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十二长老

  
      “秦宇,快点走,那老头果然有问题。”秦宇刚走到酒店门口,莫咏星就一把拽着他朝边上走去。
  
      “怎么了?”秦宇被莫咏星弄得莫名其妙,这么急拉着他,是想干什么?
  
      “我刚不是盯着那老头吗,我看着他从酒店里出来,然后朝着前面那个拐角走,等我跟过去的时候,那老头却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有可能是在拐角的地方,上了车走了吧。”秦宇猜测道。
  
      “是消失了,但不是坐车什么的,你自己看吧。”莫咏星奇怪的语气让秦宇很好奇,跟着莫咏星来到酒店边上的拐角,目光望过去,这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
  
      面前是一个死角,就是酒店侧面设计出来的一个凹形槽,这凹槽也就两米左右,再就是墙壁了,秦宇总算明白莫咏星会是这副表情了,如果那老头真是走进这凹槽后消失的,那事情还真是有些大了。
  
      秦宇目光又朝地面上看去,也没有发现地面什么下水道,再抬头往上,全部都是光滑的墙壁,这人又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呢?
  
      “你确定那老者真是走到这里消失了的?”秦宇不得不再次问莫咏星确定一遍。
  
      “没错,我不会看错的,那老头确实是走到这个拐角后消失的,我一直盯着那,这是个死角,他要是走出来,我肯定可以看到。”
  
      秦宇的眉头皱起,那位老者走进这死角突然消失了,难不成还能飞天?那也太扯了?
  
      “靠,这老头会瞬移吧,这完全是不能解释的通啊。”
  
      “瞬移?”
  
      秦宇听到莫咏星胡乱说的话,眼睛一亮,莫咏星的话提醒了他,老者和贺平背后的组织有关系。而如果老者会瞬移的话……
  
      秦宇的眼神闪烁,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当然现在还只是可能,秦宇把这个猜想放在心中,对莫咏星说道:“不管那老者怎么消失的了,你先去调查一下那老者的身份来历,咱们再看看能不能从老者登记的身份发现什么线索。”
  
      “嗯,我这就去调查。”
  
      莫咏星点了点头,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不知道和谁说了几句后就挂掉了。告诉秦宇,一会就有消息了。
  
      “喂,秦师傅,晚上有没有空?想做东请秦师傅欣赏一下滕王阁的风景,品尝一下洞庭美味。”
  
      而在这时,秦宇的手机也响起来了,是许承的电话,许承付了钱后,发现秦宇已经离开了。这才给秦宇打电话。
  
      莫咏星在一旁听到秦宇电话里的声音,给了秦宇一个是那“臭屁男打来的?”疑问表情,秦宇点了点头,对着手机说道:“哈哈。许师傅客气了,不过今天晚上实在是有事情,不好意思了,这nc我怎么也算是半个主人。下次我请许师傅。”
  
      秦宇打着哈哈,他现在还不想和许家过多接触,至少现在是没有这个心思。听到秦宇的话,许承沉默了一会,最后在电话那里又和秦宇交流了几句,也就挂掉了电话,两人心照不宣,许承知道秦宇在躲着他,不过他也不急,迟早会有机会的。
  
      “走吧,先回去吧。”
  
      秦宇和莫咏星两人上了车,车子刚刚发动出了酒店的停车场,莫咏星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莫咏星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嗯”了几声了后,把电话挂掉,看向秦宇“有消息了,那老头叫火明安,不是nc本地人,是由nc一位地产老板给担保才进入拍卖会的,其他的信息就没有了。”
  
      “姓火?”秦宇看着前方的路,没有说话,莫咏星继续问道:“要不要查一查那个地产商?”
  
      “这个,你和你姐商量下,具体该怎么做还是听你姐的。”秦宇想了想回答道。
  
      在这方面他和莫咏星两个人加起来都不如莫咏欣,秦宇心里虽然有一个想法,但是这个没法告诉莫家姐弟。
  
      “还有人姓火,这个姓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见。”莫咏星嘀咕着,秦宇闭上眼睛,心里在默默推算着他的那个猜测。
  
      “看来要抓紧时间回去一趟了。”秦宇呢喃了一句,莫咏星耳尖,问道:“回去哪?”
  
