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完美世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遗迹至宝
    ;
  
      辇车发光,这既是一辆出行的便车,也是一辆古战车,此时符文交织,形成一片光幕,载着数人。大片符文洒落,密密麻麻,几乎快将山谷给填满了,那谷壁四裂,巨石滚落,烟尘冲天。
  
      小不点不断躲避,祭出宝具抗衡,他遭遇了危机,一道道神芒射来,将他立身之地击碎,土石飞溅。
  
      山谷四壁崩塌,隆隆作响,一块块巨石被打的乱飞,冲上高空,谷中破败,烟尘弥漫,一副要毁灭的景象!
  
      “白虎,你让我怒了,我会吃掉你的!”小不点愤怒,眉毛拧在一起。他费尽力气,尝试收走晶莹骨塔,不曾想白虎闯来,彻底破坏了。
  
      这座洁白的骨塔真的很不一般,自行在那里沉浮,轻轻一震就有瑞气蒸腾,将骨剪与宝镜推开,难以接近它。
  
      要知道,它还没有真正发动攻击,这只是自行弥漫出的神秘波动而已!
  
      最后,小不点动用《原始真解》内的古法,尝试与它沟通,施展符文与之共鸣,刚刚有一点成效,结果白虎闯入,立时惊了神圣骨塔。
  
      白虎矗立在辇车上,它的身躯不算多么庞大,但是却有一种凌人的威势,一双眸孔散发淡金色,像是刀子般慑人。
  
      “你在跟我说话?”它终于发出了人语,脸上冷漠,瞳孔内寒光闪烁,如两支箭羽般要射出。
  
      “废话,大猫,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小不点气道。他现在与那骨塔沟通,已然无效,有雾霭扩散,将之推拒在外。
  
      “封住山谷。将他击杀,我讨厌人族对我这样说话,赶紧将这至宝收上来!”白虎开口,它自己也动手了。扬起一只虎爪,向下拍落,当即像是有一座山砸了下来,地动山摇,那白茫茫的符文将山谷淹没。
  
      辇车上,白虎赐下一个兽皮袋,老者上前,接到手中,松口绳索。那袋口顿时绽放霞光。拥有一股无可匹敌的吸力。将将谷中的一切都要收上来。
  
      “轰!”
  
      接连受到惊扰,那座骨塔终于复苏,爆发出浪涛般的白光。撼动四方。
  
      小不点吃惊,急忙收回骨剪与宝镜。守护己身,而后极速倒退,远离那里。
  
      “好宝贝,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要收到手中,你们合力祭我的乾坤袋,先将它收上来!”白虎惊喜,咆哮连连。
  
      辇车中的两名人族天才少女,以及四名彪形大汉也上前,相助老者,催动那以太古遗种宝皮祭炼成的乾坤袋。
  
      他们通体都散发神光,注入到那兽皮袋中,令它更为耀眼,袋口璀璨,吞纳万物,可以看到数万斤、十几万斤的巨石都被收了上来,撞入袋子中。
  
      袋口明明不大,但却像是可以收容下整片河山。
  
      小不点看的目泛神光,这袋子真是太好了,能装下万物,无论多少东西都可以放在里面,不用担心带不走。
  
      “好宝贝,我要是得到,把所有太古遗种打包抓走都行!”他握紧了拳头。
  
      山谷内各种巨石飞起,不断冲向乾坤袋,但是那座骨塔始终纹丝不动,流转蒙蒙雾霭,越发的神秘莫测了。
  
      “起!”白虎大吼,它自己也动手了,喷吐霞光,洒落乾坤袋上,令它威势更盛。
  
      “轰!”
  
      洁白的骨塔反复被惊扰,终于暴动了起来,塔身一震,这片山谷彻底崩开,而后它升腾而起,震动起来,波纹如海,让群山都抖动起来,发生了大地震。
  
      “不好,这宝具成精了!”白虎惊叫,辇车迅速升空,几乎要没入了云层中,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骨塔摇动,洒出一片又一片符文,将他们差点掀翻,辇车几乎坠落下来,幸亏足够遥远。
  
      “最后试一次,如果失败,我们立刻走!”白虎不死心。
  
      他们合力催动乾坤袋,曦光四射,袋口释放出成片的符文,一缕缕、一道道扩散向四面八方。
  
      骨塔抖动,迅速敛去所有雾霭,开始发光,通体晶莹的近乎透明,有一种令人心悸的波动在扩散。
  
      小不点见状,二话没说,也不想着去吃白虎肉了,跳上狻猊宝镜,化成一道流光,极速远遁而去,他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轰”
  
