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二十五章 玉龙珠
    许承,秦宇没有想到16号的那位男子竟然是许承,难怪看背影会觉得有点熟悉。
  
      可许承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拍卖会里?难道是冲着自己来的?
  
      秦宇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许承要是冲自己来的,没必要要到拍卖会来找自己,许承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完全可以给自己打一个电话就是了,没必要这么做。
  
      “秦宇,这不是拍卖会上姓许的那家伙吗?他怎么会在这拍卖会?”莫咏星也看到了许承,相比秦宇,莫咏星对许承的感观就不是那么的好,总觉得许承有点臭屁,最主要的是许承长的太帅了,想必之下,莫咏星还是喜欢和秦宇在一起,至少和秦宇在一起,他还是有些优越感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那么许承来参加这次拍卖会肯定是看上了什么玉器,倒要看看许承是看上了什么玉器,不过还好,这古玉图册隐藏的秘密许承没有看出来。”
  
      秦宇暗自思考了一会,许承应该是没有看出这古玉图册隐藏的秘密,不然不会加了两次价就退出了,要是许承看出来这古玉图册隐藏的秘密,绝对不会因为竞争者是他而退出的,所以很有可能许承只是用这方式给自己打个招呼。
  
      想到这,秦宇一声苦笑,许承这打招呼的方式可真是让他提着心,看来这许家也是财大气粗的主啊,这打个招呼就让他多花了十几万,许承应该也是对钱财没有什么概念,并不觉得十几万有什么。
  
      秦宇的猜测还真没错,在许承的眼里几十万还真不放在心上,许家在湘南有着上千年的历史,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财富恐怖的惊人,只是许家很低调,普通人并不知道湘南有这么一个大家族。
  
      “下面的这件玉器是一颗玉龙珠,直径十二厘米。珠子的表层可有祥龙腾云图案,雕刻精湛,玉质上等,经专家鉴定,这玉龙珠是唐代古玉,下面开始起拍,起拍价是一百万人民币,黄牌每次加价五万,红牌每次加价二十万。”
  
      一颗纯玉雕刻的珠子摆在了拍卖台上,看到这珠子。秦宇的精神一震。再看下许承。秦宇发现许承的身子已经微微前倾,看到这一幕,秦宇嘴角上扬,他终于知道许承是为了什么而来的了。
  
      “这件玉龙珠是一件法器。”秦宇轻声在莫咏星的嘴边说了一句。莫咏星的神色变得振奋,“确定吗?”
  
      “没有错,玉龙珠在风水界很有名的,一般的房屋建筑在顶层的钻瓦上会摆两条龙,而在双龙之间,都会有一颗珠子,意寓着双龙吐珠,不过一般的人家也只是用普通材料来意思一下而已,这颗玉龙珠却是货真价实的法器。”
  
      拍卖会上竟然会出现一件法器。怪不得能引得许承前来,秦宇可以肯定,许承一定是得到了消息,特意赶来参加的。
  
      秦宇的目光看向那玉龙珠,在他的眼中。玉龙珠表层散发着一丝丝灵气,这正是法器的象征,从灵气的量来看,这玉龙珠比他身上的那化煞聚财葫芦要高上那么一个档次。
  
      “这件法器,我要了,你别和我争了。”莫咏星目光炙热的盯着玉龙珠,见识了寻龙盘和追影的奇异之处,莫咏星对于法器有着一种执着的追求,他怎么也想要得到一件,只是法器这东西有价无市,一般情况下根本就见不到。
  
      “89号出价一百二十万。”
  
      “76号出价一百四十万”
  
      “28号出价一百六十万。”
  
      拍卖师的话音一落,秦宇就将目光凝聚在28号座位上的那位老者,这不就是他和莫咏星重点关注的五个可疑人物中的一位吗?
  