      “回学校,快点开吧,一会叫孟瑶出来,咱们一起吃饭。”
  
      “肯定要啊,你那法器还没有给我呢。”莫咏星心里还惦记着秦宇说的送给他一件法器呢。
  
      “少不了你的。”秦宇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对法器有着一种远超常人的执着和热衷。
  
      南大校外的酒店包厢内,孟瑶喝着饮料,惬意的看着秦宇和莫咏星两人大眼瞪小眼。
  
      “都说了,这是法器,我忽悠你干嘛。”秦宇无奈了,用手捂了捂额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莫咏星解释了。
  
      “你当我傻啊,你不弄出点异象出来我是不信的,我可是见过你的寻龙盘和追影的,那才是法器。”
  
      在秦宇和莫咏星两人的桌子中间,摆着一个墨玉葫芦,正是秦宇前两天从香烛店那里淘来的那只葫芦。
  
      “不是所有的法器都有器灵的,这化煞招财葫芦的作用是增加一个人的财运和化解煞气,只要将这葫芦放在特定的方位上就可以起到化煞招财的作用了。”
  
      莫咏星不相信这墨玉葫芦是法器,秦宇给他解释了半天,莫咏星还是半信半疑,最后秦宇无奈了,只得把得到这葫芦的经过告诉了莫咏星。
  
      “秦宇,原来你上次就是为了这只小葫芦,才找店家拿走那大葫芦,我还说呢,你怎么好好的说到我喜欢种花上去?”
  
      孟瑶脆生生的开口,证明了秦宇的话没有讲,莫咏星这才拿起那葫芦,秦宇看到莫咏星拿起了葫芦,对他说道:
  
      “这化煞葫芦如果你是想要摆在家里或者什么地方,一定要注意,葫芦要沾地,或者挂在墙上也好。绝对不能悬空,悬空的话,这葫芦就没用了,当然,如果你随身携带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我知道了,再说说你这次的收获吧。”
  
      莫咏星将葫芦仔细把玩了一会,似乎感觉到了这葫芦和一般的玉器有些不同,表情才缓了下来,对秦宇说道。
  
      “我有什么收获,就是买了只辟邪和一本图册而已。”秦宇哈哈一笑。想要带过去这个话题,不过莫咏星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让秦宇混过去,面露讥讽,“能让你这个成熟的和老头子似的人,会紧张的举起那张红牌,我可不信那图册有这么简单,说说吧,到底这图册是什么宝物,我可感觉出来了。你就是后面看到那玉龙珠的表情都没有看到这图册这么震惊。”
  
      在那古玉图册出来的时候,莫咏星就看出秦宇脸上的震惊神情,能让秦宇这么震惊的,这古玉图册绝对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不会这图册也是一件法器吧?”莫咏星猜疑道。
  
      “不是。这图册只是一卷普通的图册,不过对我来说,它的珍贵程度不比那法器低。”秦宇看着放在桌子边的盒子,脸上露出笑容。
  
      秦宇没有说谎。这件古玉图册对于他来说,珍贵程度确实是在一般的法器之上,只有他看得懂这图册后面那个印章图案代表着什么。
  
      “不说算了。又不稀罕。”莫咏星没能从秦宇嘴里套出话,一脸的不爽,开始埋头干桌子的菜肴,秦宇笑了笑,有些事情不适合告诉别人。
  
      吃完饭,三人各自散去,莫咏星开车离开,秦宇送孟瑶回寝室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回到宿舍后的秦宇将宿舍门给关上,将桌子清理开来,小心的把古玉图册从盒子里拿出来,摊开摆在桌子上。
  
      接着,秦宇又拿来一把小刀,准备好一张白纸,小心的把图册最后那页的那个图案给刮下来,这图案是用印章刻的,刮下来了一些红色的粉末。
  
      看着这些红色的粉末,秦宇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又去卫生间端来一盘清水,将这些粉末倒进清水中,目光紧紧的盯着这清水。
  
      红色的粉末在清水中慢慢扩散开来,接着这清水突然沸腾起来,一股白烟从水面冒起,秦宇挥散掉白烟,目光落在水底,那里此刻凝结出了一个古文字。
  
      “姜。”
  
