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二十三章 竞拍开始
    至于为什么会说拍卖师不允许直接报价也是有原因的,第一点就是防止有人故意虚报,一下子报出一个天价,可最后却又付不起钱导致拍卖品流拍,虽然能进入拍卖会的都交了保证金,但那显然不足以弥补流拍的损失,越是珍贵的拍卖品,损失的就越大。
  
      第二点就是为了调起竞拍者的情绪,比如一件拍卖品同时有两个人看中,双方竞价,这一次次的加,很容易引起两方的仇恨,往往会因为为了一口气,而把价格拍的比原先心里预定的价位高上许多。
  
      另外这一次一次的加也给了拍卖公司缓冲的时间,可以调查拍卖者的身份,能进入拍卖会的都是在拍卖公司那有名单的,通过查询,可以知道这拍卖者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财力,而不是故意来捣乱的。
  
      “看来自己还是见识的世面少了点。”
  
      莫咏星的这一番解释让秦宇明白,拍卖会有着许多不成文的规定,比如如果有一方举起红色的牌子,那么另外一方也必须举红色的牌子来加价,而不能举白色的牌子,更不会出现小说中那种,就比对方的价就高出一个最低出价的情况。
  
      “你再看看这份资料,这是我收集到的最近五年都参加过这家公司在这酒店举办的拍卖会的成员名单,如果这拍卖会和贺平背后的组织没有关系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在参加拍卖者的成员中,有和贺平联络的人。”
  
      “这些都是你想到的?”秦宇惊诧的看向莫咏星,凭莫咏星的脑袋竟然能想到这点,难道这家伙以前一直是在扮猪吃虎?
  
      “这是我姐交代我的,你快看看吧,这些人这次也要来的,座位号我也标在上面了。”莫咏星被秦宇看的脸一红,他自然不会想到这些。这些都是他老姐打电话交代他去查的。
  
      秦宇眼中露出恍然的神色,要是莫咏欣交代的就很正常了,秦宇低着头,看起了手上的资料。
  
      按照莫咏星调查的结果,这五年来连续参加过拍卖会的有七位,都是不同行业的老板,秦宇一时没有看出其中哪位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知道贺平每次来拍卖会都坐的几号位置吗?”莫咏星突然又神秘兮兮的在秦宇身边小声问道。
  
      “不知道。”秦宇摇摇头,他又不会算,怎么知道贺平坐什么位置。
  
      “就是你现在的这个位置,根据我的调查。贺平每次参加这拍卖会坐的都是88,从来没有变过,也不知道是他主动和主办方要求的,还是真的这么巧?”
  
      “肯定不会是巧合,你没有问过这拍卖公司吗?如果是贺平要求的,这拍卖公司的负责人应该有印象的吧。”秦宇沉吟了一下,连续五年都来参加拍卖会,还每次都坐88号,拍卖公司不可能没印象。
  
      “没问。这不是怕拍卖公司和贺平背后的神秘组织有关系吗,这一问不就打草惊蛇了吗?”莫咏星摇了摇头,回答道。
  
      “拍卖会开始了,我姐的意思就是叫咱们先把注意力主要放在这六人身上。先确定这六人是不是和贺平背后的组织有关系,如果没有,再调查这拍卖会。”
  
      莫咏星目光斜扫到一位中年男子走上了拍卖台后,和秦宇最后说了一句。就将目光投向拍卖台。
  
      “各位来宾,各位先生女士,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参加这次由菲丽尔拍卖公司举办的大型玉器拍卖会。相信在座的很多来宾手上都有这次拍卖品的详细图册了,不过这图册只列举了三十六件拍卖品,本次拍卖会实际参加拍卖的玉器有五十六件,规矩和往年一样……”
  
      拍卖台上,拍卖师络绎不绝的说着拍卖的规矩,不过现场很多人都没有在听,只有少数几个人和秦宇一样衣服认真倾听的样子,估计这些人也和秦宇一样,是第一次参加这拍卖会。
  
      “好了,其他的话就不多说,在座的都是大老板,事务繁忙,我也不敢过多浪费大家的时间,下面我宣布:2014年菲丽尔nc大型玉器拍卖会正式开始。”
  
      “啪!”拍卖师的小锤在桌子上敲下,听到这声音,原本窃窃私语的人群才变得安静起来,静静等待拍卖品的出场。
  
      “这第一件拍卖品是一玺古玉印,大家可以看到这古玉印高8.2厘米,左右修竹带原盒,通体漆黑,色泽古旧光润,矮方柱状其上雕琢一只龙龟,造型是威严古朴,根据我们拍卖公司的专家鉴定,这是一枚汉代官印。”
  
      拍卖师一口气不绝的说完上面的一段话,而在拍卖师做这话的时候,那左右两台液晶显示屏上面也显示着这方古玉印多角度的图形雕纹,和拍卖师说的没有一点出入。
  
      “大家都知道官印体制源于秦始皇建立的六玺制度,但秦代历史短暂,所以只能从汉制中反溯。汉代官印体制进一步完善,且更加严格而细致,汉代以钮制作为区别官阶的表征。应劭《汉官仪》载:诸侯王,黄金玺,橐驼钮。列侯乃至丞相、太尉与三公、前后左右将军,黄金印龟钮,中二千石,银印龟钮,印底镌刻有篆文“左右修竹。”
  
      在汉代官吏秩禄等级,中是满的意思,中二千石即实得二千石,凡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宗正、少府。执金吾等到中央机构的主管长官,皆为中二千石。在地方官中还有三辅的设置。所谓“三辅”,即指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秩皆中二千石,换做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国务院各部门的部长。
  
