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三十章 精怪上身
readx();    “就是这里了。”
  
      老大带着秦宇几人来到镇上一栋一层的平楼房,除了红姐,其他人都跟来了。
  
      “田叔,在家吗?”
  
      老大上前敲门,妞妞的父亲姓田,在妞妞没有得怪病之前,在镇上开着修理厂,大家都叫他田师傅。
  
      “哎,来了,是谁啊?”
  
      门打开,走出一位男子,正是先前秦宇和孟瑶两人在镇上碰到的那位。
  
      “是徐家娃啊,听说你明天订婚了,恭喜啊。”
  
      “嘿嘿,田叔我有位同学找你有点事情。”老大没有提叫妞妞父亲去参加筵席的事情,按照当地的习俗,去喝喜酒是必须要准备红包的,老大知道妞妞父亲为了给妞妞看病已经是家徒四壁了,这一个红包哪怕只是几十块钱,对于妞妞这样的家庭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也许有人会说那不收妞妞爸爸的红包不就行了吗?很多时候乡风就是乡风,如果真叫了妞妞爸爸去喝酒,这要是不收红包就算是瞧不起人家,那这样还不如不叫人家来喝喜酒。
  
      “找我有事情?”田光文目光在老大身后望去,看到了秦宇和孟瑶,对于这一对年轻人他还是有印象的,毕竟像孟瑶这么漂亮的女生,很少有人能看过就忘。
  
      “田师傅,我想看看妞妞,不知道可不可以?”秦宇上前一步说道。
  
      “看妞妞?”田光文不明白,这年轻人为什么会想要看自己的女儿,将目光转到老大的脸上,老大赶忙解释道:
  
      “田叔,我这位同学是一位中医,祖传的中医世家,听说了妞妞的病,特意来看看的。”
  
      “那就谢谢你同学了,我女儿就在家里,你们进来吧。”田光文虽然说着感谢。不过表情还是很平静,显然不认为秦宇这么年轻能对他女儿的病友什么办法,那么多医院的专家都检查不出来,中医他也带女儿去看过,那些老医生同样是素手无策,只当是年轻人心高气傲,听说了自家女儿的怪病,想要来试试吧。
  
      走进田光文的家里,秦宇觉得老大真的没说错,确实已经是到二楼家徒四壁的地步了。一间十五平米左右的大厅。这大厅兼厨房功用。在大厅的一角摆着煤气罐,炉灶等一系列厨具,大厅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盖着一个防尘菜盖。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菜味。
  
      大厅内里有一个房间,显然那就是田光文和他两个孩子睡觉的地方了,而妞妞现在也正是呆在那房间内。
  
      “妞妞现在睡觉了,因为晚上很难睡觉,所以一般下午的时候,她会睡那么几个小时。”田光文给秦宇几人解释了一下情况,秦宇点点头,几人脚步放轻,跟着田光文走进房间。
  
      房间很简单。只有一张木床,木床带着一个蚊帐,此刻蚊帐已经放下,妞妞正躺在床上,睡的很恬静。
  
      “田师傅。先出去跟我说说妞妞的情况吧。”秦宇掀开蚊帐看了下妞妞的睡容,接着对田光文说道。
  
      “哎,妞妞这病是三年前突然发作的,双手不停的抽搐,为了给妞妞治病,我带妞妞去了很多医院,也做过全身检查,可医生们都检查不出来问题,一开始有的医院医生判断妞妞是得了跳舞症,不过再给妞妞做了跳舞症的治疗疗程后,妞妞的病并没有好转,最后我就带着妞妞去了北_京的武警医院,他们给出的答案是妞妞应该得得是癔病,说是分离性抽搐导致的。”
  
      “不过这些医生对于妞妞的病该怎么治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妞妞的病不见好转后,我就带着妞妞回家了。”
  
      说到妞妞的病,这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情绪很是低落,因为妞妞的病,他和老婆之间开始出现矛盾,原因就是在于要不要继续给妞妞看病上。
  
