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黑烟中的存在
readx();    “能不怕烈阳,这不是一般的尸油,这是在母胎上未出世死亡的婴儿的尸体炼成的油,必须是在母胎中死去没有超过三天,挖出来的婴儿,这是邪道所为啊。”范老感叹了一句。
  
      “哼,陈剑峰炼这尸油,已经算是坠入魔道了,我现在就要除掉这败类。”一旁的包老却是一拍椅子站了起来,就要朝着场中央走去。
  
      “老包,你别冲动,现在事情还不清楚,而且这生死斗自古以来是外人不能插手打断的,这规矩不能乱。”
  
      看到包老要朝着场中央走去,亲近陈剑峰的两位两人也站了起来,其中一位拦住了包老的去路。
  
      “顾剑波你什么意思,难道还看不明白吗,陈剑峰违背玄学界的底线,炼制婴儿,人人可以出手诛之。”包老看着拦住他的顾剑波质问道。
  
      “老包,炼制婴儿是不对,但也许这其中有什么其他隐情也说不准,一切都等生死斗结束了再说吧,如果剑峰输了,那么一切也就没意义了,要是他赢了,再向他问清楚事情的缘故就是了。”
  
      “顾剑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受陈老爷子的提携,现在明显是想包庇陈剑峰。”包老早年的脾气就是很火爆的,只是最近几年才修身养性好了很多,不过直脾气的性格还是没有多大改变。
  
      “包应龙,你特么少放屁,自古以来生死斗的双方未结束前,谁都不能破坏,你就没安私心,你不过是担心秦宇会输。所以想要打断比试。”
  
      顾剑波却也是火爆性子,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突然破口大骂起来,倒是吸引了在场大部分的目光。
  
      “顾剑波,咱俩有三十多年没较量过了,来,今天咱俩就比划一下。”
  
      “谁怕谁!”
  
      包老和顾剑波两老已经开始撸袖子了,身旁的范老和另外一位老人赶忙拉开两人。各自拉回原来的位置处。
  
      “包老头,别冲动,也许情况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遭,你看秦宇的表情,虽然惊讶但是没有一丝的惊恐,你这小师弟没准还有什么后手呢?”范老劝包老坐下,小声的说道。
  
      包老听了范老的话,将目光看向秦宇,确实如范老所说。秦宇脸上有着惊讶之色,却丝毫没有恐慌的神情流露出来。
  
      “会不会是秦师叔不知道这婴儿尸油的厉害?”一旁的宋远怀插口说道。
  
      “不会,你秦师叔肯定是知道这尸油的厉害之处的。”包老摇了摇头,眼眸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光芒,最后,终于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胎儿因为在母胎中没有出来。要炼制这种尸油必须要将母体的肚子破开,从里面连同脐带还有母体的子宫一起切下来,用白蜡烛烧烤。直到婴儿被烧的畏缩成一团,而这样滴落出来的尸油,因为婴儿原本未出来过母体,算是先天之物,威力是非常巨大的。
  
      而这也不是最后的一步,滴落出来的尸油,还要先将它凝固,然后再用炼化之人的血液滴在上面,每次三滴,每滴一次就再烧一次。这样连续四十九次,才算成功。
  
      这样炼制出来的尸油,当融合炼化之人的鲜血后点燃。会释放出巨大的怨气,那是婴儿的怨气,这些婴儿的怨气会沾附到人的魂魄上,被沾上的魂魄会被怨气给侵蚀,变得没有灵智,极其恐怖。
  
      因为陈剑峰是炼制这尸油的人,所以,虽然这婴儿的怨气离的陈剑峰放在火盆中的一魂一魄很近,但却并没有侵蚀陈剑峰的灵魂,反而是钻进了陈剑峰的魂魄中,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道黑色的缩小版的陈剑峰飘在了火盆上面。
  
      这就是陈剑峰的那一魂一魄,不过现在因为加入了婴儿的怨气,这缩小版的陈剑峰面目很是狰狞,目露幽光看向秦宇。
  
      “婴仆听令,吞食掉对面的魂魄。”陈剑峰手一指对面秦宇的那个火盆,那缩小版的陈剑峰立刻朝着秦宇这边飘来,张牙舞爪,很是吓人。
  
      人的魂魄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什么攻击力的,相反还很脆弱,除非能修炼到六品相师的境界,魂魄才会有一些攻击手段,而陈剑峰却通过婴儿的怨气让自己的魂魄变得充满攻击力,很明显,这是要对秦宇那一魂一魄下手。
  
      秦宇的表情有些古怪,很显然这尸油是陈剑峰最后的后手,从一开始陈剑峰提议两人交出一魂一魄,就是为了现在这后手做准备,心机之深,让秦宇不得不佩服,这是真正的狮子搏兔,用尽全力。
  
