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人齐
readx();    “哈哈,老大,不愧是要订婚的人啊,这几个月不见,胡须都蓄起来了。”
  
      火车站的出站口,老大和红姐一起下来,孟瑶几姐妹围着红姐,秦宇和二哥自然是上前接过老大的行李。
  
      “那是必须啊,这嘴上无毛,丈母娘也不让进家门啊。”老大搂着二哥,嘿嘿一笑,一副过来人的模样。
  
      “红姐她父母没拿扫把把你赶出门?”二哥一脸奸笑,眼睛紧紧的盯着老大,“按照红姐的性格,她父母必须得拿扫把赶你啊。”
  
      秦宇听着二哥和老大贫嘴,脸上露出笑容,红姐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风风火火的女汉子,老大虽然也是五大三粗的,但性格却完全和外貌不相符,属于细腻形的。
  
      老大和红姐在一起,一直是属于受欺压形的,当然不熟悉老大和红姐性格的,反而会为红姐担心,为啥,红姐长得是娇小可人的那种,这一走出去就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和老大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一起,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家庭暴力上面去。
  
      因为这个,秦宇几兄弟没少嘲笑老大,说他和红姐两人刚好是投错了胎,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人才走到一起,啥原因,都是外貌和性格极度不符合的人,惺惺相惜啊。
  
      “你们几个男的在那嘀咕啥了?你们寝室老四呢?”
  
      “红姐,哦不,差不多该改口叫大嫂了吧,老四去接女朋友去了,一会再来和我们汇合。”二哥笑嘻嘻对走过来几位女生说道。
  
      “秦宇,你这怎么搞得,瑶瑶出国这么几个月,你都不知道去看一下,我可听说了,你现在可是年薪千万啊。别说买不起一张飞机票,是不是有钱人就想背着我们瑶瑶做什么坏事?”
  
      红姐询问了老四后,又将枪口对准了秦宇,秦宇听得额头都要出汗了,目光狠狠的剜了老大一眼,肯定是老大和红姐说的,就知道老大肯定是一个妻管严,什么事情都藏不住。
  
      秦宇在gz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孟瑶,不是秦宇想要瞒着孟瑶,只是孟瑶昨天回来。又碰到杨采儿的事情。秦宇没抽出空来和孟瑶好好说说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
  
      倒是老大和二哥通电话的时候。从二哥嘴里知道了秦宇在gz的事情,也知道秦宇现在的年薪是两千字,秦宇甚至猜想,很有可能还不是红姐问的。而是老大得了消息屁颠屁颠的跑去和红姐报告的,以老大被红姐吃的死死的性格,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感受到秦宇的目光,老大尴尬的笑了笑,目光不敢和秦宇对视,他在火车上和二哥尚飞通了电话后,刚好红姐也和孟瑶通完电话,这话题扯到秦宇孟瑶这对小情侣身上,老大一说漏嘴。就把秦宇在gz的底全部给说了出来。
  
      “秦宇,原来你成土豪了,那今晚没得说,煌上煌酒楼豪华包厢做起,我们要吃洞庭湖的大闸蟹。”
  
      孟瑶寝室的另外两位女生惊呼着。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宇,随即就想着宰秦宇一顿。
  
      “没问题,煌上煌就煌上煌,大闸蟹管够,我现在就去菜市场买几斤螃蟹,再去买些编号挂在螃蟹的脚上,只是不知道煌上煌能不能自带食物进去。”
  
      秦宇的话惹得几位女生娇笑起来,直囔囔秦宇去了趟gz,几个月不见,嘴变得油滑起来了。
  
      洞庭湖的大闸蟹是出了名的,有着天下第一蟹从的美称,从古至今就引来无数文人墨客,口腹爱好者前来品味,更有不少佳词诗句来描述洞庭湖大闸蟹的美味。
  
      “未识洞庭愧对目,不食螃蟹辜负腹。”
  
