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七十四章 野草论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宇一路上仔细看着这些风水建筑,一旁的孟瑶还以为秦宇好奇这龙泉山庄里面的景物,毕竟,作为国内最有权力的一批人居住的地方,龙泉山庄里的一切吸引着没有来过的人。
  
  才短短行驶了一公里的样子,秦宇就看到不下十个风水建筑,这还只是明面上的,秦宇猜测,这龙泉山庄的风水绝对非比寻常,必定是出自大师之手,甚至很有可能不止一位大师,是多位大师合力的手笔。
  
  都说京城有紫气,但真正知道紫气的来源的,目前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中南海,不过秦宇到了龙泉山庄后发现,这龙泉山庄也是有紫气环绕,能做到这一点,除了这风水布局是出自大师之手外,这龙泉山庄里面居住的人也是一方面原因。
  
  能居住在龙泉山庄的,都是站在权力最顶尖的层的人,在现代没有了帝王制度,这些人本身的气息也就可以凝聚出紫气了,只不过是有厚浅之分。
  
  如果此刻不是要去见孟瑶的爷爷,秦宇还真想停下车来,好好的探一下这整个龙泉山庄的布局,观看大师级的风水布局,对于自己本身的风水造诣提高也是能够有所帮助的。
  
  当然,秦宇不知道的是,哪怕没有孟瑶爷爷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探到这龙泉山庄的整个风水布局,别看这道路两侧都是花草树林,如果秦宇一人下车,没有走过百米恐怕就会被暗中守卫的警卫员给拦住。
  
  汽车沿着盘旋的山路行驶过了几个分叉口,最后直通其中的一栋红色砖墙的院子驶去,孟瑶一边开车,一边朝秦宇说道:
  
  “龙泉山庄的这些房子都是各自有各自的路的。每一条路通向的终点只有一座院落或者别墅,我爷爷不喜欢住别墅,他说这是洋人的东西,有些住不习惯,还是喜欢红砖墙的院落。”
  
  每一条通道只能通向一栋房屋。这一点秦宇也能理解,毕竟,这里住的都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那些要是下属亲信进来拜访,要是开着私家车还好,要是用的公车。这路过其他老领导的门前,好意思不下去打个招呼吗?
  
  就好比一位市_委书_记,省委常委都可以说是他的领导,假设这位书记是省_长的心腹,看望的是省长,可难道路过其他退休常委的门前,敢就这么直接开过去。不打个招呼吗?
  
  而龙泉山庄这样设计,每一条路的终点只有一位领导居住,这样倒免去了这种尴尬,想去拜访哪位老领导,就直接开向这条路,避开了其他领导。
  
  不过,这样的设计。也就注定了龙泉山庄的房屋数量有限,一旦某位老领导逝去,这房子就要叫出来,而想要保留这房子的唯一办法,就是后代刚好有人接上位了,达到父辈生前的高度。
  
  不过从开国到现在能一直保持住在龙泉山庄的家族并不多,满算也就是四位,这其中莫家算一位,而孟家只是才两代而已。
  
  两辆车子在红色院子的大门口停下,秦宇和孟瑶纷纷下车。看到大院门口四位全副武装的士兵,孟瑶的琼鼻皱了皱,搂住秦宇的手腕,坚定的对秦宇说道:“我们进去吧。”
  
  孟瑶会有这副神情,是因为她知道。这四个士兵会出现在门口肯定是爷爷的主意,她来爷爷这里那么多次,也从来没见到过有警卫守卫在门口的。
  
  一般情况下,龙泉山庄本来就守卫森严,根本不再需要警卫在门口守护,即使守护,也只是在暗中,爷爷这么做,很明显是冲着秦宇去的,想要给秦宇一个下马威。
  
  “没事。”秦宇拍了拍孟瑶的嫩白手背,他虽然不知道这些,但是从孟瑶的脸上,秦宇多少也能看出些端倪,孟瑶的爷爷这是想给他来个下马威先啊。
  
  一般的人看到这四位荷枪实弹,端着冲锋枪的警卫,恐怕心里就会怯了三分,看来孟瑶的爷爷对自己的到来是不怎么愿意。
  
  秦宇抬头看了眼这红院子,脸上浮现一丝阴霾,不过很快,这一丝阴霾就消散,左手握紧孟瑶的小手,给了孟瑶一个安慰的眼神,不管孟瑶的爷爷是什么态度,他都不会放弃孟瑶,想要靠这个吓倒他的话,那孟瑶的爷爷未免也太小瞧他了。
  
  张云龙看到孟瑶和秦宇牵着手走进门内,眼神微不可察的闪了一下,随即就又恢复正常,在前面引路:“首长,现在正在后院打理花草,咱们直接去后院就可以了。”
  