      这是一个姜字,看到这个姜字,秦宇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看来他果然没有看错,这图册果然是姜师兄的后人留下的。
  
      在诸葛内经中秦宇看到过诸葛先生的对自己生平事迹的记载,其中提到他在五丈原借命失败后,不想一身所学失传,于是在所剩不多的日子里,传授了身边的姜维一些本领,姜维可以说是诸葛先生的第一个徒弟。
  
      而秦宇又获得了诸葛先生的完整传承,秦宇也可以算是诸葛先生的关门弟子,和姜维应该是师兄弟关系,当然,这两师兄弟隔得年代有点久了,但这是事实,按照辈分来算没有一点问题。
  
      “一定要找到这图册的卖家,也许能从他身上打听到更多有关姜维,或者姜家人的事情。”
  
      知道这图册是姜家人留下的,秦宇心里有一种吾道不孤的感觉,一直以来,他对于自己获得诸葛先生的传承都有一种恐慌感,总觉得有些不现实,经常做梦,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现在看到这姜维的独门印记,秦宇的心中喜悦自然可想而知了。
  
      按照诸葛先生所说,姜维的天资聪颖,虽然诸葛先生教导他的时间不多,但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姜维竟然学了诸葛先生的七八分本领,尤其是在符箓和阵法上,是完全得到了诸葛先生的真传。
  
      姜维善画符,厉害到什么程度,根据诸葛先生所说,姜维已经可以脱离黄表和朱砂,在玉上画符箓了,这玉经过了符箓加持已经可以算是法器了,玉本就有灵,加上符箓的加持,拥有法器的作用很正常,这也就是说,姜维可以随便的就制造出来一大批法器,这种本领实在是太逆天了。
  
      “这本图册应该是姜家后人画的,外人只觉得这是一些玉器,但想来应该不是简单的玉器,而是法器,很有可能就是姜家人这么多代下来制造过的玉器法器总览图册。”
  
      秦宇觉得他这个想法是很有可能的,不然姜家后人没理由出这一本古玉图册的书籍,联想到姜维的本事,肯定是姜维将在玉器上制造符箓的秘法给传了下来。
  
      三百多件法器,这是什么概念,秦宇不敢想象,按照法器的价格,如果姜家人将法器全部卖掉,绝对是富甲一方的存在。
  
      为什么姜家人会将这图册卖掉呢?按道理来说凭借这门堪称逆天的本领,根本就不会缺钱,怎么可能会把象征祖上荣誉的图册给卖掉?秦宇有些想不通。
  
      这一切只有等见到这图册的卖家才能知道,秦宇现在只希望拍卖行会将他的话转答给那卖家,而那卖家会打电话来跟他见面。
  
      “长老。”
  
      “嗯。”
  
      在某处渡假山庄的一栋别墅内,一位老者通过一条走廊走进最里面的一间房子,门口的两位黑衣男子看到老者,恭敬的喊道。
  
      “老十二,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老者走进房间内,在他的前面,一桌长形圆桌上坐着十一位和他年纪相仿的老人,被称为老十二的老者在唯一的空位上坐下,开口说道:
  
      “特使应该是出事情了,没有出现在拍卖会上。”
  
      老者的话,让其他十一位老者的眉头都皱起,良久,其中一位开口说道:“如果特使真的出事了,那么咱们最近的行动就都要取消了。”
  
      “老大,这咱们都潜伏了这么多年,这才刚展开行动,怎么又要取消?”
  
      “小心驶得万年船,特使身边的人手都不差,这样的情况下特使还能出事,说明下手对付特使的绝对是一股实力不弱的势力,大家应该知道咱们的使命,事情不能出一点差错,宁愿多潜伏一段时日,也不能暴露了咱们。”
  
      领头的老者沉吟了半响,又说道:“老十二,你还可以使用你那本领几次?”
  
      “三个月内可以再使用两次。”
  
      “嗯,你去一趟祖地,发布潜伏令,叫下面的人都停止行动,等待通知。”
  
      “老大,你怀疑对付特使的是那些家伙?”
  
      “很有可能啊,总之最近大家都注意点,咱们已经是最后一股力量了,三十年前的惨剧我不希望再发生了,至于特使的事情,我会让夜鹰去调查的,在没查清敌人之前,谁也不要轻举妄动。”(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