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完美世界 > 第七百五十三章 约定
    (月婵在天梯那里出现过,纠正。看来真不能熬夜,易失误。)
  
      “放手。”月婵冰雪之姿,被握着一只手,更显冷艳,斥责石昊,让他松开。
  
      若是别人也许要迷陷于其风姿下,在冰肌玉骨、圣洁光辉笼罩的仙子面前,很难从容,甚至自惭形秽。
  
      显然,石昊并不在这一列,他眼神清澈,很专注的看着月婵,道:“我是认真的,媳妇,你忘记我们在下界时拜堂成亲的过往了吗?”
  
      “媳妇”二字让月婵娥眉跳动,眉心间烙印出现,霞光大盛,她觉得这家伙真是没治了,这么自然与熟稔,让人生出一股无力感。
  
      月婵迅速抽手,因为她知道凭借自己的气场,根本不足以压服他,不能让他惭愧,只会让他变本加厉。
  
      然而,石昊牢牢的抓住,不肯松开,眼中神霞熠熠,跟她对视。
  
      “我救了你,可不是为了让你轻薄我。”月婵恬静开口,并不慌乱,若一朵出水的青莲,不带烟火气。
  
      “我怎么敢,这是真情流露。”石昊一脸的诚恳之色,就是死抓着不放。
  
      月婵再抽手,结果依旧难以撼动,整条藕臂晶莹发光,雪白透亮,但是被石昊抱着小臂,难以挣脱。
  
      “你我虽有误会,但今日你救了我,让我看出了你的心意,终是舍不下我。”很明显,石昊的脸皮又厚了一寸,在这里自顾自说。
  
      然而,很快他就不满意了,道:“月婵,你什么意思?我这样真情流露。你居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太伤我的心了!”
  
      “别肉麻!”月婵不假颜色,她知道,对付这个不知羞的家伙,决不能给他灿烂。
  
      可惜,任她骨文交织。依旧无法震开石昊,因为石昊吞食菩提果后刚修成的秘力起了作用,化解符文于无形中。
  
      “媳妇,你忘了昔日的情分了吗?”石昊认真地问道。
  
      听到这个称呼,月婵很想揍他一顿,她第一次觉得。这家伙太无赖了,有点让人头疼。
  
      “有时我好像不认识你。”她轻叹道。
  
      她也曾见过石昊豪情天纵的样子,大战七神,明知必死还要去赴约,究竟怀着怎样的悲壮情怀?也曾知道他气吞山河,身为石皇时。斩断补天、西方教、不老山等一个又一个大教的根基。
  
      那个时候,他的确有股慑人之姿,君临天下,睥睨群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年轻至尊。
  
      只是,一旦让这家伙闲下来,绝对就是人神共愤了。他的雄姿只有体现在需要力挽狂澜的危急关头。
  
      石昊摇头,道:“人活一世,为什么要那么累,月婵你想多了。”
  
      这些话语说的不在意,但是月婵却可理解,也能明白,他终究还是下界那个曾经搅闹出无边风云的人。
  
      “你我的误会就让它过去吧。”月婵说道,身如神莲,莹莹而立,流动出尘的光。
  
      “误会揭过。自然要庆祝重逢。”石昊笑道,他张开手臂,直接就要来热烈拥抱。
  
      月婵额头印记再现,轻微颤动着,且很炽盛。照耀出刺目的光!
  
      “别啊,这是要做什么?”石昊赶紧收敛姿态。
  
      月婵白了他一眼,轻语道:“你正经的时候比你嬉笑时有气韵,也表现的更好。”
  
      “那我多注意,以后英雄气盖世!”石昊大言不惭,而后更是用行动表示,直接揽住她的腰肢,大步向外走去。
  
      “你这混蛋!”月婵再也不能平静了,从高高在上的仙子跌落到凡尘,真是有点羞恼了,无论对这家伙说什么都没效果。
  
      “我这不是在认真表现吗?”石昊说道,而后停下来,道:“我们都拜堂了,你难道还要嫁给别人?”
  
      “好了,我们谈些正事吧。”月婵说道,止住脚步。
  
      石昊虽然脸皮厚,但也不会死皮赖脸,纠缠不清,闻言松开手臂,跟她并肩而行。
  
      “你来到上界都去过哪里,做了什么?”月婵问道。
  
      石昊并没有隐瞒,能说的都说了。
  
      月婵惊异,荒就是他?着实大受震动,好半晌无语!
  
      “想必不久后,你的身份终究是要泄露的,我想天人族不会保密太久。”她轻语道。
  
      月婵也很坦白,道出了自己的情况,她在躲避主身,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不是主身的对手,在避杀劫。
  
      “有我在,这不是什么问题,将来生擒她!”石昊说道,语气坚定而强硬。
  
      “你不可小看她。”月婵摇了摇头,而后指了指眉心,道:“她的神识一旦全面涅槃与复苏,很难匹敌。”
  
      石昊想问究竟,月婵只言,这是与生俱来的能力。
  
      两人谈了很久,了解了彼此在上界的经历。
  
      “你我都在躲避强敌,无法以真身出现,且都来自下界,你不觉的我们很有缘吗?”石昊笑道。
  
      月婵也有些触动,的确有同病相怜之感。
  
      “你能不能正经一些,英武气多一些,比你这样好多了。”月婵说道。
  
      “好,一定!”石昊道,接着又补充,问道:“我们的确成过亲,真当没发生过?”
  