  张云龙领着秦宇和孟瑶穿过前面两进庭院,秦宇视线扫了下两进庭院,尤其是大厅,摆设的都很朴素,都是用的一些普通的中式的简单花纹的家具,连沙发都没有一张。
  
  穿过这两间庭院,就是一个宽广的后院了,秦宇目光朝远处望过去,一位老人正弯着腰,穿着长靴,细心的在菜园子里给菜翻土。
  
  “爷爷。”看到老人,孟瑶开口甜甜的喊道。
  
  “瑶瑶来了啊!等爷爷把菜地上的草给全部拔掉。”孟望天回头慈祥的对着孟瑶说道,不过却丝毫没有理会孟瑶身边的秦宇,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孟瑶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爷爷,我和秦宇来看你了,你就先别管你的菜了。”孟瑶看到自己的爷爷丝毫没有理秦宇,开始撒娇道。
  
  “这野草不拔掉,就会占据这些菜能吸收的养分,到时候菜就张不好喽,这野草就是野草,想要贪图这肥沃的土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人连根拔掉的命运。”
  
  孟望天边说边一手拔掉脚下的一撮野草,目光略带深意的落在秦宇的身上。
  
  秦宇和孟瑶两人对视了一眼,孟瑶爷爷这话影射的目的太明显了,两人都听出来了,孟瑶朝秦宇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秦宇摆了摆手,示意不要紧。
  
  “一块土地能变得肥沃都是野草的功劳,如果没有野草的存在,就不复所谓的良田,所谓的良田都是在野草上开垦出来的,是野草将土质变得好了。”秦宇朗朗开口回答道。
  
  孟瑶的爷爷以野草来比喻他,以肥沃的土地暗指孟家的权势,而秦宇也同样反其道,用野草来比喻自己,没有自己这类普通老百姓,你们孟家的权势又从哪里得来。
  
  而且,秦宇的话也没有说错,正是因为有野草的存在,才会让土壤变得适合耕种,不然你叫孟瑶的爷爷去沙漠上种种看,能不能种出什么东西来。
  
  张云龙听到秦宇的话,在一旁愣了一下,这年轻人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直接开口回击首长,难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就连孟望天也是愣住了,他也没有想到这孟瑶带回来的年轻人敢和他争锋相对,他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就算不知道,他特意让门口四位警卫站岗,就是存了吓一吓着年轻人,不过现在看来,这年轻人胆子是不小,丝毫没有被他摆出来的阵势给吓到。
  
  “爷爷,我好不容易来你这里一趟,你就顾着照理这些菜,看来我在你眼里还不如这些菜。”孟瑶看到气氛有点僵,赶忙扯开话题,想要跑到孟望天身边,却被孟望天给拦住了:“这地都是脏兮兮的,瑶瑶你别过来。”
  
  “现在能种菜的地不多喽,这些肥沃的土地要让它保持下去,就必须每天勤快的给他翻翻土,除除草,要是让野草长的太多,这地就算废了。”
  
  孟望天依然有所值的话,让秦宇颇为腻歪的撇了撇嘴,他看了下这菜园子里的菜,长势也没见多好,都焉巴着了,就连他家里最不会种菜的大舅,自家院子料理起来的菜圃里的菜也比这好看的多。
  
  “怎么?小伙子你不认同我的话?”
  
  秦宇撇嘴的动作,被孟望天给捕捉到了,孟望天原本还算慈祥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那种多年来说一不二的权威此刻就好像被秦宇给挑衅了,神色不威自怒。
  
  “秦宇!”孟瑶看到爷爷生气的样子,俏脸露出焦急的神情,拽了拽秦宇的衣角,带着恳求的目光看向秦宇,希望秦宇可以忍一下。
  
  “都说庄稼长的好不好,得看种的人勤不勤快,这都焉巴了的菜,我实在是看不出来是经过人精心料理的,说句实话,就是山上长的野菜,长势也比这好多了。”
  
  秦宇拍了拍孟瑶的手,表示他心里有分寸,朝着孟望天的菜圃走过去几步,笑着说道。
  
  “你说我种的不勤快?我每天早上给他松土拔草,晚上给他浇水,碰上暴雨用布给它遮挡,你个黄口小儿知道个屁!”
  
  孟望天感觉到自己肺都要被气炸了,自从退下来后,他便开始打理这块菜圃,从开垦到种植都是他亲力亲为,每天要花出许多精力去料理,现在,突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嘲讽不勤快,,孟望天也顾不得自己的孙女就在场,爆粗口会有损自己的形象,火爆脾气一下子就被炸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