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七十五章 打赌

  
      孟望天的一脸怒容并没有让秦宇变色,秦宇目光在这片菜谱上扫了一眼,神情先是惊愕了一下,随即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神彩,再次看向孟望天时,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秦宇一开始以为孟瑶爷爷这片菜谱里的菜,长势不好,是孟瑶爷爷不怎么会料理菜,可刚刚他仔细看了这片菜圃后,才现在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块菜谱所处的方位是绝阳位。
  
      绝阳位是很少见的一个方位穴,不属于常见的二十四方位,一般风水相师给人看阳宅风水都会以二十四方位为依据,但真正的方位数远远不止二十四位,还有剩下的八个方位。
  
      只不过这八个方位,一般的地方不会形成,属于隐八位,很少会遇见,甚至就连有些风水师自己都不知道还有隐八位的存在。
  
      而这绝阳位就恰好是隐八方位之一
  
      绝阳位,顾名思义,是阳气隔绝的地方,而阳光也算是阳气的一种,绝阳位之所以属于隐方位,除了少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绝阳位很具有隐秘性。
  
      绝阳位从表面根本看不出来,孟方天的这个菜圃采阳很好,站在菜圃内也感受到阳光还有阳光传来的热感,一般人感觉起来,就和普通的地方没有什么区别。
  
      秦宇能一眼看出绝阳位也是因为他的灵感要远超常人,在他的感觉中,这菜圃看似光照充足,但是这些菜却根本就没法吸收到这些阳光,甚至秦宇自己也同样没有感到阳气,修炼了诸葛内经中的心法,对于阴阳之气,秦宇的敏感程度甚至要超过一些四品相师。
  
      不能真正吸收阳光传来的热量,这些菜要能长的还就奇怪了,甚至秦宇还在心里暗想,就这样的地方,恐怕野草也长不了几根。孟瑶爷爷手中的野草,不会是从其他地方移栽过来的吧。
  
      秦宇觉得这个他的这个想法很有可能是真的,绝阳位根本就不可能长野草,至于这些菜,秦宇也敢肯定,孟瑶的爷爷应该也是没有种多久,不然早就全部死掉了。
  
      知道了这片菜圃处在绝阳位上,秦宇脑海里突然萌发一个想法,也许这样做,可以让孟瑶的爷爷不再阻止他和孟瑶的事情。
  
      “种菜不是光靠勤奋就有用的。不得其法。有时候也只是白做工罢了。”秦宇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孟爷爷。也许在处理国家大事上,您可能是如臂指使,但在这种菜方面上恐怕就不行了,这也不能怪您。术业有专攻而已,这种菜其实也是一门学问。”
  
      “你这小子少放屁,老子当初没有入党前,家里的几亩地也都是我亲自耕种的,收成一直比其他人要多上几层。”孟望天怒气冲冲的说道。
  
      “那这个……”秦宇目光看向菜圃里的这些菜,脸上明晃晃的充满了质疑的表情,摆明了是不信。
  
      “你气死我了,云龙你告诉他,我一天料理几次这菜圃。”孟望天目光看向张云龙。
  
      “首长每天早上都要料理一次菜圃。给菜浇水,白天还给菜施肥,晚上的时候又浇一次水。”张云龙如实答道。
  
      “小子,听到没。”孟望天此刻就像一个争强好胜的老人,只是孟望天不知道的是。他的所有反应都是秦宇想要的,他正一步步掉入秦宇设计好的陷进中。
  
      “可这样不应该啊,我以前在家每天给菜浇一次水,菜的长势都很好,难道是孟爷爷你不会浇水?”
  
      “我不会浇水?我当初种地的时候,你父亲都还没有出生。”
  
      孟望天的话,让得秦宇的眼神一凝,看来孟瑶的爷爷果然调查过自己,不过这一点也在秦宇的意料当中,当初因为寻龙盘,莫咏欣都可以调查自己,更别说现在自己是以孟瑶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孟瑶的爷爷会调查自己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孟望天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不过他倒没什么其他的表示,调查秦宇的家世来历,在他想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没什么好遮掩的,而且他原本就打算和秦宇摊牌,直接从两家的家世悬殊来说服秦宇放弃和自己孙女在一起的想法。
  
      “孟爷爷,不如我们打个赌,我赌是因为你不会浇水,才导致这片菜圃的菜长成这样焉巴巴的。”秦宇突然笑着开口说道。
  
      “打赌?你想赌什么?”孟望天愣了一下,这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和他打赌了,这年轻人的胆子到是真的不小。
  
      “赌什么随便孟爷爷你说。”
  