      “秋风起,蟹黄肥,九月正吃洞庭蟹。”
  
      正宗的大闸蟹只在洞庭湖中的某块水域中养殖,在这块水域中养殖出来的大闸蟹和其他地方的螃蟹有着很大的区别,一是青背,蟹壳成青灰色,平滑而有光泽;二是白肚,贴泥的脐腹,晶莹洁白;三是黄毛,脚毛长黄挺拔;四是金爪,蟹爪金黄坚挺有力,放在玻璃上能八足挺立,双螯腾空。
  
      只是洞庭湖的大闸蟹一年的数量也就有限,根本就没法满足来自世界各地慕名前来的游客,一只大闸蟹的价格往往能卖到五百以上,就这样还是有价无市。
  
      于是就有一些投机倒把的不法商人看到大闸蟹隐藏的商机,将主意打到了大闸蟹的身上,去其他地方运过来一群螃蟹冒充洞庭湖的大闸蟹来卖,来欺骗那些没有吃过正宗大闸蟹的外地游客。
  
      很多外地的游客吃着这些假冒的大闸蟹,就以为大闸蟹也不过如此,大闸蟹的名声逐渐变坏,最后洞庭湖的水产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没办法,就想出来了一个主意,在每只大闸蟹的脚上扣着一个环,上面写上编号,这样一来只有脚上有编号的螃蟹才是真正的洞庭湖大闸蟹。
  
      只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那些商人们看到管理局的人这么搞,也纷纷去打造一些带编号的环给扣在大闸蟹的脚下,反正这东西不需要多少成本。
  
      管理局的人一看,这编号也不行啊,接着又想出来了一招,给每只大闸蟹的背上挂一张卡片,上面有一串编码,这串编码可以通过管理局的网站进行查询,只有查询到了的才是真的大闸蟹,而且一旦这编码被查询了一次后,网站后台就会把这编码设置成已经失效,意思是说,这编码的大闸蟹已经被人吃了,如果你买的大闸蟹背上的卡片是这编号,那么你这大闸蟹就是假的。
  
      这个方法一出,那些卖假的大闸蟹的人没辙了,弄个加编号不行了,人家客人只要上网一查就知道真假了。
  
      可能有人会说,去买只真的大闸蟹,然后将他上面的编码记下来,多复制几张贴在大闸蟹的身上不就行了吗。
  
      初想之下,可能觉得这样的主意可行,但要是仔细一想,就会知道这个办法根本记没用,因为每个编号只有一次查询的机会。那些商人买来一只真的大闸蟹,然后记住编号,将编号给挂在那些假的螃蟹身上,第一个买到这假螃蟹的客户将编码输进去,自然会得到网站认证的提示,但第二只就没用了,总不能买来一只真的大闸蟹,就为了卖一只假的大闸蟹出去吧,而且,这假的卖出去了。那真的大闸蟹倒变成假的了。卖不出去了。为啥,被人冒名顶替了呗。
  
      当然这样做也还是不能完全杜绝假大闸蟹卖给游客的事情,毕竟不是所有的游客都知道大闸蟹还有这么个防伪网站的,有些人可能就是临时入过。听过大闸蟹的名头,临时起意想尝尝味道。
  
      这类人就成为了那些卖假的大闸蟹人的目标,当然这假的大闸蟹价格也要相对来说便宜点,甚至还有些酒店明着说店里的大闸蟹不是正宗的大闸蟹,照样卖的很不错。
  
      原因很简单,洞庭湖那么大,只有其中一块水域养殖出来的才是正宗的大闸蟹,但那些同样在洞庭湖养殖的,只是不是在那块水域生长的。难道就不能叫大闸蟹了吗,没有这个道理吧。
  
      那些没尝过真正大闸蟹的游客一听酒店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这都是一个湖养殖的,味道应该差不了多少吧。而且价格也便宜了一半,很多游客也就接受了,甚至有的时候酒店卖的这类螃蟹比正宗的还要火。
  