      如果这28号也看出来了这是一件法器的话,那么28号就很有可能真的和贺平背后的组织有关,秦宇的目光闪烁,心里思考着什么。
  
      “好,89号再次出价一百八十万。”
  
      “53号出价两百万,两百万,还有比两百万更高的吗?”拍卖师神情振奋,这颗玉龙珠公司给估的价格就是两百万,只要破了两百万,那么他的提成就很可观了,当然拍卖师不会想到,最后这玉龙珠的价格会让他惊颤的连手都抖。
  
      “89号出价两百二十万,还有比两百二十万更高的吗?”
  
      “28号的嘉宾出价两百四十万了。”
  
      ……
  
      “好,89号再次出价,三百六十万了。”
  
      “跟我争,大爷有的是钱。”莫咏星举完红牌,瞪了那28号的老者一眼,可惜对方此刻没有回头看到他的表情。
  
      看到莫咏星一副暴发户的样子,秦宇无奈的摇摇头,这玉龙珠要想拿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没看到许承还没有出过价呢。
  
      “28号再次出价三百八十万。”
  
      拍卖师这回也不问还有没有人再出价了,喊了价后,目光直接落到莫咏星的身上,这玉龙珠到了三百万后就剩下28和89号这两位嘉宾在竞争了。
  
      “好,89号嘉宾出价四百万。”
  
      拍卖师的一张脸已经是笑出花来了,四百万,比估价足足翻了一倍,光是抽成他就可以拿到百分之五了,就是十万块。
  
      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样拍卖师不是很赚钱吗,很多拍卖会上一些古董一拍就是上千万的价格,那拍卖师还不得赚死。
  
      其实这里可能有些人会误会,拍卖师之所以有这么高的抽成点数,是在一个估算的成交价之上才给出的抽成比例。
  
      拍卖公司不是傻子,而那些竞拍的人也不是傻子,任何一件古董都是有着他的市场行情,不可能超过一个适当的价格范围,而拍卖公司就是估算出这个最高的适当的成交范围,而如果最后的成交价超过了这个范围,拍卖师可以在超出的那部分享受较高的点数提成。
  
      也只有这样拍卖师才会尽心尽力的拍卖,尽可能的调动起全场的气氛,一个拍卖师用心不用心,对最后的拍卖总金额有着很大的影响,好的拍卖师往往可以让成交价在总估算价上在浮动一层。
  
      不过像这件玉龙珠拍卖出四百万的价格,这总足足超过市场估价两倍的情况。拍卖师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除非是竞拍者斗气,或者拍卖公司低估了拍卖品的市场价值。
  
      可要说竞拍者斗气,这种情况一般也就在小说中或者电视中有可能出现,真正的生活中是很少发生这样的情况的,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能参加拍卖会的都是成功人士,不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很高,当然那些二世祖的除外。
  
      至于说专家估错价,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但也很稀少。毕竟那些鉴定专家是靠这个吃饭的。很少出错,而且拍卖公司也不是只有一个鉴定专家,更多的是一个团队,所有专家都打眼的可能性有吗?有。但是既然所有的专家都打眼了,在这拍卖会上的短短几分钟展示,那些竞拍者就可以看出这拍卖品的真正价值?
  
      所以,哪怕拍卖行打眼了,但是那些竞拍者也同样是跟着打眼,可能以后拍下这拍卖品的买家日后有可能发现古董真正的价值,但这时间,绝对不是在拍卖行现场。
  
      当然拍卖行的那些专家不会知道,这玉龙珠的价格会这么飙升。不是因为这玉珠在古董行的市场行情,而是来自另外一个,和古董行相似的法器行。
  
      “28号出价五百二十万,五百二十万了,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可以说。拍卖会举行到现在,这件玉龙珠算是掀起了一个小**,不是因为这价格,五百多万,在玉器这行当里很正常,古玉随便拍出上千万的高价也是有的,会说他是小**,是因为这价格明显已经超出了市场行情的好几倍了。
  
      能来参加拍卖会的,都是对玉器有所了解的,对玉器古董市场的行情也是心里有数的,这玉龙珠到现在拍出了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价钱出来,所有的人都将目光在莫咏星和28号两位人身上流转。
  
      “拍卖师,我请求将红牌竞拍的数额加大,一次加价一百万,这样太慢了。”莫咏星突然站起身,举着牌子说出了这么一句让全场哗然的话。
  
      “二十万,二十万的加还嫌慢?”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莫咏星,这位年轻人是哪里冒出来的爷,难道你不知道,这玉龙珠就值两百万吗,现在这价格已经是很不可理喻了,竟然还要一百万一百万的加,真是钱多的没地方烧?
  
