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零五章 古墓探险 二
readx();    都说搞科研的人,都是某种程度上的疯子,这话一点也不假,虽然有了王启年的提醒,知道前面是危险重重,但最后,齐教授还是决定进去,而另外几位队员也同样是这样的想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齐教授的这几位队员,都是考古的狂热者。顶点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王启年见劝不了齐教授等人,也只好妥协,几人从虚掩的石门进入,一进入石门,包括王启年,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被面前的情景给震住了。
  
      在他们的面前,是一座雄伟巨大的宫殿,十几条几人环抱粗的欧式风格的石柱屹立在前方,在石柱的前方正中央,有着一方台阶,台阶的两侧,站立着十几位拿着长枪的骑士雕塑,再往上,则是一具美轮美奂的水晶棺材。
  
      看到这具水晶棺材,齐教授等人的表情变得兴奋起来,这样的排场,这水晶棺材里面很有可能葬着的就是那神秘卡路西公爵?
  
      不过,就在齐教授几人要跑过去的时候,王启年却是拦住了他们,王启年的表情很严肃,看着那水晶棺材,突然,一下子在地上跪了下去,不停的磕头,嘴里还轻声念着一些话语。
  
      齐教授等人被王启年的举动给搞糊涂了,有些不知所措,知道王启年从地上站起来,看向他们,轻声解释道:“那并不是公爵的棺材,而是关押着一位恶魔。”
  
      恶魔,这是一个西方舶来词,从王启年的口中说出来却让齐教授等人都呆住了。
  
      “那些骑士的造型,是来自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的特有造型,从那些骑士身上的教服就可以看出来了。”
  
      “宗教裁判所?”
  
      作为一位考古学家,齐教授对于西方的文化也是有所了解的,西方的教廷和东方的不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西方都是处于教廷的统治,而宗教裁判所,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个组织。
  
      宗教裁判所,是教廷用来对付和审判异端的,国人对其了解,恐怕还是源于伽利略事件,这是教廷用来维护自己的统治的一个审判组织。
  
      “可这不是卡路西公爵的坟墓吗,怎么会出现宗教裁判所的骑士雕像?”齐教授等人都一脸的困惑,轻声朝向王启年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水晶棺材里面的存在很恐怖,如果放出来,咱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可能逃生。”
  
      似乎是为了回应王启年的话,在他的话音刚留下,那前方台阶上的水晶棺材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异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敲击着水晶棺材盖,齐教授等人被吓了一跳。
  
      “快走,不要再看那水晶棺材。”王启年面色一变。直接就绕过这台阶朝着前方走去,齐教授等人更是不敢怠慢,连忙跟上,一伙人又和先前逃命一样。快速的溜走。
  
      齐教授几人又跟着王启年窜进了一旁的偏殿,相比起大殿的气势恢宏,这个偏殿就要小了许多,但是里面却堆满了兵器。中世纪的骑士兵器,长枪和铁盾。
  
      “如果是按照国内王公墓地的一般规律,这是兵器室。那就说明这墓地的主人生前是一名武侯。”齐教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里有一道暗门。”齐教授的一位同伴在观察着石室的时候,发现了身侧的石墙上,有一堵可以推开的暗门。
  
      暗门推开,一股强烈的光芒从里面照射出来,一时之间齐教授等人都被刺得闭上了眼睛,等待眼睛适应了这光度后,众人才睁开眼睛。
  
      这暗室是一片光亮,王启年扫了眼,缓缓说道:“里面有着光亮阵,不过这阵法只是可以照亮,却没有什么危险性。”
  
      听了齐教授这么说,一行人进入暗室,齐教授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暗室将会给他们带来致命的危险,五个人,最终只有他一个人得以逃脱……
  
      “到底那暗室里发生了什么?以我父亲的本事,你都可以逃出来,他没有理由逃不出来的。”王睿着急的问道。
  
      “你父亲当然可以逃出来,不,准确的说是启年兄完全可以杀出来,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齐教授带着一丝愧疚的神色看了眼王睿,说道:“在那个暗室里,我们首先碰到了几具奇怪的雕像,这几具雕像和你让那些村民挖出来的雕像一模一样,而同样的是,除了启年兄,我和几位队友都中了招,变得癫狂起来。”
  