      以四品相师的境界对付才三品相师境界,陈剑峰仍然还这么的处心积虑,一想到这,秦宇眼中的杀机更胜,一个心机这么重的陈剑峰如果这一次没有杀死他,那么就等着对方无尽的报复吧,为了家人的安全,他必须要杀死陈剑峰。
  
      要是陈剑峰是用其他的手段,秦宇可能还真被算计了,但是魂魄,秦宇看了自己手掌心的追影,一切未能凝结成实体的阴灵,都不是追影的对手,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鬼婴。
  
      陈剑峰的魂魄离着秦宇越来越近,而秦宇也缓缓的举起了手掌,就等着陈剑峰的魂魄走的近一点,就呼唤追影出来,不给对方逃跑的机会。
  
      “咚!”
  
      “追……”秦宇眼神一凝,刚喊出一个追字,突然,脚下传来一声震天的声音,秦宇脸色一变,难道陈剑峰真正的黑手不是这婴儿的怨气?这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杀招是在地下?
  
      如果秦宇此刻能看到陈剑峰的表情就知道他这是想多了,突然的脚下震动,陈剑峰也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惊愕,显然,这地下震动的情况也是出乎了陈剑峰的预料。
  
      “啊!”
  
      就在这震动出现后的三秒,离秦宇不远的地上,突然出现一个窟窿,紧接着一道身影从里面抛飞出来,带着一声惊叫摔倒在不远的地上,血肉模糊,显然已经是死了。
  
      陈剑峰的目光落到这掉落在地上的人的脸上,只看了一眼便脸色大变,眼瞳中出现惊恐的神色,口捻法决,喝道:“鬼婴回来!”
  
      陈剑峰竟然已经不管秦宇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倒在地上血肉模糊的人不是别人,是南宫凡。
  
      “那东西出来了。”陈剑峰的嘴唇都有些颤抖,慌忙的招着自己的魂魄回来,秦宇看到陈剑峰的动作,心里突然突了一下,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突然萦绕上心头,秦宇二话不说,就地朝着火盆方向滚去。
  
      “咚!”
  
      秦宇堪堪滚到火盆方向,那原先他所在的地方爆炸开来,一股黑烟冒出,黑烟之中突然伸出了一只红色的手,一把抓住正往回飘的陈剑峰的魂魄,那魂魄想要挣扎,但这手就像铁枷一样握得紧紧的,最后,这手连带着陈剑峰的魂魄一起没入黑烟中。
  
      “不要!”
  
      陈剑峰大吼,变得惊慌失措起来,可话音刚落,众人就听到一股咯吧的咬声,就像是牙齿咬着某种美味发出的声音,而这声音的来源处就是在那黑烟之中。
  
      众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现场的气氛太诡异了,陈剑峰面如死灰,秦宇盯着突然出现的黑烟,而黑烟中却传出来了咬东西的声音,整个现场除了这声音外,再无其他的声音。
  
      “这黑烟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在吃什么东西?怎么感觉这么的恐怖?”现场有不少人的疑惑的盯着黑烟,可惜这黑烟很浓,根本没法看清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秦宇却也没有闲着,趁着这个时候爬起来将火盆里的一魂一魄取回来,按回眉心处,做完这一切后,秦宇突然朝着孟瑶那边喊道:“快点走!”
  
      秦宇这一喊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而此时那股咬牙声已经越来越小了,秦宇拖着受伤的身体来到孟瑶这边,着急道:“快点走,这黑烟里面的东西很恐怖,你们先离开这里。”
  
      “秦师弟,你知道这黑烟里面是什么东西?”包老听了秦宇的话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很恐怖,快点走,趁着他现在吞食陈剑峰的魂魄没有空理会我们,先离开这里。”
  
      秦宇不得不着急啊,刚刚追影在他的脑海里声音变得惊恐起来,很显然,这黑影中的存在连追影都感觉到了害怕,秦宇问过追影,这黑影中的存在有多厉害,追影回答他,这院子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是那东西的对手。
  
      这陈家大院此刻几乎汇聚了京城三分之一的玄学界人,可这么多人合力都不是这黑影中的存在的对手,秦宇怎么能不着急,面对这种未知的危险还是先让孟瑶他们离开先。
  
      如果说在场的人对黑影中的存在有了解,那肯定是陈剑峰了,从陈剑峰先前顾不得对付自己,而是要召回魂魄就可以看出黑影中的存在有多恐怖,要不然,依照陈剑峰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态度,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ps:原本20票加更的,还差两票,但是群里的书友们一直催,就提前更了吧,明天应该有两张月票吧。今天的第四更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