      果然,后方爆发,那骨塔发光,像是一颗陨星砸落下来,那里的山地崩开,天空像是也四裂了,仿佛有一轮太阳炸开。
  
      恐怖的力量席卷了这片山脉,不少山峰摇动,而后倒塌,烟尘四起,那里成为毁灭之地。
  
      “好强的宝具!”小不点飞逃,心中觉得无比可惜,这样的宝具太强了,估计就是人皇见到都要眼神火热。
  
      “快逃!”白虎咆哮,它知道这件宝贝动不了,一旦复苏,超乎想象,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
  
      “该不会上古诸圣留下的法器吧?”老者迟疑。
  
      辇车极速飞行,即便如此,也还是有一名大汉被冲击来的霞光击中,惨叫一声,坠落下辇车,而后炸碎在半空中。
  
      “再快!”白虎变色,充满了惧意。
  
      他们早已深入云层上方,距离足够远了。但下方曦光四射,漫天飞舞,还是不时有光芒扫来,辇车上的众人合力撑起光幕,飞快逃遁。
  
      “嗷……”白虎惨叫,连它都被一道神光击中,一个趔趄,差点栽落下辇车,肩头被洞穿,鲜血汩汩。
  
      “噗”的一声,老者右胸被洞穿,大口咳血,险些毙命。
  
      辇车极速驰骋,迅速划过长空,逃离此地。天空中洒落下大片的血花,他们亡命而逃。
  
      “哧”的一声,骨塔不再沉浮,化成一道虹芒远去。破碎的山地恢复宁静。
  
      “骨塔这般强大,为何也选择遁走,离开了山谷?”小不点在暗中看的清楚,那塔竟然离开了。很匆忙,这让他非常疑惑。
  
      他没有停留,一溜烟的追了下去,一路跟随。祭出宝镜,载着他极速飞行。
  
      然而,那座塔太快了,留下一道残影就消失在了前方。
  
      小不点一路前行,山川景物迅速倒退,他并没有放弃,翻过成片的山脉后,终于又感应到了骨塔的波动。
  
      前方,火光滔天。那是一片火海。无尽的岩浆翻腾。汩汩而涌,山峰都通红,景象诡异。看起来非常的可怕。
  
      “居然有一片火海!”小不点惊讶。
  
      数日前,他从这里路过还没有呢。现在这片山地居然熔化了,可以见到连几座山峰都在熔化,化成岩浆,淌落下来。
  
      “这是地凰火,居然在这里出现!”小不点吃惊,终于认出。
  
      这乃是祭炼宝具的顶级火焰,居然在这个地方喷涌了出来,其实只是一股地火而已,结果却将整片山川都给熔化了。
  
      这片山川中心,有一团火苗跳动,璀璨如神芒,格外的盛烈,隐约间竟有凰鸣发出。
  
      小不点目中泛起神光,仔细眺望,那绝对是宝火,那簇火苗跳动,像是一只凤凰在起舞,异象惊人。
  
      “骨塔在那火心中!”小不点吃惊,终于发现了骨塔的踪影,它在那里沉浮,接受火苗的熔炼与锻铸。
  
      难道它有伤,要修复己身?亦或是说要蜕变,重新祭炼自己?这绝对是惊人的,在宝具中来说非常罕见。
  
      高山熔化,岩浆喷薄,将那里淹没,入目尽是火光,小不点不得不倒退。
  
      接连数日,他都在附近出没,最多不会远离五十里,等待大火熄灭,然而此地始终岩浆涌动,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哧”
  
      一道剑芒劈来,一个青袍年轻人出现,持骨剑走来,居高临下,斩小小不点,在附近陆续有人影出现。
  
      四大家族中有一族的人又到了,出现在这里,而这个青袍人正是进入遗迹后,最先攻击小不点的那个人,被他与一群太古遗种杀跑。
  
      小不点避过剑芒,凝视这些人,有老有少,足有近二十人,封印者足足占了六七名。
  
      “你们真是阴魂不散,我与你们到底有什么仇怨?”小不点问道。
  
      “虚神界,被你筑成人堆的四族人马之一。”青袍年轻人冷漠的说道。
  
      小不点闻言一呆,而后大笑,道:“那真是一段开心的日子,可惜我被驱逐出来了,怀念啊,等禁期过去,我一定再去筑一座更大的人山。,”
  
