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十二幅画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秦宇的面前,庙宇之内挂满了鹅软石大的夜明珠,墙壁上刻着一些镀金的画,一幅幅壁画在夜明珠的光芒照射下,闪耀着熠熠金光,让整个庙宇变得金碧辉煌。【△網WwW.】
  
  而秦宇之所以会惊呆的原因是因为在庙宇的中间供奉着的不是佛家的诸佛菩萨,而是一个人。
  
  一座庙宇里面摆放着不是佛像,这已经是很意外了,而且这供奉的人还给秦宇一种熟悉的感觉,当秦宇看到这坛上供奉的人的雕像时,第一时间想到了旱魃。
  
  除了身高,这具雕像和旱魃身上的气质几乎是一模一样,虽然旱魃的脸型秦宇没有能看清,但秦宇心里可以肯定,这具雕像绝对就是旱魃的生前的相貌,这座庙宇是拿来祭拜他的。
  
  “在庙里摆着旱魃的雕像,庙门外又有士兵在守候。”秦宇现在是对旱魃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如果说此前他还有被胁迫的不情愿,但到了这个地步,他同样也很想知道这旱魃的身份。
  
  可惜的是,这庙宇中间虽然供奉着旱魃的雕像,却没有任何身份标示,秦宇围着旱魃的雕像转了一个圈后,没有任何发现后,又朝着墙壁走去了。
  
  在秦宇想来这庙宇的四壁既然画着壁画绝对不会是没有原因的,四块墙壁总共有十二副壁画,秦宇从门口左边开始看起,这第一副画就让秦宇心神一震,那是一个帝皇,穿着龙袍坐在高台上,下面是文武百官正在跪拜,从这些百官的动作和神态中,秦宇可以看出来,这些百官是在山呼万岁。
  
  从画面里的一些场景,秦宇看不出来是哪个朝代的,这里面对于百官的官服也只是很模糊的用乌纱帽表示,代表着这些是文武百官。
  
  第二幅的场景同样是皇帝带领着文武百官。不过场景变了,这一回皇帝和文武百官站在一起,在举行某种仪式,秦宇猜测很有可能是在祭天大典。
  
  第三幅壁画就和前面两幅截然不同,这是一副战场画,整副画无数士兵在冲锋陷阵,而其中有一位将军英勇无比。一枪一骑在千军万马中杀进杀出。
  
  不知道为什么秦宇看到这将军的背影,莫名的想起旱魃,难道这个将军就是旱魃的生前?
  
  秦宇又回头看了眼中间的雕像,和画上的将军做了一下对比,发现两者果然很像。
  
  第四副画是让秦宇开始看不懂的一幅画,这副画只有三个人。那位皇帝和将军还有一位老道,而秦宇之所以看不懂,是因为这三人的动作。
  
  从画像上,老道是背对着皇帝和将军的,手中的浮尘指着天上,而皇帝和将军跪在地上,两人的脸上有着愤怒的神情。
  
  在古代。皇帝是九五之尊,几乎是不可能下跪,除了一些祭祖和祭天大典,可眼前的情况明显不是进行大典仪式,到底又是什么会让皇帝和将军会愿意下跪?
  
  带着这疑惑,秦宇又向第五副画看去,这一看,又是愣住了。第五副画上,那个将军跪在地上,但是头颅却滚落在了地上,一个侩子手手上的砍刀还有着血淋淋的鲜血从刀尖上滴落,而皇帝陛下却是站在高台之上一语不发。
  
  “旱魃死了?不可能啊,如果这将军是旱魃的生前身份,那么不应该被斩头的。难道自己先前猜错了,这旱魃并不是话里的这位将军?”
  
  秦宇只得压着疑惑,继续朝第六副画看过去,可第六幅画却立刻解开了第五副给他带来的疑惑。
  
  第六副画上。将军再次出现了,而且这一次将军在操练士兵,除了将军,那个老道又再次出现了,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画壁画的画师是有意的还是怎么的,这老道永远是背着的,只能看到他的满头白色长发和背影。【△網WwW.】
  
  第七副画还是在训练兵士,不过这一回秦宇却是看出了一些眉目,这些士兵的盔甲和武器上都贴满了符箓,散发着森冷的光芒,而且画面上还有一个士兵一枪捅破了一块巨石的场面。
  
  “这是在训练道兵,好大的手笔啊。”秦宇轻声呢喃了一句,在诸葛内经中曾经记载过,卧龙先生为了伐魏,曾经想要训练一批道兵出来,所谓道兵就是指会玄门道术的士兵。
  
  只是道兵并不是那么好训练的,能成为道兵,必须要先有天资,能修炼念力,而且道兵都是四品境界以上,卧龙先生纵然有经天纬地之才,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训练出一批达到四品相师境界的士兵出来。
  
