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完美世界 > 第七百四十七章 传人
    石昊黑着一张脸,心中忒不是滋味了,竟被拐进这样一个道场,他真想一头撞死,太丢人了.
  
      日后若是走出去,一定是千夫所指,万民唾弃,可以想象那种场景,估计走到那里都会有人喊打.
  
      他现在想起来了,难怪齐道临问他是否听说过其名,原来那老头子自己也心虚啊!
  
      "嘿嘿,真是稀奇事,还有人拜入这一门,那齐道主自己都跑路了,很多年不曾出现,还有人自称弟子."
  
      "你一定是报名我天仙书院而最终落选的人吧?"柳师兄说道,微扬着下巴,姿态有点高,因为能进天仙书院的都是各族精英.
  
      落选的人在他看来,自然是失败者,两者不是同一层面的人.
  
      鹿铭也笑了,他是新晋天才,刚加入天仙书院不久,为五色鹿一族的嫡系,强大而自负,带着矜持的笑,道:"落选了还可以下年再来,说不定能成为我的师弟呢,也不至于来到这个小破山门吧,你难道是暂时栖身在此,当在落脚地?"
  
      其他人也都笑了,眼神异样,看着石昊.
  
      石昊发糗,但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齐道临,这个老东西把他骗的好惨,他还以为至尊道场多么了不得呢!
  
      "好好努力,我看好你,说不定下年你真能成为我们的师弟?"有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也开口,很骄傲,像个开屏的小孔雀般.
  
      石昊很不爽,自己分明通过了天仙书院最难的天关,踏过了天梯,现在反倒成为了一个破落户,被该院弟子俯视.
  
      "行了.哪来的回哪去吧,没事别打扰我,更不要在我至尊道场中乱走."石昊黑着脸说道.
  
      "呦,还有点小脾气啊!"鹿铭调侃.头上五色鹿角发光.
  
      很多人大笑.很是轻视.
  
      "对了,这里也曾经有恢宏建筑.到底怎么倒塌的?"有人问到.
  
      众人闻言,立刻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看石昊,关注这个问题.
  
      "你们想啊.齐道主人神共愤,实在是臭名昭著,做了太多恶事,这片山脉在某一时期金灿灿,琼楼玉宇成片,太过壮观了,都是从各大教偷盗与抢来的.能不出事吗?"柳师兄道.
  
      "最后,这些大教高手齐出,天下共剿,一同追杀他.怎能容忍自己的招牌建筑物被放在这里,实在太丢脸了.最后,宁可毁掉此地,也不让他招摇,所以都化成废墟了."一位师姐补充.
  
      "我怎么听说,齐道临非常惊艳,其资质天下罕有?"景小柔说道.
  
      "唔,这个人虽然臭名昭著,但是的确厉害,不然何以能成为十几个大教的核心弟子,成功偷师."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何意义?"有人带着疑问.
  
      "一是因为他是个武痴,想融合百家骨文,创出最强天功.二是因为他有个心结,他想光复某一禁忌古教."柳师兄神色略带异色.
  
      "什么教,值得他这样做?"有人惊讶.
  
      "不知道,只是听闻,那一教人少的可怜,但却恐怖到无法想象."一位师姐说道.
  
      柳师兄道:"据传,那一道统新老交替之际选中了齐道临,可就在那时大敌来犯,那位老教主做了个决断,让齐道临离开,保他性命."
  
      "唔,有小道消息,据传围攻那一道统的大敌可怕到你们不敢相信."另一位师兄小声道.
  
      "都有谁?"
  
      "据闻,仙殿最古之人,从太古的沉眠中复苏,并邀其他几名至高人物,一起出动,进行围攻."
  
      "咝!"众人倒吸冷气,仙殿是什么地方?人从不过五,但是却睥睨天下,威震万古.
  
      "嘘,这新年旧事事不要多做评价."一位师兄告诫,小心祸从口出.
  
      柳师兄道:"据传,齐道临被送走后,原本想去寻师门的传承,结果一无所获,最后偷师百家,用以壮大己身."
  
      "情有可原."景小柔说道.
  
      "喂,师妹,绝不能同情他,年少时确实倒霉,但你看他后面都做了什么,人神共愤,臭名昭著!"柳师兄强调.
  