      “所以这枚古玉是汉代俸禄满二千石的朝堂大员才能使用的官印,而且从玉质和雕工都很符合汉代的玉器水平,这可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物件,下面我来宣布这件玉印的底价。”拍卖师看到众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脸上露出笑容,喊道:
  
      “此件汉代古玉印拍卖底价是二十八万,黄色牌子每次加价是一万,红色牌子每次加价是五万。下面拍卖开始。”
  
      “23号嘉宾加价一万,现在是二十九万。”
  
      “36号嘉宾加价一万,现在是三十万。”
  
      ……
  
      “42号嘉宾加价一万,现在是四十二万,还有出价的吗?四十二万一次,四十二万两次,四十三万三次,成交!恭喜42的嘉宾获得这第一件汉代的古玉印。”
  
      对于玉器秦宇不是很了解,和普通人差不多,只知道一些大概的玉种名称。可能黄龙玉算是秦宇了解的最多的。
  
      这汉代玉印秦宇看着确实不错,流光古朴的,不过秦宇对玉器的价格不是很了解,自然不会随便出价。
  
      至于莫咏星那是连秦宇都不如,他看的是个热闹,这么多人为了竞争一件玉器而不停的出价,现场的热闹气氛倒是让他很享受。
  
      随着第一件玉器成功拍卖出去,接下来的半小时又有五件玉器拍卖出去,当然还有一件玉器流拍了。不过拍卖师丝毫没有受到那件流拍的玉器的影响,仍然是精神亢奋,给众人继续介绍下一件拍卖品。
  
      “秦宇,看着这些玉器有没有想要出手的想法。你现在身家也有个上千万,也可以整件上档次的玉器收藏下。”莫咏星眯着眼睛看着台上的玉器,朝秦宇说道。
  
      “要是几万块钱,我还有兴趣。这动辄几十上百万的,我可没这多闲钱买这东西。”
  
      秦宇摇了摇头,其实秦宇虽然赚的钱不少。但小农思想还依然存在,要让他花几十万去买一件玉器,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
  
      “切,你懂啥,这买古玉,玩的是叫一个文化,等你将来混进一定的圈子层里面,你就会知道了,家里没有一两件拿的出手的古董,人家会把你当一个暴发户,知道中国的古董价格为什么一直是居高不下吗,就是被一些暴发户给炒的,他们需要一些古董来彰显自己的文化,至于价格贵点也就无所谓了。”
  
      莫咏星说的内容秦宇也听说过,这种现象在国内古董市场存在已久了,**十年代富裕起来的那些人,有很多人的文化程度并不高,这些人听说玩古董的都是文化人,于是就纷纷加入到古董行业来,希望收买一两件古董来证明自己也是一个文化人,导致国内的古董价格是一路飙涨。
  
      山_西曾经有一位煤老板,为了给自己撑场面,彰显自己有文化,在一次拍卖会上一掷千金,花了上亿人民币买了十几件古董回家,有书画,有玉器,还有瓷器,这些东西买回家后,那煤老板找人在大厅打了一个展柜专门用来摆放这些古董,只要一有客人进门第一眼就会看到这些古董。
  
      当然,那煤老板这种行为不但没能证明他是文化人,反而引起了圈内不少人士的嘲笑,不过那煤老板也不在意,按照他说的,他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是等他的儿子,孙子传承这些古董下去,他家也可以算是有文化的人家了,这些古董都算是传承有序的了。
  
      不得不说那煤老板想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三代过后,谁知道你祖上是干什么的,但是这些古董却给了他后人吹嘘的资本啊。
  
      “这件玉器是汉代青白玉辟邪,重1662克、高11.5厘米、长19.5厘米,玉质是青白玉,细腻光泽,圆雕一辟邪神兽,造型生动,工艺精湛,辟邪神兽的寓意就不用我说了,相信在座的嘉宾们都知道,这件青白玉辟邪,买回去不管是摆在办公桌上还是家里都有着极好的寓意,起拍价是两万人民币,黄色举牌每次加价一千,红色举牌每次加价五千,下面开始竞拍。”
  
      看到拍卖师手中的这件青白玉辟邪,秦宇眼中闪过心动的光芒,辟邪神兽是十大风水摆具之一,这汉代的玉辟邪虽然不是法器,但是拿来镇宅还是有用的,而且这价格也不贵,秦宇沉吟了一会,举起了手中的黄色牌子。
  
      “好,88号嘉宾出价两万一。”
  
      “63号嘉宾出价两万二。”
  
      “秦宇,怎么?你对这什么辟邪的玉器敢兴趣?”莫咏星看到秦宇举起了牌子,有些惊诧的望向秦宇,刚不是还说,只看看不拍的吗?
  
      “这东西在我们风水师眼中算是一个不错的物件,而且价钱也不贵,拍下来到也可以。”秦宇解释了一句,又举起了黄色的牌子。
  
      “好,88号嘉宾再加价以前,现在是三万一千元。”
  
      就在秦宇和莫咏星解释的这一会,又有好几个人出价了。
  
      “举红色的牌子吧,你这样我估计得要接近五万才拿得下这件玉器。”莫咏星看到又有人出价后,给秦宇出了个建议。
  
      “88号嘉宾出价三万八千,好,现在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千,还有没有比三万八千更高的。”
  
      “快点落锤啊。”
  
      秦宇白了那拍卖师一眼,第一次进行拍卖喊价,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虽然几万块钱相对现在的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听到这拍卖师还再三的满场询问有没有加价的,心里也很是腻歪。
  
      “恭喜88号嘉宾,获得这件汉代青白玉辟邪。”(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