  而就秦宇在画里看到的,这支道兵的足足有五百人的规模,五百个相当四品相师境界以上的士兵,这股力量秦宇想想就恐怖,他不知道,这将军训练这么一支军队是想干什么,这样的五百人军队,足足可以横抗百万普通士兵,当然这是指的在冷兵器的时代。
  
  五百个四品相师的威力,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如果再配合上一些阵法,用一句不过分的话来说,那就是杀神弑佛都有可能。
  
  第八副画和第九副画都是在训练道兵,秦宇接着看向第十副画,这幅画有两个人,一个太监模样的人,还有一个就是皇帝,太监穿上了龙袍吊在了一颗树上,而那皇帝则在树下看着太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副画的意思是说一位皇帝让太监假扮自己在树上自杀吊死,而皇帝自己却金蝉脱壳跑了。”
  
  秦宇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历史上吊死的皇帝只有那一位,那就是明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崇祯。
  
  李自成攻破京城,崇祯带领着一些妃子在梅山自杀吊死,而如果按照这画中表达的讯息,崇祯皇帝没有上吊自杀,而是用一个老太监给自己顶了包,他本人则是逃走了。
  
  秦宇在第十副壁画前停下了脚步,他开始把前面十副画传递的讯息都在脑海里整理起来,画里的皇帝是崇祯已经无疑,而那位将军也就是旱魃的身份秦宇在心里也有了一个底,崇祯皇帝因为某种原因让旱魃帮他训练道兵,而为了不泄露这个秘密,崇祯皇帝假意处死了旱魃,而秦宇心里对旱魃的身份会有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崇祯处死的将军,最有名的就是那一位了,按照壁画上的讯息,旱魃和崇祯皇帝都是假死,可旱魃假死是为了训练道兵的秘密不被暴露出去,可崇祯皇帝为什么要选择假死?
  
  知道了崇祯皇帝手里握有五百道兵,秦宇可不认为凭闯王李自成的那些农民兵真的就可以攻破京城,想到这,秦宇心里有一个疑惑浮上脑海:拥有五百道兵的崇祯皇帝为何宁愿看着江山被别人夺去,甚至自己都要装死,消失在世人面前,也不愿意暴露那五百道兵。
  
  秦宇回忆起史书中关于崇祯皇帝的记载,崇祯皇帝是一位生活节俭,勤于政事,年轻有为的皇帝,刚一继位就铲除了阉党魏忠贤,此后又下罪己诏,可以说在明朝的诸位奇葩皇帝中,论做皇帝的合格度,崇祯皇帝绝对可以排得上前五。
  
  很多历史学家研究民朝灭亡的原因,有一个原因是众人公认的,那就是崇祯皇帝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从他继位以来,民间是天灾不断。
  
  《汉南续郡志》记中记载:“崇祯元年,全陕天赤如血。五年大饥,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饥,八年九月西乡旱,略阳水涝,民舍全没。九年旱蝗,十年秋禾全无,十一年夏飞蝗蔽天……十三年大旱……十四年旱”
  
  连续十四年旱灾让得百姓民不聊生,这才纷纷起义,而旱灾过后又是一场瘟疫,死人弃孩,盈河塞路,到处都是死人,可以说明朝的灭亡有一半的原因是这些自然灾难引起的。
  
  “等等!”秦宇突然打断了自己的思绪,自语道:“旱灾,旱魃,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某种联系?”
  
  “旱魃一出,赤地千里,而偏偏这么巧,崇祯皇帝在位期间就又连续十四年大旱。”
  
  这让他不得不怀疑两者之间是否是有什么关系,秦宇的眼瞳突然急骤收缩:“要是真有联系的话,那崇祯皇帝的图谋……”
  
  秦宇信奉一句话,有野心的人会舍弃全部的身家那是为了博得一个更大的身家,作为皇帝,尤其是崇祯这样勤政的皇帝,要说没有野心是不可能的,那么崇祯制造了一场大旱,不顾百姓黎民的生死,还愿意把祖宗的江山基业给丢掉,那么他图谋的东西在他自己的眼里肯定是要比江山更重要。
  
  在皇帝眼中,比江山更重要的是什么,秦宇在第十一副画中找到了答案,其实,想到这里,秦宇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了。
  
  秦始皇功震六合,千古一帝,收天下之兵,铸以金人十二,可最后还是不甘心,他求的是什么,长生,而崇祯皇帝也和秦始皇一样,走上了求长生之路。
  
  第十一副画中出现了青色石门,秦宇已经是第三次见到这青色石门了,山神的记忆中,阴间的画面,再加上现在的这第十一副画里。
  
  青色的石门打开,老道再次出现,背对着崇祯皇帝,站在石门前,而崇祯皇帝则带着五百道兵浩浩荡荡的走进了青色石门中,从画中的表情可以看出,崇祯皇帝的脸上带着激动和决然的神色,显然,为了求得长生,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国都亡了,只剩下这五百道兵了,必须要谋得长生之法。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