      "对了,你们看,那里不是有一堆铜锈吗?"有人指向一座山峰,那里一片发绿,都是铜锈.
  
      "齐道临去过仙殿,偷来一座铜屋,当作茅厕用."
  
      众人哑然,进一步了解到了这位道主何其的记仇,以及多么的奇葩.
  
      世间有传言,若非仙殿有两人活的实在太古老,修为深刻不测,齐道临早就报仇去了.
  
      石昊在思忖,沉默不语.
  
      "咦,你也听的很入神,还守着这个破烂山门吗?好好修行,来年也许还有机会入我天仙书院."有人道,很是高傲,以成功者的姿态教训.
  
      "都一边呆着去,赶紧离开,烦着呢."石昊挥手.
  
      "你该不会真指望成为这里的弟子吧?"鹿铭嘿嘿直笑.
  
      柳师兄像是想起了什么,道:"数千年前,齐道临心血来潮,的确在这里又出现过一次,教导了一些弟子,结果….[,!]…"
  
      "结果怎样了?"众人好奇.
  
      "结果,被各教弟子打跑了,那些人最终都脱离了至尊道场,再也没有露面,可惨了."柳师兄道,而且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石昊.
  
      "不是说,那并不是齐道临教导的吗,是有人发现了齐道临留下的部分传承."
  
      "错了,有两人是他亲自教导的,结果被各教弟子揍的很惨,直接逃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
  
      石昊听着他们的议论,发现数千年前好像另有隐情.
  
      "兄弟,你是不是在这里得到什么传承了?"有人目光闪烁,向他看来.
  
      石昊的心思没在他们身上,而是想到了其他,如果日后行走天下.顶着至尊道场的名号,会不会如同那两位师兄一样,被各教弟子追杀啊?
  
      不过,再坏还能比他暴露真身更糟糕吗?
  
      "这数千年来.也有不少人到此寻机缘.以该教弟子自称,想要占山.结果都被揍惨了."柳师兄道.
  
      "嘿嘿……"有几名老生不怀好意,笑的很诡异,看向石昊.
  
      "笑个头啊,都给我消失.再说一遍,这是我的道场."石昊说道.
  
      "呦,脾气真大,既然你以至尊道场弟子自居,那么按照史上的老规矩来!"柳师兄道.
  
      "什么老规矩?"鹿铭跃跃欲试.
  
      "自然是对付他,让他跟他那几位师兄一样,抱头鼠窜.就此消失!"柳师兄道.
  
      并且有人补充道:"真要将消息传开,各教弟子都会来的!"
  
      "看我的!"鹿铭出手,头上五色鹿角发光,射出一片骨文.
  
      然而.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嘎嘣一声,一只鹿角折断,出现在石昊的手中,吓了众人一大跳.
  
      "这几天快累死我了,你倒是细心,送上一截鹿茸为我补身体."石昊说道,这么长时间,听他们说出不少秘辛,越发不爽.
  
      "砰!"
  
      下一刻,鹿铭飞了,滚下山去.
  
      众人发呆,这是一个初代吗?也太厉害了,虽说鹿铭只是一个新生,但这样被一招击飞,也是不可想象了.
  
      柳师兄变色,转身就要走.
  
      "咻!"石昊如一道离弦的箭羽般,瞬息到了他的背后,拎住了他的脖子,道:"成精的柳树?"
  
      石昊一叹,看在与柳神同族的份上,对他没有下手,一巴掌抽飞,让他坠落山脚下.
  
      柳师兄寒毛嗖嗖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对付他就跟抓小鸡仔似的.
  
      "你是黄金鸾族的?"石昊盯住下一个目标,毫不客气,干净利落的留下一大块金色的鸾腿肉,相对于它庞大的身体,倒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而后,石昊又盯住了另一人,道:"你是一头蛟?留下一块肉,自己离开吧."
  
      一群人目瞪口呆,尤其是一群新生,倍受打击,怀着远大的理想终于进入天仙书院,结果在一座破落的小门派前,被人碾压.
  
      这不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道统吗,出来一个少年怎么会如此厉害?!
  