      这是赤裸裸的讽刺,让这群人勃然变色,被这个熊孩子战败也就算了,还被勒索,丢尽了脸面。
  
      “唔,你们该不会就是我被我筑成人山的那些人吧?”小不点狐疑。
  
      此话一出,一群人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一些年轻人额头青筋暴跳,就是那几名老者也是脸色发黑。
  
      “哈哈哈……”小不点放声大笑,痛快无比,原来这群追杀自己的人都被自己揍趴下过。
  
      这样的大笑,让一群人面色阴沉似水,简直想立刻活剥了他。
  
      “我明白了,其他追杀我的人也如此,来自四大家族,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哈哈……”小不点笑的无比开心。
  
      本来他还郁闷呢,怎么老是被人阻杀,现在彻底释怀了,毕竟这是一群被他痛揍过的人,面对手下败将,他很开心。
  
      “这里不是虚神界的初始地,我们的境界没有被压到那么低,你纳命来吧!”青袍人大喝,他本是一代俊杰,同辈中少有敌手,可是在虚神界却被人暴打,与族人堆在一起,实在是一种奇耻大辱。
  
      “不过手下败将而已,我还怕你不成,再不听话,回头继续堆人山。”
  
      这是一场杀劫,小不点却这般嬉皮笑脸,让一群人都目露阴森之光,实在是又气又恨。
  
      小不点双手不断结印,施展原始真解中的符文,化出一片金色的浪涛,向前拍击而去。与那青袍人的骨剑撞在一起。
  
      “一起上,解决掉他!”又一位青年上前,共同出手。
  
      与此同时,几位老者向前迈步。每一步落下,地面都轻微摇动一下,宛若几个巨人走来,目光如金灯般灿烂。
  
      “轰”
  
      激烈大战爆发。小不点先后与几人硬撼,气血翻涌,那漫天的符文压的他要窒息,宝术冲击,镇封此地。
  
      他气血上涌,虽然肉身无匹,但是符文造诣比不上那几个老者,被震的嘴角溢出一缕血迹。
  
      这么多人一起出手,他不可能是对手。小不点心中凛然。几个年老的封印者绝非常人。不可力敌,万一被围在这里他肯定殒落。
  
      他并不恋战,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液。不让他们围拢,边战边退。
  
      “少年人。你天资确实惊人,但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我昆族岂能容你活下来,受死!”一个老者喝道。
  
      他们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因为认定眼前的少年活不了。
  
      小不点与他们对攻,接连受到几位老者的符文压制,宝术如海洋般冲来,让他嘴角再次溢血,最后驾驭金色骨剪迅速向着山脉深处冲去。
  
      “哪里走!”一群人怎肯放过,几位老者站在宝具上,带着族中的晚辈,一起追杀了下来。
  
      赤红的液体拦路,火光澎湃,前方景象骇人,山峰通红,大地热浪汩汩,化成了岩浆。
  
      小不点踩着金色骨剪,横渡这片广阔的岩浆地,眼中光芒闪动,向后看了一眼,而后开始提速飞行。
  
      后方,一群人冷笑,他们的速度并不弱于小不点,任他插翅难逃,早晚会追上。
  
      “其他族不是也在悬赏吗?我们斩杀了他,取走他身上的宝具,然后再以他的头颅去领取悬赏。”
  
      “这个熊孩子着实可恨,只斩掉头颅太便宜他了,本该凌迟处死!”
  
      一群人很冷酷,终于要捉到熊孩子了,都在想如何折辱与取他性命。
  
      突然,小不点回头,露出一缕诡异的笑,扬手亮出狻猊宝镜,而后对着后方的岩浆地猛轰,雷光一束又一束扫落。
  
      “轰”
  
      岩浆中心沸腾,浪涛冲天,红色的液体温度惊人,涌上了高天。
  
      “到底还是孩子,以为岩浆能伤到我等吗?”一个老者冷笑,宝具发光,阻挡冲上来的红色浪涛。
  
      然而,他的冷漠笑容很快就凝固了,所有人都感觉一阵惊悚。
  
      一股恐怖的气息冲天而上,让每一个人颤栗!
  
      一座晶莹的宝塔在岩浆中沉浮,被一团凰火包裹着,露出真身,而后猛烈震动,像是无比愤怒,爆发出滔天的光芒。
  
      “啊……不!”
  
