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一十章 葫芦

  
      “好,我这就去给熬姜汤。”张丽梅听到秦宇的话,急着下楼去熬姜汤了。
  
      “好了,这边没事情了,我要准备一些东西,晚上要用的着,就先告辞了。”秦宇出声告辞。
  
      秦宇要走,孟瑶自然也要跟着,孟方竟然也跟着开口告辞,眼前这情况,等肖兵醒来,肖汉全一家人肯定还有很多人要说,他呆在这里却是不太方便。
  
      “小秦,这次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哎,我现在情绪也有点混乱,等下次再好好招待你,还有瑶瑶,董家那边就麻烦你了,等过几天我还要再去一趟董家,想想怎么补偿人家女孩。”
  
      秦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肖汉全要补偿董家这是必须的,其实要不是看在孟瑶的份上,秦宇根本就不会问董媛媛愿不愿意放过肖兵,哪怕董媛媛不愿意,他也会帮董媛媛还阳。
  
      当然董媛媛愿意的话,那就是皆大欢喜了,只希望那肖兵能吸取这次的教训,以后好好做人吧,不要丢了他父母的脸。
  
      离开了肖家,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秦宇和孟瑶还有孟方三人又找了家饭店吃了晚饭后,秦宇带着二人来到了专卖香烛的一条街。
  
      “不知道这nc的香烛店能不能淘到法器?”
  
      站在香烛街道口,秦宇想起了寻龙盘,在小县城都能淘到法器,没准这里也能运气好碰到好东西。
  
      “我说秦宇你带我们到这香烛街,你光逛不买是想干什么?”连续逛了是大半香烛风水道具店,秦宇都只看不买,孟方终于爆发了。
  
      “呃,就在前面买吧。”
  
      秦宇摸了莫鼻子,颇有些不好意思,他逛这些店,目的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法器,可这么多家店逛下来,没有发现一件好东西。看来这法器果然是稀少,他能得到寻龙盘还真是大大的运气。
  
      “善缘人家。”
  
      秦宇站在店门前,这家店的名字取得不错,走进店里,店老板正坐在桌子上吃饭,看到秦宇等人进来,嘴里含着米饭,模糊不清的说道:“几位要买点什么?”
  
      “老板,你这里有多少蜡烛啊。”秦宇直接开口说道。
  
      “蜡烛,你要多少蜡烛。我这有八斤烛。十斤烛。二十斤烛,五十斤烛,还有百斤烛。”店老板回答道。
  
      蜡烛是根据重量来分的,而不是根据长短。所以我们经常会听到人说,十斤烛、二十斤烛什么的,而很少听人用长度来衡量的。
  
      “二十斤烛吧,你这有多少,我要的量可能有点大。”秦宇想了想,说道。
  
      “老板,你这说的什么话,你要多少,我这有多少。别看我这店面小,仓库里可是有满满的一仓库蜡烛呢,你是要红事蜡烛还是白事蜡烛?”
  
      所谓红事蜡烛和白事蜡烛就是指红白喜事用的蜡烛,这两种的蜡烛都不一样的,红事蜡烛分为寿烛和喜烛。蜡烛表面雕琢的图案也多为吉利的图案,而白事蜡烛就是指一些丧事上用的蜡烛,这类蜡烛一般是画着一些符文,以道教的符文居多,佛教的次之。
  
      “这个无所谓,我要两百对,你这有没有?”
  
      “两百对?这位老板,你还真是找对了店,我估计除了我店里,这整条街没有哪家店能一时给你整两百对二十斤烛了,两百对,我有,不过在仓库里,要稍等下。”
  
      秦宇点点头,表示没事,那老板朝店里吆喝了一声,“季声,出来看一下店,我去仓库拿点货。”吆喝完,老板踩着门口的一辆三轮车朝街道里口骑去。
  
      “好的。”店里传来了一声回应,一位带眼镜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看模样应该是老板的儿子,秦宇扫了眼对方手里的书,是公务员考试用的书,看来这年轻人是准备参加公务员考试。
  
      “我爸去仓库很快的,你们稍等一下。”年轻男子嘴皮子不怎么遛,说了这一句话后,就坐在老板先前做的位置上,看起了他的书来,一点也不怕秦宇几人会偷拿店里的东西。
  
      当然,这年轻人会放心,也是因为香烛店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些冥币,蜡烛,香火之类的东西,谁会偷这个啊,拿回去诅咒自己?而且哪怕是烧香拜佛都讲究一个诚意,拿着偷来的东西,敢去烧给佛祖菩萨吗?
  