      并且,这少年也很奇葩,盯着他们,当作食物,要吃要喝,太恐怖了.
  
      "快走,去禀告书院的高手,这里又出恶徒了,臭名昭著的门派死灰复燃."有人喊道.
  
      "轰!"
  
      石昊出手,一群人被震翻,他一个个检查,搜刮食材,这里顿时传出惊恐的大叫声.
  
      "几位师兄胡编乱造,这分明是一个恐怖的道统啊."
  
      "师弟,这的确是恶名累累的破落道场,但是我们可从没说过他们实力微弱,当年可是各教弟子齐出手,才打废与打跑那几名传人."一位师兄解释.
  
      最后,除却那个名叫景小柔的女弟子外,其他所有人都被截取了食材,而后滚下大山,全都大叫.
  
      "看在你人还不错的份上,没有轻视至尊道场,你走吧."石昊摆了摆手.
  
      "你……怎么称呼?"景小柔脸色有孝白,这样问道,她觉得这个人好像比传说中的齐道临还奇葩与可怕,不是喊打喊杀,而是喊吃喊喝,视众人为食材.
  
      "至尊道场……大师兄."石昊说道.
  
      终于,这里安静了,石昊一扫郁闷之气,美滋滋的开始生火,将鹿角,鸾肉,蛟须等一大堆食物洗净,熬煮在一起.
  
      "这叫混炖,大补啊."他等待美味熟透.
  
      无声无息,齐道临出现了,点了点头,道:"不错,比你两个师兄强多了,并不优柔寡断,别忌惮,该出手就出手."
  
      石昊神色一僵,对于被拐走这件事,以及又听到至尊道场的各种传闻,让他的脸色很黑.
  
      "别不高兴,多少人上赶着求我教神通呢,你知足吧."齐道临道,毫不客气,开始从鼎中捡美味吃.
  
      "我成为至尊道场的弟子,感觉跟过街老鼠似的,日后若是走出去,岂不是人人喊打."石昊质问道.
  
      "不用出去,以后这山.[,!]就热闹了,人家会主动来的.想吃什么生灵,各大种族都会出现,并且有人身上可能还会有圣药,稀世兵器等,应有尽有,随你收拾."齐道临很不负责任的说道.
  
      "你……"石昊没脾气了,最后小声道:"我如果吃掉一些凶兽,揍的他们鬼哭狼嚎,他们的师门找我麻烦怎么办?"
  
      "不是还有我吗,只要我逍遥这天地间,谁敢动我弟子,我会将他们的门徒全都祸祸光掉!"齐道临很霸气的说道.
  
      石昊没说话,盯着他看,这老头子看起来仙风道骨,可是却像是个滚刀肉,如同个老流氓似的.
  
      "你确信?比如,我去天仙书院走动走动,该院的高层不会收拾我?"
  
      齐道临一挥手,道:"我刚从那里回来,他们欠我的情,如今彻底答应了,你就是至尊道场的人了,没人会妄动你."
  
      很快,齐道临就有点后悔了,暗自嘴角抽搐,这小子还真能惹事,不让人省心!
  
      因为,那小子没等人打上门来呢,主动下山去了,在天仙书院门口找人举了牌子,承接各种任务.
  
      他居然在这里收费,帮人决战,写的很清楚,可揍低年级学生,也可吊打高年级师兄,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出得起价格.
  
      "臭小子你给滚回来!"齐道临觉得牙疼.
  
      石昊虽然离开了天仙书院门口,但是这里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你是跟我对着来是吧?"齐道临扫他了一眼.
  
      "没,我只是想找机会混进去,我需要渡劫神莲."石昊心虚地说道.
  
      "胡说八道,你这小子不就是想试探我吗?"齐道临瞪他,而后想了想,道:"算了,这个给你,找机会进那仙池吧,顺便把你的道侣扛回来."
  
      "啥?"石昊发呆,看着手中的一个黑色金属牌.
  
      "这是天仙书院的东西,持着它,你可以去神池,畅行无阻."齐道临道.
  
      石昊很怀疑,一副看白痴的神色,盯着他,一副我才不上当的表情.
  
      "滚,还不快去!"齐道临大怒.
  
      最终,石昊前往天仙书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