      秦宇脑海里却是不知道怎么,想起某部电视剧里的一句搞笑台词:“我和你赌,不是你想赌什么,而是看我有什么。”
  
      秦宇和孟望天打赌,虽然说随便让孟瑶的爷爷说赌什么,但秦宇很清楚,自己唯一和孟瑶的爷爷赌的资本,孟瑶爷爷唯一能看得上的也就是他现在所代表的身份,孟瑶的男朋友身份。
  
      所以,秦宇虽然没有像电视剧里的那句台词一样,不过实际情况却也和这台词里的差不多,他笃定孟瑶的爷爷提出的赌注肯定是和孟瑶有关。
  
      “先不说赌什么,你到时候又凭什么来证明我不会浇水。”孟望天眼神闪烁,含有深意的看了眼秦宇,平静的说道。
  
      作为孟家的掌权人,什么勾心斗角的事情没见过,虽然先前怒气上升,但一旦涉及到这所谓赌注的时候,孟望天又冷静了下来,心里开始猜测眼前这年轻的小子,到底是打着什么样的主意。
  
      “很简单,我也同样给这菜浇一下水,这菜经过我浇水后,长势如果在一个小时内,会慢慢变好起来,就证明孟爷爷你不会浇水,反之就是我输了。”
  
      秦宇一脸的坦然,他不在乎孟望天迟疑,只要他诱饵丢出去了,这个诱饵足够大,就不怕孟瑶的爷爷不上钩。
  
      孟望天看了向秦宇的表情,又看了眼自己菜圃里的菜,眼神中有着狐疑的神色,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孟望天很清楚,他这片菜圃里的菜栽种上去没三天,一直是这么焉巴巴的,要说浇一次水,就可以让这些菜的长势变好,他心里是不相信的。
  
      孟望天之所以会狐疑,是因为他调查过秦宇,通过调查来的结果,他对秦宇的性格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这位年轻人绝对不会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对方这么说,肯定是有着一定的自信。
  
      孟望天此时想起了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另外一个身份,风水相师。不过风水相师就能让原本焉巴巴的菜一下子长好?孟望天还是有些不相信。
  
      此刻的孟望天就是陷入了这种迟疑之中,不时的望向秦宇,而秦宇脸上充满了笑容,一脸的坦然,孟望天根本就别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孟望天此刻心里的想法,秦宇很清楚,他不着急,有时候把主动权交给对方手上,反而可以让对方更容易陷入患得患失中。
  
      “好,我就和你赌一下,这么多年都没有赌过了。”
  
      孟望天也是果决之人,没一会,心里便有了决定,目光盯着秦宇,根本就不像一个古稀以上的老人该有的目光,目光之中充满了侵略性。
  
      “如果你输了,以后就和瑶瑶断绝来往,再也不要出现在瑶瑶面前,怎么样,这个赌注你接受的了不。”孟望天终于是说出了他的条件。
  
      秦宇听到孟望天的条件,正要开口回答,后方的孟瑶就忍不住开口了:“爷爷,我和秦宇之间的事情,凭什么要和你们的赌注有关系,我想要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这是我的事情。”
  
      “放肆,你是孟家的人,从你出生到现在,你享受着孟家提供给你的一切条件,这就注定了你的婚事必须要不能损坏孟家的利益,一切行事都要以孟家的整体利益为主。”
  
      孟望天彻底拉下脸,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不过孟瑶却毫不畏惧的对上了孟望天的眼睛,以此来表示她的态度。
  
      “孟瑶,既然爷爷想赌,那就让我和爷爷赌一次,相信我。”秦宇走到孟瑶的身边,给了孟瑶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是一次可以让你爷爷不再反对咱俩在一起的好机会,相信我,没有把握我是不会提出来这个赌注的。”
  
      孟瑶纯净的眸子看向秦宇,秦宇朝着孟瑶点了点头,孟瑶这才没有再开口。
  
      说服了孟瑶后,秦宇将目光转向孟望天,说道:“孟爷爷,既然你说了赌注,那我也说出我的赌注,如果我要是赢了,那么我和孟瑶的事情,孟家的任何人都不能再出来阻拦。”
  
      秦宇的目光和孟望天交汇,各怀心思的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良久,孟望天终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如果你赢了,你和瑶瑶的事情,我们孟家不插手。”
  
      “好,就这么说定了。”秦宇脸上扬起一抹笑容,抬脚朝着菜圃走去。
  
      “等等,先别急!”孟望天看到秦宇朝着菜圃走去,突然开口喊住了秦宇。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