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九十二章 金锁玉关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于房子主人的气场如此浓厚,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气场絮乱的房子,住在里面的人不但没事,反而气场日渐浓厚,这有悖常理,只是我实在是找不出原因,最后开口向房主询问了缘由,那年我四十二岁。”
  
  “没必要把哥们推到风口浪尖吧。”秦宇听到林秋生话中最后的一句,翻了翻白眼,这点出年纪,不是来暗指不如自己吗,话说自己和这位没有什么纠葛啊,干嘛老是想把他推到众人的视线前去?
  
  “那房主听到我的话后,拿出来一份资料交给我,并且告诉我说,这房子是六年前他遇到一位风水高人,那位风水高人指点他建造的,并且房间的摆设,全部都由高人设计好的,他只要依着高人留下的图纸去动土就行了。”
  
  林秋生脸上流露出一丝缅怀的神情,继续说道:“当我打开这份资料的时候,看到上面的署名:大山里人,当场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林会长,你确定那房主口中提到的那高人就是大山大师?”
  
  “这怎么可能,大山大师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是百岁高龄了,据说是在某座深山道观中颐养天年,怎么可能又会出现在俗世之中。”
  
  面对众多情绪激动的风水师,林秋生双手举起往下压了压,说道:“一开始我也不信,我以为可能是大山大师的某位徒弟,只是当我把这份资料看完后,我确信那房主口中的高人就是大山大师。”
  
  “怎么?那大山里人很有名?”秦宇瞧着这些风水师激动的情绪,有些不解,朝身边的一位风水师问道,大山里人难道很有名?可他为什么没有听说过,秦宇虽然进入风水一行的时间不长,但也在网上查了从古至今一些风水大师的名字,却是没有看到大山里人这个名字。
  
  “你连大山大师都不知道?”那风水师听到秦宇的问题,眼睛挣的大大的,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这位风水师的声音有点大,把附近几位风水师的目光都吸引到了秦宇身上,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秦宇,好像不知道那大山大师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其实这也是因为秦宇的惊艳表现,让得大家以为他应该是名师之徒,风水一行要是没有师傅引入门,光靠自己是很难理解那些繁琐的经文语义的,而秦宇能在这个年纪有这么出色的表现,众人都认为除了秦宇有风水天赋,还应该背后有一位大师级的人物在教导他。
  
  而近代的风水师就没有没听过大山里人的,也肯定会给弟子提到这位在近代扬名风水界的大师级人物,秦宇竟然说他不知道大山里人是谁,这才引得这些风水师觉得不可思议。
  
  “大山大师是金锁玉关一派这百年来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好像看出了秦宇是真的没听过大山大师的名字,边上的那位风水师虽然感到奇怪还是给秦宇解释了一句。
  
  “金锁玉关一派的第一人。”秦宇听到这话后,眼神闪过亮光,看来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这房屋是出自金锁玉关,过路阴阳一派之人的手笔。
  
  金锁玉关,是风水中峦形派的一支,又被人成为过路阴阳,是用来形容该派之人往往在门前路过就可以断事准确,迅速判断出风水格局。
  
  金锁玉关这一派,在为人断阴阳宅地风水时,并不需要罗盘,只要在阴阳宅地四周转上几圈便能判断出该宅地的吉凶祸福。
  
  金锁玉关一派很神秘,这一派的风水师很少和其他学派的风水师交流,是以,虽然大家都听说过这一派,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一派的具体情况。
  
  这样的情况直到大山里人的出现,大山里人是风水化名,其真名无人知晓,此人自称金锁玉关的传人,每到一处给人看风水,不用罗盘,只看上几眼,便知道宅地吉凶,料断之准堪称当时之最。
  
  只是大山里人虽然给人断阴阳宅地,测相貌吉凶,却从来不告诉他人判断的缘由是什么,你要信的话,就按照他吩咐的去做,不信也就算了。
  
  大山里人,从四十岁出山看风水,汲近九十高龄才退隐山林,所看风水宅地不下千家,却没有一家看错过,而且大山里人多给贫苦人民看风水,在民间很有威望,被人们称为再世杨救贫。
  
  秦宇先前看这第三座阳宅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金锁玉关,过路阴阳。正是因为他看出了此阳宅的布局设计是出自金锁玉关一派之人的手。
  