      月婵手抚额头,真的败给他了,肌体莹白,流动符文与宝光,压制恼意。
  
      “你如果在百川汇海、三千州天才大战中胜出,我承认,我们曾拜堂成亲。”最后,月婵这样说道。
  
      “就这么简单?”石昊问道。
  
      “你能不吹牛吗?!”月婵实在受不了他,直接驳斥。
  
      “我是谁?未来注定要崛起,灭天国、平冥土、除仙殿,杀进广袤无人区,了悟一起根源与秘密的至高存在,能难倒我!?”石昊得瑟。
  
      “这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大。”月婵一声轻叹。指向天空,而后又道:“连仙古都成为了过去,是被生生葬下!”
  
      对此,石昊很感兴趣,向她询问。可惜月婵也只知道一鳞半爪而已。
  
      两人又聊了一些,提到了三千州大战的准备,以及各种后手,月婵很遗憾,她还没有寻到自己想要的火焰。
  
      “你想要什么火焰?用以成神,点燃己身。”石昊问道。
  
      “我可借用月之力。与月共鸣,希望能寻到与之相关的神焰。”月婵道。
  
      石昊摇头,道:“那可惜了,不然的话,我知道火州草原上有一簇神火,青碧如天。异常神秘与强大,我见到它都只能跑路。”
  
      “你说什么?”月婵吃惊,而后睁大了眸子,看着他,急促询问,与其平日出尘宁静的气质不相符。
  
      石昊简要描述了一番,道出了那青色火团的各种性状。
  
      “青月焰!”月婵震惊。道出这样三个字。
  
      “你确信?”石昊讶异。
  
      “如果你描述的没有错误的话,应该就是它,青碧如天,其实是一轮巨大青月,挤压满了天空!”月婵说道。
  
      石昊愕然,仔细想一想,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他没有想到,意外一提,却是月婵最需要的东西,号称稀世宝火。
  
      “它很特别吗。价值很高?”石昊问道。
  
      月婵郑重点头,道:“它与大赤天火、天堂焰等一个级别,为世间最强神焰,无以伦比,只要能得到。就能实现完美进化,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同样是火,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石昊咕哝。
  
      同时,他也想到了随九条龙骨还有青铜棺而出现的那团更为神秘的火焰,究竟什么来历?
  
      “稀世宝火之所以特别,那是因为它们来历太过非凡,异常惊人。”月婵说道。
  
      石昊问道:“它们还有讲究与来历?”
  
      “是,正是因为如此,才显得稀珍,贵不可言。”月婵神色郑重。
  
      石昊来了兴趣,请她细说。
  
      “因为,它们来自仙古纪元,这一点差不多已公认。”月婵道。
  
      “什么?!”石昊惊呼出声。
  
      月婵肃穆,很认真的解释,价值最惊人的宝火,疑似为真仙殒落后所留,自身燃为灰烬,只留下一团火。
  
      “这……不可能吧?!”石昊真的被镇住了。
  
      月婵道:“这只是推测,的确不曾被证实,只是挖掘部分仙古遗迹时,人们掘出了部分真相。”
  
      石昊发呆,少数稀世宝火竟有如此来历?
  
      “比如那大赤天火,据闻,很有可能是威震仙古纪元的大赤天主殒落后所留。”月婵道。
  
      石昊心中大震动,来头这么大?
  
      “而青月焰,则传说是一个名叫青月的女真仙所留,其地位可与大赤天主比肩。”月婵进一步说道。
  
      这些话对石昊触动极大,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秘辛!
  
      只是,这些并不能真正确定,只是从地下、以及仙古秘境中所挖掘出的东西中破译的,且多为推测。
  
      “大赤天主殒落,遗留下的火并不以仙火命名,而那世间的混沌火,还有那以仙命名的火,又是怎么回事?”石昊问道。
  
      “仙火、混沌焰并非真仙死后所留,它们异常神秘,难以说清。”月婵道。
  
      石昊点了点头,最后与月婵一起离开了此地,他们相商,过几日一起去收青月焰。
  
      “能对付的了吗?”石昊觉得根本就不能收服。
  
      “前贤有经验,并不是用强,总结出了秘法,到时候我告诉你。”月婵道。
  
      当离开湖泊,穿行各种法阵,走出来时,有人见到了并肩而行的他们,当即惊讶。
  
      “清漪师妹,你去仙池的,他……”
  
      那人难以置信,因为石昊的发丝上也带着水珠,有仙池的气息,让他震惊,这是……共浴吗?
  
      “今天是双数日,你身为男子,竟敢闯禁地,跟清漪师妹在一起?!”有人呵斥,这是执法队的几人,见到这一幕,他们倍受打击。
  
      “喊什么,这是我媳妇!”石昊熬唠一声,并且直接拥住月婵的小蛮腰,站在一起,看着众人。
  
      “松手!”月婵霞飞双颊,这家伙太不讲究了。
  
      “我认出了,你是在书院门口承接生意的那混蛋?”有人惊叫。
  
      “什么,是那个小破山门的人?居然跑来调戏我天仙书院绝色榜上的丽人,不可饶恕!”几人怒了。
  
      显然,他们也知道厉害,呼喊人手来帮忙。
  
      “过几日我来找你。”石昊对月婵说道,而后手持黑色金属牌,化作一道流光,从这里消失了。
  
      天仙书院一阵大乱,尽管夜已深,依旧闹出了波澜,不少学生赶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个臭名昭著的道统,真的要回来了吗?而且,他居然敢觊觎清漪师妹美色!”
  
      群情激奋,恨不得立刻去征讨至尊道场。
  
      这一切都跟石昊无关了,空留月婵暗自磨牙。
  
      破落的山门内,齐道临在盘坐。
  
      “道主,我想问下,你知道九条龙与一口青铜古棺的事吗?”回来后,石昊满脑子都是神焰,过几日要帮月婵去收青月焰,而他更放不下那铜棺处的神秘宝火。
  
      此话一出,齐道临腾的一声站了起来,难以保持平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