      “那你是怎么清醒过来的?”王睿似乎猜到了什么,嘴唇有些哆嗦的问道。
  
      “你猜的没错,就是你父亲的手指。”齐教授将那个盒子再次拿了出来,手放在上面轻抚了几下,“等我们几个人恢复神智的时候,才发现你父亲的左手鲜血淋淋,不过我们问他怎么弄的,他却没有说,只是告诉我们,这几具雕塑有古怪,让我们不要再碰触了。”
  
      “我也是后来才被你父亲告知,他为了救醒我们,把手指给我们每人咬了一口,中指活生生的被我们咬掉了四分之一的肉。”
  
      王睿听到齐教授这话,手里咔擦一声,那把小刀直接被他插进了下面的泥土之中,双眼狠狠的盯着齐教授。
  
      “喂,你什么眼神,那是你父亲自己愿意的,你父亲也是为了救人,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是你这做儿子的却只会害人。”
  
      一旁的萱萱看到自己老师被王睿这么恶狠狠的盯着,连忙挺身而出,大声说道。
  
      张海明等人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是如此,虽然这事情听起来有些血腥,但如果不是王启年自己愿意,以他的伸手,齐教授等人根本不可能咬的到他的手指。
  
      所有人当中,只有秦宇低着头,拿着枯树枝在地上无意识的画着线条,如果此时有人可以看到秦宇的眼睛的话,就可以发现,此时秦宇双眸之中是异彩连连。
  
      “继续说下去。”王睿强压着怒火,看向齐教授,要求道。
  
      “我们简单休整了一会,又继续出发,到了这时候,已经没有人会提退出了,这个英国公爵的墓太神秘了,就像是有一股魔力,吸引着我们一定要看个究竟。”
  
      齐教授再次把众人带入了他的回忆,带到二十年前黄河底下的那座神秘英国公爵的古墓……
  
      除了疯癫的事情,齐教授一伙人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绝对不再轻易触碰一些古怪的东西,就这么顺利的走了一个时辰后,他们见到了一个人。
  
      一个坐在宝座上的人!
  
      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宝座,而在宝座上面,坐着一位带着面具的人,他全身披着教士的教服,手里拿着一本经书,当齐教授等人走进他的视线当中时,他的眼睛从经书上离开,看向了齐教授等人。
  
      和那双眼睛一对视,齐教授整个人就懵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双眼睛,那是一种冷酷到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眼神,可偏偏却又给齐教授一种悲天悯人的感觉。
  
      面具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王启年的身上,而齐教授也发现,王启年在和面具人的目光对视下,整个身体在微微的颤抖,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古怪,有恨意,但也有敬意,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王启年出现这样剧烈的神情变化,哪怕是先前王启年的手上还在留着鲜血,也依然是面无任何表情。
  
      “那个面具人是谁?”问出这话的是秦宇,这也是秦宇第一次开口打断齐教授的回忆。
  
      “我不知道。”齐教授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不但那个面具人是谁我不知道,就连我的同伴是怎么牺牲的我也不知道。”
  
      当王启年的目光和面具男的目光交汇了许久之后,一声厉啸突然从面具男的口中传出,这声厉啸一响起,齐教授就感觉脑袋一沉,失去了知觉。
  
      然而,在他失去知觉的刹那,他最后看了眼身边的王启年,却发现,此时的王启年不知道去哪了,身影彻底的消失了。
  
      “等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在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除了我,只有启年兄,而启年兄的身上伤痕累累,上衣是彻底破裂,甚至连背后的脊骨都露出来了,胸前的肉更是出现了腐烂,唯一而完好的地方,就剩下一双腿了。”
  
      听到自己父亲的惨状,王睿的青筋是根根凸显出来,张海明几人也能通过齐教授的描述,想象的到,那王启年肯定是与面具人经历了一场大战。
  
      “启年兄见我醒了,便告诉我,我们上当了,这个古墓就是一个陷进,里面关押的都是一些恐怖的存在,那个面具人如此,大殿上的那具水晶棺材内的存在也是如此。而先前他和面具人交手,只是对方实在是太恐怖了,他身上的伤口就是拜那面具人所赐,所以,无奈之下,他只能是带着他逃命,至于另外几位考古队的成员,估计是凶多吉少了。”(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