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完美世界 > 第六百六十章
    金烈人头飞起,无头尸体倒下,化成一株金色的藤,并有灿灿汁液溅出,而黄金符文则瞬息暗淡。
  
      石昊快速冲去,抓向藤上的一条特别的枝桠,那是一条黑色的藤蔓,乌光流动,它蕴含有先天法则。
  
      “嗯?”居然没有斩断,这让他惊异。
  
      这一刻,所有人都变色,石昊这是在截取神藤的先天宝纹,这相当于人族初代的至尊骨、重瞳等。
  
      这种东西是上苍赐予的,独一无二,是此前并未有过的奇异秘术,故此也就有了初代之称。
  
      有点燃神火的生灵眼睛炽热,悄然逼近,想行动起来,因为这条藤价值连城,蕴含有先天宝术!
  
      “给我断!”
  
      石昊喝道,他猛然用力,双手发光,竭尽所能要截取这条乌黑的神藤,也许能得到上面的符文。
  
      最差,也能获取一件先天宝具!
  
      可惜,在他发力的时候,这条乌金藤光雨点点,被一颗兽牙散发的符文包裹,一下子挣脱了出去。
  
      “怪不得寻不到命符!”石昊自语,他一直想夺一枚命符,结果始终无法发现,原来藏在先天符文印记中。
  
      正是因为如此,可以确保持有者的先天符文不被人夺走。
  
      石昊拔下龙雀一根真羽,想观其原始真骨时,同样失败了,也是这个原因。
  
      黄金纹络闪烁,一株太阳神藤在远处浮现,真身重组,而后化出金烈的样子,他无比怨毒,盯着石昊。
  
      “我会杀了你!”
  
      “是吗,你还敢进来吗,我很期待呀。”石昊大眼眨动,舔了舔嘴唇,一副很向往与渴望的样子。
  
      金烈满头发丝乱舞。金光澎湃,羞恼与震怒,脸上满是难堪的神色,霞光一闪,他被光雨裹着消失了。
  
      “真遗憾!”石昊摇头,那兽牙命符与秘境有无法分割的联系,蕴含着这个小千世界的神秘法则。他阻止不了。
  
      气氛很诡异,众人看着石昊,都觉得这家伙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
  
      金烈被杀,严格来说,这是第一位被斩的初代,众人虽然交过手。但没有这么激烈。
  
      人们知道,接下来秘境将充满危机,有了第一位被杀的初代,开了先河,就如同打开了魔盒,谁都不会留后手。
  
      秘境出口,祭坛上。
  
      光雨洒落。一道人影浮现。
  
      这里大教人马很多,都在希冀教中的弟子在秘境中获得造化。
  
      此外还有无穷无尽、没有机会进入秘境的修士,也在关注,挤压满了天地,想了解里面的情况。
  
      “这个人是……金烈,来自太阳神藤殿!”有人认出他,非常吃惊。
  
      而其他人则哗然,这可不是寻常的强者。是一位真正的“初代”,拥有独一无二的先天宝术,居然被杀了。
  
      可想而知,秘境中有多么的残酷,神子大战,年轻至尊争霸,已经拉开序幕。
  
      许多人热血澎湃。恨不得入内去观看,那绝对是一场盛况,可惜外人不能进去,这让所有人都遗憾。
  
      “一位初代被杀了。真是难以想象啊!”
  
      秘境外,众人议论纷纷,惊容难掩。
  
      这让金烈面色铁青,因为所有人都在谈论他,在猜测究竟是谁将他斩杀,作为一个失败者,这种滋味太难受了。
  
      “小友,你在与谁对决?”一位老教主开口,盘坐在虚空中,身影模糊,睁开眼的刹那,如两道闪电在黑暗中划过。
  
      金烈虽然狂傲,但是面对这等人物却也不敢放肆,如实道出。
  
      这一刻,犼族老祖紫蒙、不老山的秦长生等都露出异色,几位教主皆惊讶,居然又是他!
  
      而群雄则愕然,不敢相信。
  
      “又是那个少年魔王,他杀了一个初代?”
  
      “这家伙先杀火魔宫的人,再战犼族年轻王者,而今竟然又开始斩初代了!”
  
      ……
  
      火魔宫的人泪流满面,为什么每次都要提到他们,真是受伤啊。
  
      众人沸腾,居然出了这样一位神秘强者,他应该没有命符,不然会被“登记在案”,可以知晓其身份。
  
      显然,这是一个暗中混进去的年轻至尊,对自己绝对的自信,根本就不用命符,让人们越发的感兴趣。
  
      “真是期待啊,我看他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难道会连斩天骄吗?”
  