      经常去佛庙拜佛的人都有一个规矩,那就是拜佛的时候,都会自己买香,不会用庙里摆在那里的禅香,甚至就是亲朋好友的香都不要,以此来体现心诚,也有另外一种说法,用别人的香等于帮别人拜佛,这佛祖菩萨也只认香火啊,你用别人买来的香来祭拜,不是帮别人拜,是什么?
  
      “秦宇,你买这么多对蜡烛干嘛?晚上要用?”孟方在一旁疑惑的开口问道。
  
      “嗯。”
  
      点了点头,秦宇又观察起这店来,这店两边墙上有货架,然后中间又摆着一个摊架,上面铺满了东西,此刻孟瑶正好奇在打量摊位上的几样东西。
  
      秦宇顺着孟瑶的目光看去,嘴角抽了抽,也被摊位上的东西给雷到了。
  
      只见那摊位上,有着,笔记本电脑,各类电子产品的渲染纸制品,一边还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数码时代,地府也需要。
  
      再顺着这些“数码”产品往左看,有各种“银行卡”“冥府房产证”还有各种各样的“车子”,看的秦宇是眼花缭乱。
  
      “这地府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看到这些东西,秦宇摇了摇头,低声嘀咕了一句,以前在新闻上看到过,现在很多人清明节的时候,烧一些奇葩的东西给死去的人,这真正见识到这些奇葩的东西,秦宇只能感叹,这社会真是与时俱进啊,连这香烛店都开始跟上潮流了。
  
      “秦宇,这怎么还折那么多女人啊。”
  
      秦宇走到孟瑶身边,孟瑶指着摊位上的那些女纸人,脸色有些微红。疑惑的问道。
  
      孟瑶脸色会微红是因为这些女纸人一个个都是衣着暴露,身材性感之极的,那折纸人的人技术也是高超,女人诱人的身材部位被他凸显的淋漓尽致,一个个前凸后翘的。
  
      “这个叫十大美人,一般是烧给逝去的男性长辈的,好让长辈在地府里不寂寞。”先前还在看书的年轻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看到孟瑶指的东西,开口解释道。
  
      “不就是给死去的父亲之类的男性亲人烧情人吗。”秦宇撇了撇嘴,孟瑶也不笨。从年轻男子的口中听得出烧这些女纸人的目的。一团红晕爬上漂亮的脸蛋。羞涩的模样,看的那年轻的男子呆住了。
  
      看到那年轻男人盯着孟瑶看,秦宇不爽的咳嗽了两声,心里暗暗猜测。这哥们放下书本不会就是被孟瑶给吸引过来的吧。
  
      这种猜测不是没可能,秦宇可是知道孟瑶对于男性的杀伤力的,说实话,在秦宇认识的所有女性中,对二十来岁男生来说杀伤力最大的可能就是孟瑶了。
  
      莫咏欣虽然也很漂亮,但是她那冷艳高贵的气质,让这些年轻男生败退,不敢有过多的想法,至于冷柔。火爆的身材让那些纯情小男生们只敢在心里yy下。只有孟瑶,清纯靓丽的脸蛋,加上那甜美的笑容,才是二十岁左右男生最喜欢的类型,就像邻家女孩一样。
  
      “咦!”
  
      秦宇咳嗽了几声后。那年轻男子也知道自己的失态,脸红了一下,走到了一边,秦宇这才继续到处观看,突然,目光盯在了一个东西上,轻声惊讶了一下。
  
      秦宇目光所聚焦的方向是那老板先前停三轮车的地方,而秦宇此刻正朝着这地方走去,目光落在了先前被三轮车挡住了的一支葫芦上。
  
      这个葫芦有一寸多高,被一根铁丝给穿破了葫芦口,铁丝被敲进了门边的墙壁内,看葫芦的外表,已经有些脱色,显然挂在这外面的时间不短了,饱经风雨的淋浸。
  
      秦宇蹲下身子,用手在葫芦肚上轻弹了几下,传来几声闷响,听到这闷响,秦宇的眉头皱了皱,一般葫芦掏空后,敲起来,声音是比较清脆的,不会像这声音这样沉闷。
  
      将眼睛对着葫芦口,秦宇朝葫芦的肚子里望去,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可惜这葫芦的口较小,秦宇眼睛对上去,几乎遮住了全部的光,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东西。
  
