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四十章 开始
    ps:从今天开始九灯开始保持稳定更新,并且还债,欠下多少,在一个礼拜内会还清,继续求大家月票支持,三天过后,月票掉了三名,九灯汗颜啊!
  
      星马泰酒店一间总统套房之内,橘红色的灯光之下,一位**着上身的男子坐在沙发之上,而在他的下身,被一头秀丽的长发遮住,随着此起披伏,一阵靡靡之音响起。
  
      最后,男子神情激动,一把抓住下身的秀发,整个人从沙发之上站起,全身痉挛抽动了好几下,脸上才露出舒服的神色,再次直挺挺的坐回沙发。
  
      等男子坐回之后,原本跪在沙发前的女子站起身,妩媚的伸出舌头,将嘴角处的液迹抹干净,娇媚的脸庞上满是红晕。
  
      “肖哥,你上次给我的惑心粉已经用光了,人家还想要一点嘛。”女子直接坐在了男子的大腿之上,摇晃着翘臀,撒娇道。
  
      “你这小妖精,你以为惑心粉这么好炼制,我每个月也只能从我师傅那拿到一瓶而已。”男子的手在女人摇晃的翘臀之上用力的拍了一巴掌,没好气的说道。
  
      “肖哥,你啥时候给我介绍下你师傅,你可是答应过我的。”
  
      “怎么,嫌我不能满足你,想要试试我师傅?”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子“你不行,我师傅和我不一样,我师傅他老人家只喜欢处女,你要是身边有好货色可以告诉我,我才可以带你去见我师傅。”
  
      “你就骗我吧,上次我给你带了一个雏来,你说孝敬给你师傅,可到现在了,都过去三天了。我都没看到人了,肖哥,你不会把那雏自己给金屋藏娇了吧。”女人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盯着男子问道。
  
      “那女的你不用等了。她不会再出现了。”
  
      “肖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女的不识好歹,惹怒了我师傅。已经彻底的从人间蒸发了。”
  
      男子的话,让女人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只感觉浑身有些冰凉,不可置信的再问了一遍:“你师傅他……”
  
      “我师傅的事情你不要多打听。总之,好好的替我办事,惑心粉少不了你的,有了惑心粉,你可以控制住多少有钱人。”
  
      男子的双手在女人的胸前用力的抓了两下,然后一把推开女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你们这个圈子里可有什么好货色?”
  
      “肖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哪有什么真正清纯的。不过是荧屏上带着面具而已。”
  
      “是嘛。”男子深深的看了女人,从一旁的抽屉之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红色玉瓶,女人见到这个玉瓶,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最后,一咬牙说道:
  
      “不过,最近有一对大陆的姐妹组合来香港,从目前圈子里的风闻来看,应该有可能是雏。”
  
      “把照片给我看看。”男子听到这话,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女人赶忙拿出手机,从里面翻出几张照片给男子观看,如果此时秦宇在这里的话,一定认得出这女人手机里翻出来的照片正是李思琪姐妹的。
  
      “恩,不错,那个小的是我师傅喜欢的类型,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能把这两女人搞定,我师傅一高兴,没准会赏赐你更多的惑心粉。”
  
      男子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弧度,将玉瓶往床上一扔,女人马上就像饿虎扑羊一般扑上那柔软的大床之上,将玉瓶握住手心之中,就像是珍宝一般的小心翼翼的盯着。
  
      “啊!”
  
      只是,女人刚要打开玉瓶看看,那男子一下子又压在了她的娇躯之上,整间卧室之内再次响起了婉转缠绵之声……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夜,太平山上,墓园之内,此时所有的郑家人再次来到了祖坟之前。
  
      其中,有十八位年轻的男子手持着灯笼,如同两条长龙分列在坟前的台阶处,而在台阶之下,摆着一张案桌,这案桌上只有一壶酒,酒壶之上用着一张符箓给封住,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在远离案桌十米处,剩余的郑家人全部站在那里,静静的屏息以待,目光看着盘腿坐在案桌前的秦宇,夜,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十五的月亮圆,当月亮即将爬到最高处,秦宇睁开了眼睛,抬头看了天际一眼,看着圆月如盘,不禁有些感慨:“月是故乡明,露成今夜白。”
  
      “郑老,开始吧。”
  
      秦宇站起身,冲着一旁的郑老点了点头,郑老得到秦宇的示意,手一挥,有五位男子鱼贯从人群中走出,走到了秦宇的跟前。
  
      “按照我先前和你们交代的,你们各自站在位置上去。”
  
      这五位男子正是当天被地酒喷洒到的男子,五人依言走到了当初的喷泉口,当然,现在的喷泉口被一圈鹅卵石拱了起来,形成了一寸多高的圈子,五人分别进去五个圈子当中,站立不动。
  
      秦宇等五位男子站好,手一翻,掌心之处便出现一个纸扎的酒杯,酒杯表面,画着一些复杂的符文。
  
      将酒杯摆放在案桌上,秦宇再次抬头看了眼天际,此时,银月彻底的移动到正位之上,正对着众人头顶上方。
  
      “倒酒!”
  