      “唔,他可是杀了仙殿那位年轻大人的仆从啊,多半会有一场惊世大战,真期待他们立刻相遇。”
  
      秘境外,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人们振奋,渴望秘境中的大对决。
  
      秘境深处,湖泊成片,水雾袅袅。
  
      石昊斩掉一位初代,让所有人都掂量了一番,尽管很多人无惧,但是也不想这般平白无故去大战一番。
  
      秘境中,有很多造化,一株银龙莲虽然珍贵,但也不至于去血拼。
  
      不远处,魔女与月婵的大战还在继续,这两人实力相仿,谁都难以击杀对方,不然也不会从下界纠缠到现在。
  
      石昊以为会被群殴,现在看来,这帮人都很骄傲,不屑那样做。
  
      也许还没看到真正逆天的大造化,一旦发现元天至尊的传承,或者出现他的无上宝血,那个时候多半就不同了。
  
      “天蝉衣可是至宝,你们都这么富有吗,居然不在乎。”石昊咕哝。
  
      他的膝盖发光,露出一块透明甲胄,发出嗡嗡颤音,如同蝉翼在鸣,将其左腿全部覆盖住了,符文闪烁,异常瑰美。
  
      这样的宝衣,也不知道比银龙莲价值昂贵了多少倍,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月婵仙子,既然送了我一块天蝉甲,就好事做到底吧,再送一块如何,让我拥有对称美。”石昊得瑟。
  
      众人石化,这家伙得到了月婵的天蝉衣?
  
      而且是腿上的,他是怎么得到的?绝不可能是月婵仙子送的!
  
      “哎呀呀,月婵姐姐真是大方。连这种与晶莹肌体交融、最为珍贵的内甲都可以送人,豪放啊。”魔女轻笑,眸波流转,适时打击。
  
      月婵眉心有印记闪耀,神魂攻击更强了,有朦胧虚影扑出,要斩杀魔女。
  
      “哎呦。仙子你这是怎么了,想杀人灭口吗?”魔女浅笑,与之对抗。
  
      “你我这个级别的战斗,还妄想以言语干扰,根本没有意义。”月婵平静,肌肤雪白如玉。气质空灵,并不受影响。
  
      “再想扒一件天蝉甲,难度很大啊。”石昊自语,围绕着两女转悠,一副要出手的样子。
  
      众人发呆,这家伙是自己扒下来的?
  
      所有人都露出异色!
  
      人们看了一眼石昊,又看了看月婵那双修长与晶莹雪白的**。产生了种种联想,觉得风光旖旎无限。
  
      “哈哈……”魔女大笑,不顾形象,前仰后合,但却不难看,反而有一种另类的美。
  
      她秀发飘逸,身材婀娜,拥有一张倾城容颜。美眸若宝石般发光,肌肤雪白,如同一个精灵般,气韵出众。
  
      “月婵姐姐,你的腿怎么了,虽然莹白若象牙,但好像有指印哦。”魔女嘻嘻笑道。
  
      显然。她是在故意乱语,激怒月婵。
  
      一群人都露出以异样的神色,而后看向石昊。
  
      还有人低语,道:“仙殿那家伙呢。不是同补天教的仙子走的很近吗,为何未出手?咦,他不在。”
  
      “轰!”
  
      就在这时,天际发出刺目的光,爆发大战。
  
      那里有一道身影,手持虚空战戟,舞动天风,雄霸天空上,带动着无穷的符文运转,简直要劈裂天穹,神姿慑人!
  
      另一边,有一盏金灯发光,立着一个同样魁伟的青年,两人针锋相对,将要大对决。
  
      那个区域十分朦胧,仙雾袅袅,有一块符牌冲起,两人同时出手,正在争抢。
  
      “这是进入传承地的‘骨符’!”
  
      众人吃惊,全都冲了过去。
  
      想进入传承地,必须有“骨符”才行,虽然不止一块,但是抢先得到,早一步进去,自然能得到更多的造化。
  
      在众人冲向那片区域时,石昊准备击杀月婵仙子,两人是敌对关系,他自然不想放过机会。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时,有人也瞄上了他,从暗中极速冲来,带着神火,猛烈拍了一掌。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正在与魔女激战的月婵仙子,极速横移向一旁,躲避石昊的恐怖攻击。
  
      而石昊也是一惊,迅速跃起,避开后方神火强者的奋力一击。
  
      “赤凌空!”石昊终于看清是谁。
  
      “孽畜,你纳命来!”赤凌空与族中另一名神火强者一同袭杀。
  
      “老东西,现在没空搭理你,我去取骨符,回头再斩杀你们。”石昊说道,目光闪动,他看到魔女与月婵分开,冲向前方,他也跟了下去。
  
      后面,两大强者追赶。
  
      但是石昊的速度太快了,鲲鹏法与闪电交融,掩盖真相,他风驰电掣,几个闪灭,就从这里消失了。
  
      “走,我们也去,得到骨符要紧,若是能开启禁忌传承,那比什么都重要。”赤凌空咬牙道。
  
      当进入这片区域,雾霭更重了,爆发了混战,所有人都在争夺骨符。
  
      “轰!”
  
      石昊刚一临近,就有人跟他对了一掌,霞光千道,神力澎湃,进入这片区域,所有人都是竞争对手。
  
      “嗯?”他惊讶,竟然是秦昊,身上的长生战衣在发光!
  
      他并不想与这个弟弟生死搏杀,虽然被袭了一掌,但就此横空而过,没有再出手。
  
      “爷爷来了吗?”石昊退到一边,在附近寻觅,他知道,如果那个人是祖父,进入秘境多半是为秦昊而来。
  
      “那是……”他心头剧震,没有想到,真的在这里看到了那个特别的青年,就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正在凝视秦昊。
  
      那个人神色复杂,有溺爱,又有距离感,还有回忆,更有痛惜色,他很想要上前,但却又止步了。
  
      石昊见到这一幕,心在颤,他快速接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