      五百多快钱一只的大闸蟹不是每个游客都吃的起的,但那些一百来块钱一只的总可以买得起尝尝鲜吧,以后和亲朋好友同事说起来时,也可以拍着胸脯吹嘘自己吃过洞庭湖的大闸蟹,毕竟,都是一个湖养殖的嘛,那些亲朋同事可不管你是洞庭湖那片水域养殖的。
  
      “走走走,杀土豪去。”
  
      两位女生欢呼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出站口走去,秦宇和孟瑶走在后面。
  
      “在gz的事情不是要瞒你,只是昨天没时间告诉你。”秦宇开口对孟瑶解释道,他怕孟瑶心里会有疙瘩,毕竟自己男友的事情还要从好姐妹嘴里听到,换谁恐怕心里都会不高兴。
  
      “我知道呀,再说你有一份好工作又不是什么坏事。”孟瑶俏脸露出灿烂的笑容,梨窝浅笑,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因为不是第一个知道你在gz的做的事情的人,而发脾气啊。”孟瑶明亮的双眸,闪着狡黠的光芒,“不过你一说我倒真有些生气了。”
  
      “生气什么?”秦宇追问道。
  
      “你在gz见过我爸,到底和我爸说了些什么,为什么我爸会问我咱俩的关系啊?”孟瑶的声音有些娇羞,小脸上爬上一抹嫣红,好似三月盛开的杜鹃,这一副小女儿娇羞状,让秦宇一时看呆了,忘记回答了。
  
      “问你话呢,呆子。”孟瑶好看的眼睛瞪了秦宇一眼,秦宇才混过神来,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说道:“没说什么啊,就是帮你爸看了下别墅的风水而已。”
  
      “不说,我到时候回去问我老爸去。”孟瑶皱了皱琼鼻,以为秦宇在敷衍她,“不过我跟你说,咱俩的事情是咱俩自己的,你可不要被我爸说的话给吓到。”
  
      “傻瓜,我当然知道,再说你爸也没说其他的,就算你爸说了,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我要娶的是你,又不是你爸,再说了,就算我愿意,你妈也不同意啊。”秦宇握住孟瑶的手,前面还说的挺诚恳,到最后又开起了玩笑。
  
      “混蛋,你去死吧,还想娶我爸。”孟瑶挥了挥拳头,朝秦宇的身上轻捶了几拳没舍得下力气,迈着小脚步跑到前面的姐妹阵营去了,丢下秦宇一人在后头。
  
      “瑶瑶,你们家那位成千万土豪了,你就是准土豪太太了,怎么样,有什么获奖感言没?”
  
      “什么获奖感言,就咱们三妹的样貌,别说千万富翁了,就是亿万富翁也得被迷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啊,能看上秦宇是秦宇的福气,我说的对不对,王伟。”
  
      “对,对,孟瑶能看上老三,确实是老三前世积了八辈子的德换来的。”
  
      老大王伟看到自家未来老婆瞟过来的一个眼神,赶忙赞同道,秦宇和二哥听到老大王伟的话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朝老大背后比划了一个中指,被女朋友压迫到这种程度,还不以为耻,引以为荣,老大也算是人才了。
  
      “孟瑶,放心吧,我会让你的家人接受我的。”
  
      望着在前面和她寝室姐妹打闹的孟瑶背影,秦宇在后头暗暗承诺道。
  
      “不对啊,老三,老大这话说不通啊,前世积了八辈子的德,那这到底是一世呢,还是八辈子啊,八辈子不就是八世吗,那不就得是九世了吗?”
  
      二哥走到秦宇的身边小声扳着手指计算着,秦宇瞟了二哥一眼,淡淡的道:“你慢慢算吧。”
  
      说完也快步跟上大部队去。
  
      这光棍久了的男人,思考的重点都和其他人都不同,这是注定孤独啊。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