      蓦然,秦宇一声大喝,那圈子里站定的五位男子听到秦宇的喝声之后,神情一凛,又从圈子里出来,提起一旁早就摆放在那的酒坛,一坛坛的倒入圈内。
  
      每个圈子整整倒了有十坛酒,这五位男子才停下动作,一时之间酒香四溢,向着墓园各处飘散而去。
  
      “魂归去兮,各有各家,他人不抢别家物,此酒尔等享受不起,快快领了香火钱就退去。”
  
      秦宇的目光看向四周墓园深处的黑暗的地方,他的话语让不少郑家人都有些毛骨悚然,跟着小心翼翼的瞄着四周。
  
      “烧纸!”
  
      秦宇再次朝着郑老喊道,郑老不敢怠慢,立刻一声令下,一个巨大的铁锅被抬了出来,几位郑家弟子把有小山高的纸钱开始放入铁锅之中,朝着四方拜了拜,口念着几句秦宇先前交代过的词后,便一把点燃了这些纸钱。
  
      纸钱燃烧,明晃晃的火焰映在了每个人的脸上,秦宇则是双手结印,也同样的念念有词,谁着纸钱燃烧的差不多的时候,突然,一道旋风刮来,这道旋风挂着铁锅内的一些纸钱的灰烬旋转而起,最后卷入空中消散不见。
  
      有了第一道旋风就有第二道,到后面几乎是十几道旋风同时刮来,这铁锅里纸钱的燃烧速度都快跟不上灰烬被卷走的速度了。
  
      “擦,还真是懂得趁火打劫。”秦宇看到这一幕,眼里翻了个白眼,随即又看了眼天上的月亮,暗叹了一口气:“中秋月圆,家里人却不召唤你们回去享受香火,也是可怜。”
  
      秦宇知道,现在大城市很多年轻人对于一些传统节日的习俗都不了解,也不去在意,中秋月圆除了赏月团圆,如果家里有亲人离世了的,也是要点香焚拜,做好菜肴,呼唤亲人回来团聚,享受佳肴美味。
  
      不然的话,那些亲人中秋之夜,只能一人在坟地之上承受着凄凉,秦宇的这些纸钱就是为这些没有被家人请回去,只能逗留在墓地的鬼魂准备的,可秦宇没有想到,这些鬼魂的数量竟然如此之多,一道旋风代表一位鬼魂,这整个墓园之内,起码有几百位鬼魂中秋只能呆在墓园。
  
      这些鬼魂中秋家里人没有呼唤,只能是在墓园游荡,看到秦宇这边的纸钱肯定就会过来的,秦宇之所以叹气,是这些鬼魂都不懂规矩,一般情况下,这种做法之前发的路人纸钱,每个鬼魂拿多少都是有规矩的,但是这里的鬼魂明显的不懂规矩,一个劲的拼命拿。
  
      不过,秦宇也只是郁闷一下而已,还做不出驱散这些鬼魂的事情来,说白了,这些鬼魂也是穷怕了,估计很少收到亲人烧来的钱,所以才会一下子这么拼命的拿,也是一群可怜的鬼罢了。
  
      现在的人工作忙,加上又把一些东西当做迷信来对待,也不怎么在意,却哪里知道,他们的亲人在阴间过的穷苦人的日子。
  
      都说阴间小鬼难缠,实际上在阴间也和阳间一样,没有纸钱开路,这日子也不好过。秦宇就知道,在阴间不是所有的鬼一下去就可以投胎转世的,要先等候判官的审判,就好像等待法庭的判罚一样,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鬼魂一般在阴间少的要逗留几年,长的几十上百年都有。
  
      这一段时间内,鬼魂要想在阴间过的好,那也是需要纸钱的,当然,有一种鬼魂可以很快的就投胎,那就是死后经过高人的超度,简单点说,就相当是走了后门,提前在判官那插队,至于能插到多前面,那就要看那负责超度的道士或者和尚的修为有多高深了。
  
      “让我来!”
  
      秦宇叹了口气后,缓步走到铁锅前,在他的身侧则是还有许多成捆的纸钱,只是因为怕火势太猛,所以那些郑家人每次都要等着铁锅内的纸钱烧的差不多了,才敢继续放。
  
      秦宇一把抄起地上的成捆纸钱,直接丢进了铁锅之内,接着又对着铁锅掐了一个手印,这纸钱在顷刻间便燃烧殆尽,剩下灰烬被旋风卷走。  [本章结束]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