      秦宇又用手摇了摇这葫芦,没有任何的声音,看样子这葫芦里的那黑色东西是固定在了这葫芦的底部。
  
      “秦宇,你在干什么呢?”孟瑶回头看到秦宇蹲着身子研究门口的一个葫芦,疑惑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只是觉得这葫芦挺好看的。”秦宇站起身,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随即目光闪过一道亮光,恢复成平静,朝着那年轻人开口道:“小老板,你们店门口放个葫芦干嘛?”
  
      “你说这葫芦啊,这是我爷爷在的时候就有的,我们这店已经是经营了三代了,我记得好像是我七八岁的时候,我爷爷把这葫芦给挂在这门口墙上的。”
  
      “这么久了,你们就没动过这葫芦?”
  
      “就一个葫芦有什么好动的,也不是什么好的材料做成的,就是小偷也不会偷一个破葫芦啊。”年轻男子笑着回答道。
  
      “孟瑶,你不是想要种花吗,你看这个葫芦怎么样,在葫芦里种花,这样也不怕家里的猫猫不小心给打碎了。”
  
      秦宇突然转身朝孟瑶说道,孟瑶愣了一下,不过看到秦宇背着那年轻人朝着她眨眼睛,心知秦宇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当下点了点头,配合秦宇的话,“是啊,这葫芦还真是刚好。”
  
      “到时候问问老板,叫他把这葫芦送咱们得了,这么大的葫芦一时要去掏,还真不好掏。”秦宇随意开口说了句,随即就不再提了,继续看起店里的其他东西。
  
      那年轻人听到秦宇和孟瑶的话,也没在意,继续低头看他的书了,而孟方却是看了眼那狐狸,若有所思的样子。
  
      “几位老板,久等了,这里是两百对二十斤烛。”
  
      店里的老板踩着三轮车回来了,气喘吁吁的说道,三轮车上堆着满满的蜡烛,这两百对二十斤的蜡烛就是四千斤了,也难怪老板会满头大汗。
  
      “一会还得麻烦老板帮我们把这些蜡烛运到街道口去,我们的车停在那里没法进来。”
  
      “可以的,可以的。”老板笑呵呵的接过秦宇递过来的钱,两百对二十斤烛五千千块钱,这一笔生意除去进价他能赚个三千多,很不错了,别说是帮送到街道口,就是送货上门都愿意。
  
      一般情况下,二十斤烛是卖十八块钱一对,而他的进价成本也就是在八块钱左右,刚他随口开了个二十五块钱一对,这年轻的男子也没有还价,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这蜡烛的行情啊,此刻老板心里都有些后悔报价报低了,早知道开价三十一对得了。
  
      “哦,对了,老板,有件事情和你商量下,我女朋友呢喜欢养花,但是家里又有一只猫,以前养花的时候,那猫经常打碎花瓶,我看你门口那葫芦挺大的,就送给我们拿来养花吧。结完帐,秦宇随意的对老板开口说道。
  
      “葫芦?”
  
      老板听了秦宇的话,先是看了门口那葫芦,然后目光又转向身后那年轻人,年轻人看到自己父亲的询问目光,轻微的点了下头。
  
      “这位老板,这葫芦是我父亲留下的,据说有辟邪挡煞的作用,挂在我这店门外这么多年,这店里可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能卖的。”
  
      “什么辟邪挡煞,葫芦还有这作用?我可从来没听过,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老板你还信这一套,你不愿意就算了,一个葫芦而已,到时候我们去花鸟市场掏一个就是了,我也就是看你这葫芦的大小挺合适种花的,又不想浪费时间跑去花鸟市场,才想叫老板你把这葫芦送我们,几人老板你舍不得,那我们就不要了。”
  
      秦宇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拉着孟瑶的手,就要朝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对一旁的孟方说道:“我和我女朋友一会去花鸟市场买葫芦去,你把这些蜡烛装上去,运到庙里去,就和师傅们说,这个月就这两百对蜡烛了,下个月佛祖生日的时候,我再给捐点蜡烛香纸,让他们多帮我爷爷祈祈福。”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