些人只是讨要原始宝骨,以及珍贵的稀有金属,并未向他们打探关于大地山脉等事情。”
  
      孩子们汇报。族长闻听蹙眉,自语:“难道猜错了,并不是当年的那股凶寇?可是当年那股人也曾掠夺过黑金。”
  
      半个月后地平线上烟尘飞扬,一群骑着凶兽的人出现,向石村疾驰而来。
  
      “不好,做好战斗的准备!”
  
      村人焦急,石林虎、石飞蛟等人全都手持龙角弓,对准了远方,站在村头严密注视,要誓死保卫村落。
  
      这是一群戾气很重的人,手上也不知有多少条人命,一个个眼露凶光,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冲到了村头前。
  
      “你们这群乡村野民,也想抵抗吗?我等一个冲击就会让你们死亡葬身之地。”一头猛兽上,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冰冷地说道,浑然没有将村民看在眼中,戾气惊人。
  
      这群人不是很多,能有一百多号,但都是能征惯战之辈,尤其是几位头领,掌握有强大的骨文秘力。
  
      “轰”、“轰”……
  
      同一时间,在他们的后方传来可怕的响声,大地在震动,隆隆而鸣,一个庞然大物出现。
  
      这是一头穿山甲,浑身呈淡金色,庞大无比,长足有数十米,如一座金色的肉山般盘伏在那里,一双眸子跟金色的灯笼似的,望向石村,煞气极重。
  
      见到这头凶兽,所有人的心都凉了,这是一头祭灵,一般的人怎能抗衡?!
  
      一般的祭灵守护人族,常驻一个村落或城镇中,接受人类的祭祀,不会轻易离开,而这头竟然在自己行动。
  
      尤其是这头祭灵戾气非常重,淡金色的鳞片上隐约间还有一层血光,一定进行过无尽的杀戮,且吞食过其他祭灵,最是难惹!
  
      石林虎、石飞蛟等人升起一股无力感,刚一见到,他们就知晓,绝对奈何不了这头数十米长的祭灵,全村人齐上也是枉死。
  
      那股慑人的血气,以及滔天的波动,还有恐怖的符文,令人敬畏,刚一见到,就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挫败感。
  
      “感觉到你们自身的微弱了吗?一群蚜虫而已,也妄想与真犼抗衡?!”一头骑坐在猛兽身上的头领冷笑。
  
      “放下你们那可笑的弓与箭,能做什么?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听从我们的命令,饶你们不死!”另一人冷漠地说道。
  
      “你们想怎样?”一位年岁很大的族老颤颤巍巍的上前问道。
  
      “老家伙,你们只遵从命令就可以了,不用多嘴。”一个头领斥道,而后抬手挥动马鞭抽了过来,一道符文闪烁,族老顿时飞起,溅起一片血花。
  
      “三爷!”
  
      村中一群人冲了上去,将老人抱起,孩子们眼中蕴泪,而成年男子莫不红了眼睛,准备冲上去拼命。
  
      “止住!”族长轻喝,没有让他们立即动手。
  
      “放心,老家伙死不了,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而已。”出手的人大笑,道:“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也不想随便开杀劫,只要你们满足我们的要求,保你们无恙。”
  
      村人怒瞪着眼睛,向前望去,全都不说话。
  
      “给你们二十天时间,上缴五百斤的黑金,你们手中若是足够多,自然算是幸运。而若是没有,则尽快去寻找矿源,否则时期一到,交不出将杀无赦!”那个人冷森森的说道。
  
      “听到了没有?若是办不到,二十天后,血洗你们这个村子,到时候斩尽杀绝,一个活口都不会留!”另一个头领大声喝道。
  
      同一时间,那头淡金色的祭灵亦仰头嘶吼,震动了群山万壑,它的肌体上腾起阵阵黄金雾霭,绚丽而又迷蒙,慑人心魄。
  
      村人没有妄动,神色惨然,差距就是差距,他们真的难以抗衡,远不是这群凶寇的对手。
  
      一群孩子小脸绷的很紧,又惊又怕又怒,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被人如此欺负到了村头,却无法反抗。
  
      柳神沉睡,如一株普通的枯木般,村人失去了庇护,心中憋郁而又难受,恨不得直接与对方大战一番。
  
      一些孩子大眼通红,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对方这般强大,欺到家门前,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一群野民而已,也敢拿弓箭反抗,不知死活。你们可知,仅在这片区域,像你们这样的村落,我们灭了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一人冷哼,扫视村头。
  
      石飞蛟等人愤怒,但是族长石云峰命令他们都不得妄动,所有人都握紧拳头,心中难受无比,何曾被人这样羞辱过?!
  
      “记住,只有二十天的时间,不然你们等着灭族吧!”一个头领喝道,而后用力抽了一鞭。
  
      符文闪过,石林虎还有石飞蛟几人的脸上,皆“啪”的一声出现一道血痕,皮肉裂开,血液溅起,伤口甚深。
  
      一群壮年男子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士可杀不可辱,若是由着他们,非立刻拼命不可。
  
      但是,族长依旧是拉住了他们,不让他们血拼,以严厉的眼神制止。
  
      “哈哈……”几个头领大笑,而后调转凶兽的头,扬长而去。
  
      淡金色的祭灵转身,灯笼一般大的金色眸子冷冷地扫视了村人一眼,而后迈步,如地震般,也轰轰隆而去,极为恐怖。
  
      猛兽咆哮,这群人眨眼走了个干净。
  
      “族长你为什么不让我还手?”石林虎眼睛都红了,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更疼的是他的心,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族长,我不服!”石飞蛟也难以忍受,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头发都要倒竖了起来,眼睛通红。
  
      “是啊,族长,我们动用祖器,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二猛的父亲也叫道。
  
      石云峰叹了一口气,道:“到时候只能是鱼死,而网却破不了。”
  
      “那也比现在这样憋屈强!”很多人实在憋屈坏了。
  
      “我们若是大动干戈,最终都要死,因为没有人真正掌握高深的骨文,难以发挥出祖器的神威。”老族长的眸子立了起来,提高声音喝道:“你们以为我怕死吗,愿意隐忍吗?而是我们实力实在不济!”
  
      “即便这样忍下来,二十天后又能如何?”有人不服气。
  
      “二十天的时间,足够我准备好了,到时候我带上祖器,真正去与他们来个鱼死网破!”族长说道。
  
      “族长你身上的伤很怪,也很严重,根本不能动用骨文的力量,不能冒险!”一群人顿时慌了。
  
      “那群人还有那头祭灵太强大了,你们去多少人都得死,而等我准备好后,未尝没有一战之力。”石云峰道。
  
      “族长不能啊!”一群壮年男子眼泪差点掉下来,他们知道,族长拼命拦他们,是不想他们死掉,而自己却要去拼命。
  
      “族长爷爷……”一群孩子泪水淌落。
  
      “族长爷爷,交给我,我去对付他们!”就在这时,小不点开口,大眼中露出坚毅的光芒。
  
      “不行,洞天境界,不同层次间差距极大,你即便突破了,进入那个境界,短时间内也无法与他们抗衡,尤其是还有那头祭灵!”老族长严厉反对。
  
      “我刚才就想突破,与他们征战。可是凶寇却要给我们二十天的时间,我觉得应该足够了,能让我达到理想的境界层次,我可以对付他们!”小不点认真说到,无比的坚定。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