      昆族人惨叫,他们知道遇上了灭顶之灾,这件宝具太恐怖了,远超他们的镇族至宝,现在因怒而对他们攻伐。
  
      “啵”
  
      宝具碎裂的声音发出,当场就有三名老人的宝具粉碎,他们以及被他们携带的后辈惨呼,坠入岩浆内。
  
      “快逃!”
  
      青袍年轻男子还有另外两位老者,携带同族,踩着宝具,亡命而逃。
  
      可惜,他们距离岩浆地太近了,而且这一次骨塔处在祭炼自身的关键时刻,被人打扰后暴怒,疯狂发威。
  
      “噗”
  
      又一件宝具裂开,上面的老者也直接爆碎,他身边的人则坠落岩浆中。
  
      青袍年轻人与另一位老者遭受重创,浑身是血,而且宝具几乎彻底毁灭,他们丢下族人,逃离了岩浆带,幸运的是骨塔没有再理会。
  
      不幸的是,小不点正等在前方,直接祭出金色的骨剪,噗的一声,将两人拦腰截断,鲜血喷溅。
  
      “我恨啊!”两人绝望,充满不甘,死于在岩浆畔。
  
      “好可怕!”小不点盯着岩浆海深处,一阵凛然。
  
      就这样,他在这里足足守了十几日,而进入这片遗迹也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岩浆终于凝固,这里的温度开始下降。
  
      “咦,骨塔没有再现?”
  
      小不点狐疑,绕着这片区域行走,仔细感应,最后按捺不住,开始进行试探。
  
      他将自肥遗那里得来的赤色飞剑祭出,化成一道赤色匹练,在岩石地中心切割,仔细搜寻,结果依旧无波澜,骨塔不曾暴动。
  
      半日后,小不点亲自动身,来到骨塔曾经沉浮的地方,仔细寻找,这里早已被飞剑挖出一个大坑,到处都是岩石碎块。
  
      “咚”的一声,地下传来空洞声,且有火光一闪而没,小不点吓了一跳,向下望去,不禁露出惊容。
  
      那里有座塔,将最后的地火给吸光了,变得晶莹通透。
  
      “这……整片岩浆地都是被它吸干的?”小不点惊悚,他快速倒退,结果发现,下方那个器物并无反应。
  
      “咦,变化了。”
  
      地窟中的塔,光辉尽敛,不再发出异象,而且它由巴掌大开始缩小,最后竟只有一段指节那么长了,立起来不足一寸高。
  
      小不点吃惊,等了很长时间,却见它再无任何变化,他发出一道符文试探,也是如此,骨塔莹白,一动不动。
  
      最后,他将小塔取了上来,放在掌心,它无任何反应。
  
      小塔不足一寸高,只有指肚大小,通体晶莹剔透,宛若羊脂白玉雕刻而成,异常瑰美。它不像是宝具,倒像是一件华美的饰物,并无任何可怕气机。
  
      小不点反复探究,根本感应不到一点符文,而后他催动神力,想将此宝祭出,结果发现并无任何反应。
  
      若非曾经亲眼所见,他肯定认为这只是一件精美而瑰丽的饰物。
  
      “怎么没有任何反应了?”小不点挠头,充满狐疑,研究了大半日没有一丝收获,他最后气呼呼的缠在了发丝上,将晶莹洁白的小塔真的当成了饰物。
  
      数日后,小不点来到群山中心,这一路上他见到了二十件宝具,但都没有能收服,感觉很可惜,不过有一点他能肯定,这些宝具没有骨塔神秘与恐怖。
  
      可惜,此塔不搭理小不点,与凡物一般。
  
      中心地有一座巨山,宏大无比,像是数十座山峰并在一起,异常壮阔与雄浑。
  
      “好大的一座山!”
  
      小不点惊叹,山体上神光闪烁,不时有宝具飞起,宛若烟花在绽放,都是强大的灵物。
  
      而在山脚下,他见到了毕方、金色的神鸟、螭龙、貔貅、蒲魔树、裂天魔蝶等最强的一批天才。
  
      至于山上早就有人了,皆在撞天缘。这里是遗迹的源头,号称分宝崖,相传这里挂满了宝贝。
  
      “吾之剑……吾之剑……”突然,小不点的耳旁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令他毛骨悚然,他发毛道:“鬼爷,你别吓我,你不是留在补天阁了吗,怎么又出声了?”
  
      两章一万多字,我觉得也算是爆发了,弱弱的求声月票。
  
      .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