  金锁玉关一派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色,不论是阴宅还是阳宅,皆以二十四砂水来断吉凶,要说阴宅找砂水还很简单,这阳宅又哪来这么多砂水,金锁玉关一派便把房屋里的一些家具也论作二十四砂。
  
  秦宇曾把这房子内的家具布局在心里标记出来,才发现这房子里的家具正好暗合二十四砂水的排向,这才敢确定这房子的主人在建这房子的时候,必然是受到过金锁玉关一派之人的指点。
  
  “众位想必也知道金锁玉关一派的规矩,这栋房子虽然是出自大山大师的手笔,但大山大师在资料中并没有写下这房子如此布置的原因,只是在上面提到了房主的一些情况,也正是这些情况,才让我更加钦佩大山大师。”
  
  林秋生脸色变得严肃,缓缓开口:“按照大山大师的推算,此间房子的主人命理并不是五行缺金,而是五行绝金。”
  
  “五行绝金,这是什么命理,怎么听都没听过?”
  
  林秋生的话音落下,不少人就疑惑起来,五行绝金又是什么命理,他们还真没有听说过,现场唯有凡木在听到这五行绝金后,双目爆发出精光,死死的盯着林秋生。
  
  林秋生似乎感应到凡木的目光,朝着凡木看了一眼,说道:“凡木,你交上的答案里就提到过五行绝金,你来和大家说说这五行绝金是什么命理吧。”
  
  众人的目光因为林秋生的话,再次转到凡木的身上,凡木沉默了半响,最好还是开口了,幽幽说道:
  
  “一般之人从出生的时候,命理五行会有一两行稍弱,而在特殊一点的人就是命理缺了五行中的一种,我们称为五行缺一,只是前代风水大师们在众多五行缺一的人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的命理,那就是五行绝一,这种命理的人非常少见,百万个五行缺一之人中可能只有那么一两位是这种命理。”
  
  “如果说五行缺一还有可能通过其他办法来补上,五行绝一之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补上这绝了的五行。”
  
  凡木说完,目光落在秦宇的身上,眼神中似乎带着那么一丝挑衅,仿佛在说:不止你一个人能看出这间阳宅隐含的奥秘。
  
  对于凡木投射过来的挑衅眼神,秦宇无动于衷,对方既然是和贺平一起的,那么和他就是处于对立面,两人迟早会要分个高下,而且对方的话中也有漏洞,只是他现在没打算当面说出来而已。
  
  “凡师傅你有点绝对了,五行绝一的命理虽然很稀少,而且确实很难补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秦宇没说话,坐在秦宇对面的许承却是开口了。
  
  “笑话,五行绝一从名字上就已经说明了,这已经是绝了的,就好比有五道门象征着五行,如果只是缺一的话,补上一道门就是了,但如果是绝了的话,这五道门的位置已经是被四道门给挤占了,完全容不下这第五道门了,根本就没有可能补上。”凡木听到许承的话,目光转到许承的身上,瞪了对方一眼,严厉的说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任何事情都会留有一线余机,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事情,你不知道补救的方法,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
  
  许承这话说的毫不客气,倒让对面的秦宇大跌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脸上一直都是挂着笑容的许承开口竟是这么犀利,直接质疑起凡木的水平,还真是出乎了秦宇的意料。
  
  “我不知道,那你知道,行,那你给我说出来怎么个补救法。”凡木目光狠狠的盯着许承,一张脸阴沉的滴的出水来。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救!”许承摇摇头,压根不在意凡木的眼神,说出一句让众人吐血的话来。
  
  你不知道还敢说人家说的太绝对了,这不是故意找茬吗?也怪不得凡木会被气得火冒三丈。
  
  许承无视众人的目光,将身体靠在椅子上,脸上露出挪揄的笑容,说道:“但是我知道大山大师肯定有方法补救。”
  
  许承的这句话,引起现场一片哗然,对啊,这房间主人是五行绝一的命理,但大山大师既然看出对方的命理后还替对方布置房屋,显然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啊,这一刻众人望向凡木的目光,就有点幸灾乐祸了,显然凡木刚刚把话说的太满了。
  
  不得不说很多人的心里都是见不得别人出风头的,对于秦宇他们是找不到话中的什么漏洞,但凡木这可是自己伸出来给打脸啊,他刚说完这五行绝一根本没有办法补救,后面要是林会长把大山大师的解决之法给公布出来,岂不是狠狠的抽上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ps:睡晚了,今天的第二更来迟了,继续去写第三更,继续各种求!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