      “我同意这位朋友的意见,另外,我加价一百万,六百二十万。”
  
      又是一道声音传出,拍卖师已经是愣住了,莫咏星的话就让他很难理解了,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年轻人又一下子加价了一百万。
  
      牌子变价的事情,以前也有过,不过这事情拍卖师做不了主,目光扫了一下台下的此次拍卖会的负责人,对方给了他一个同意的眼神示意后,拍卖师才答道:“行,那黄色牌子就一次加价十万,红色牌子一次加价一百万。”
  
      拍卖师也不去想了,反正最后拍的价格高,他拿的提成也多,没准这一件玉龙珠拍卖出去,可以抵得上他几年的收入了。
  
      “这两年轻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都看着这么陌生?不是咱们nc人吧?”
  
      “你说这两年轻人会不会是来捣乱的?”
  
      “怎么可能是来捣乱的,他们要求变价的时候,举办方肯定会去查询他们的身份,确定他们有没有这个财力,要是没财力,就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的。”
  
      不少嘉宾已经在开始猜测莫咏星和许承的身份了,秦宇看着许承报出价,眼中的光芒一闪,“终于出手了,接下来的争夺就是白热化了,就看谁财大气粗了。”
  
      秦宇没有参加这次竞拍,不是因为他不想要这玉龙珠,只是凭他现在的身家肯定拼不过许承,就秦宇可以猜测的出,这件法器有许承在,最后的价格肯定破千万,秦宇要是拼着和许承竞争这法器,哪怕最后拿下了,恐怕也得花光全部的资本,他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这法器虽好,但是还没有让秦宇心动到投入全部身家去竞争的程度,与其如此,还不如告诉莫咏星,让莫咏星和许承去竞争算了。
  
      看到是许承开口并且加价,莫咏星一脸的不爽,再次举起了红色的牌子。
  
      “好,89号再次加价一百万,现在是七百二十万。”
  
      “28号又出手了,现在是八百二十万。”
  
      秦宇眯着眼睛看着28号那位老者举起了牌子,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件玉龙珠的归属者,最后肯定会是在许承和莫咏星之间产生,因为秦宇发现这老者举牌已经没有先前那么果断了,看来这个价格对他来说已经快要到了临界点了。
  
      没有出乎秦宇的意料,当价格飙升到一千万的时候,那老者果然是选择了退出,当然这法器的价值肯定是在一千万以上的,但是依照许承和莫咏星两人举牌的态势来看,一千万远远没有到达两人心里最终的价位。
  
      “一千三百万,89号嘉宾出价一千三百万。”拍卖师的喉咙已经有些沙哑了,似乎就要冒火了。
  
      平时的他组织全场拍卖下来,四五多个小时,喉咙都不会这么干裂,这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激动,毕竟以前拍卖,哪怕拍卖出天价,也是在拍卖公司的估价中,他能拿到的提成不多,可现在不一样,每举一次牌,他就相当可以分到五万块,这人情绪激动之下,难免就喊的喉咙都沙哑了。
  
      一千三百万,这个价格,秦宇心里也在嘀咕了,法器市场的行情他并不是很清楚,只是听林会长当初和他稍微提了下,按照他的估计,这件玉龙珠还不如那黑白太极球,当初林会长说他黑白太极球价值千万,不过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秦宇不清楚法器现在的价格波动情况,不过大概顶破了天,这玉龙珠也就是一千五百万左右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