      在妞妞犯病三年后,田光文的老婆又生下一个儿子,这个儿子的身体很健康,田光文的老婆开始觉得不应该在为了妞妞的病把整个家都给拖垮了,就让妞妞这样呆在家里听天由命吧。
  
      但是田光文不愿意,他一心想要治好女儿的病,哪怕为此倾家荡产,最后夫妻两人的矛盾越闹越大,在一次田光文带着妞妞去医院看病的时候,田光文的老婆走了,离开了家里,留下了一封信后,不告而别。
  
      按照妻子在信里说的,她实在是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看不到一点未来,为了女儿家里已经是负债累累了,而且女儿的病害没有丝毫的好转,面对这个没法填补上的无底洞,田光文的妻子选择放弃了,她把前段时间从娘家那里借来的一万块钱给留给田光文,一个人收拾了几件衣服后,就消失不见了。
  
      说到妻子,田光文的声音有些哽咽:“不过我不怪她,她跟着我没有过到好日子,她的娘家也算是镇上的大家族,因为妞妞的病,低声下气的找了许多的亲戚借钱,可是妞妞的病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再多的钱也不够,她是看不到希望了,才离开的,我不怪她。”
  
      “后来,实在是没钱带妞妞去医院看病了,我只得采用一些土办法,听镇上的老人说,用蜜蜂来蛰妞妞的手臂,也许可以治好妞妞的病。”
  
      “于是,我又带着妞妞去养蜂人那里,只是,这蜜蜂蛰人的疼痛就是咱们成年人都很难承受,更别说是妞妞这么小的孩子,看到妞妞的手上被蛰的一个个包,还有撕心裂肺的痛叫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方法,现在只能是让妞妞安静的家里修养,等以后再赚到钱了,我再去带妞妞去医院。”
  
      田光文眼里泛着泪光,但说到给女儿看病,眼神充满了坚毅,这位铁骨铮铮的男子虽然因为女儿的病,老婆跑了,家里也欠了一屁股的债,但是他仍然不会放弃,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放弃,这段时间。他白天就帮人做粗工,谁家建房子了,要调砖或者扛水泥的活,他就去干,一天也能辛苦的挣个一百多块钱。
  
      “秦宇,咱们帮帮妞妞吧。”
  
      几位女生已经是跟着哭泣起来了,孟瑶手一抹红红的眼圈,对秦宇说道。
  
      “田师傅,妞妞在突然发病前,有没有什么征兆呢。或者说在你们发现妞妞有这种怪病的时候。在这之前。妞妞有什么不平常的举动吗?”秦宇想了下问道。
  
      “没有,妞妞那时候才三岁,就是呆在家里,白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和平时一样。”田光文很肯定的回答道。
  
      秦宇的这个问题,这些年来已经有很多问过他了,那些医生每次都要询问一遍,所以田光文可以很确定的回答秦宇。
  
      “田师傅,你有没有怀疑过,妞妞是被一些东西给上了身呢?”
  
      秦宇突然抛出这么一句话,让得田光文愣住了,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说道:“镇上也有很多人说妞妞是被鬼上了身。可妞妞的神志很清醒的,除了晚会会手臂抽搐,平时和普通人没区别。”
  
      田光文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而且我要找过咱们这里比较出名的那些“神婆”还有“大仙”,他们看了妞妞后。也请过神,跳过大仙,不过妞妞的病却丝毫没见好转。”
  
      “田师傅,妞妞最近晚上是不是也会手脚继续抽搐?”
  
      看到田光文点了点头后,秦宇沉吟了一会说道:“田师傅,我有办法可以治好妞妞的病,不过需要你的配合。”
  
      “你能治好妞妞的病?”
  
      田光文带着怀疑的目光在秦宇身上来回打量,要不是秦宇是徐家大儿子带过来的,他都会觉得秦宇是知道了他家妞妞的事情来诈骗的,这么多医生专家都解决不了的病,这个年轻人可以治好?
  
      “嗯,不过必须要晚上的时候,田师傅到时候看着就是了。”
  
      “田叔,我这位同学本事很厉害的,你就晚上让他来试试吧。”老大看到秦宇给他的眼神示意,也马上跟着劝道。
  
      “那好吧,晚上你来试试吧,不过我怕会吓到你们。”
  
      田光文说的是实话,妞妞每天凌晨的时候,手臂抽搐的模样确实是很吓人的,一般人第一次见到,都会吓得脸色发白。
  
      “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田叔配合我,给我一件妞妞平时经常穿的衣服。”
  
      “衣服?”田光文看了秦宇一眼,走进房间内,拿出来一件绿色的衣服,说道:“这是妞妞的衣服。”
  
      将妞妞的衣服拿在手里后,秦宇开口和田光文告辞,并且告诉他,晚上门不要关,到时候他会过来,至于田光文,就当和平常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老三,这妞妞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被鬼上身了?”出了田光文的家,二哥就迫不及待的开口朝秦宇问起来了。
  
      “不是鬼,但是也和鬼差不多的东西?”
  
      “和鬼差不多的东西?那是什么?”众人都一脸疑惑的看向秦宇,秦宇目光看向远方,说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被称为精怪。”
  
      “精怪?就是黄鼠狼?”老大跟着问道。
  
      “呃,可能老大你们乡下会有这种称呼,北方多“大仙”比如黄大仙,说的就是黄鼠狼修炼成了精。”
  
      在北方又很多人会拜大神,和跳“大仙”,这些大神大仙就是精怪,和所谓的“畜生”有相通之处,又有不同之处。
  
      相同的是,这些“大神”、“大仙”都是动物修炼而成的,两者都有灵智,而且在某些程度上“畜生”的灵智还要比“大仙”更高一筹。
  
      不同的是,“大仙”走的是正路,食的是人间香火,而“畜生”走的是邪路,吃的是人气,生气。
  
      不管是“大仙”还是畜生,这类精怪的本领都不凡,不过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神奇,上天入地还是不够的,倒是和秦宇他们这类玄学术士差不多的本领,当然手段看起来比他们要神奇一些。
  
      在北方经常会看到有些老婆子,请“大仙”上身,然后再帮人算卦占卜,这也正是说明了,这“大仙”也就相当一个另类的术士而已。
  
      要不然北方的“大仙”有那么厉害,南方的道士们,风水相师们也就都不用混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南北玄学派系的一些分差所在,南方讲究修炼自身,而北方讲究借力,平时多供奉祭拜这类“大仙”,有事情的时候,再让大仙们上身,北方最有名的就是萨满教了。
  
      北方的“大仙”被南方看不起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这些大仙们很现实,每一次出手都要收取一定的好处,要是香火没有让他们满意,哪怕跪在他们面前苦求都没用。
  
      而畜生就和大仙们刚好相反,大仙是在弟子家中享受香火修炼,畜生一般是在深山修炼,不轻易出现,而且畜生不需要香火,他们一般出现也是吞噬人的阳气、生气。
  
      当然也有一些畜生是不害人的,而且又不屑享受人类的香火,只会在深山中修炼,不出来害人,这类畜生往往法力高强,远超一般的畜生,轻易没人敢去招惹他们。
  
      “老三你是说,妞妞是被黄大仙上了身?”二哥看到秦宇陷入沉思,开口叫道。
  
      “不一定就是黄大仙,北方多精怪,也有可能是其他精怪,这个要晚上才知道。精怪上身有一个很奇怪的动作,那就是被上身的人行为举止会和精怪的习俗有关,比如如果是被黄大仙上身的人,一般都会有撅屁股的动作,这半夜双手抽搐的精怪,我一时还真想不到是什么?”
  
      秦宇皱了皱眉,先前走进房子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确定妞妞是被精怪上了身,因为在那房间内,秦宇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念力比平时活跃了一点,这种情况秦宇身上出现过多次,一次是在遇到龙脉的时候,一次是见到天正石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在别墅里感觉到杨采儿四女的时候。
  
      因此秦宇断定,妞妞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上身了,但如果是鬼上身的话,人一般会变得呆滞,只有精怪上身,人才会保持清醒。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