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水陆法会
    秦宇走到智仁大师的身边,智仁大师给秦宇介绍道:“秦居士,这位是我全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广_州佛教协会的会长明生**师。”
  
      “见过明生师傅。”秦宇点头,问好。
  
      “秦居士荧光内蕴,不愧是号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明生法师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夸赞道。
  
      “这位是香港的郑裕森先生。”待秦宇和明生大师互相问好后,智仁大师又给秦宇介绍起身边的那位唐装老人。
  
      “智仁大师这话说的不对,我虽然现在在香港,但是祖籍还是咱们广_东这边的。”唐装老人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目光看向秦宇,伸出了手,说道:“秦小兄弟好!”
  
      “郑老好!”秦宇不敢怠慢,上前握住了老人的手,作为一位相师,观人面相是必不可少的,眼前这位老者从面相上来讲,就是极其富贵之命,秦宇心里明白,对方绝对是一位身家不比李卫军低的主。
  
      几人寒暄过后,智仁大师才向秦宇开口说道:“秦居士刚进来之时,应该也发现了我光孝寺的变化。”
  
      秦宇点了点头答道:“刚听引路的小师傅说过了,光孝寺要举办水陆法会,当真是无量功德之举啊。”
  
      秦宇这赞叹是由衷的,水陆法会可不是一般寺庙举行的什么祈福大会,更不是那些形式主义的日课,水陆大会,必须要勾动六道,消灾祈福,超度亡魂,这些都需要耗费大的精力,一般的法师也是没这份本领。
  
      “秦居士谬赞了,这为信徒消灾祈福本就是我等出家人该做的事情,终日享受香火,总得反哺众生。”
  
      智仁大师高念了一声佛号。那位明生**师也同样跟念,这让秦宇有些好奇,这位明生**师难道也和这次的水陆大会有关系。
  
      “两位师傅太谦虚了,这水陆法会本就是无上功德之事。我相信明日水陆大会,光孝寺在明生方丈的带领下,定能让灯烛不点自明,花飘十里。”
  
      郑裕森这话一出,智仁大师和明生法师同时合佛礼谦虚的答道:“郑施主这话让我等汗颜,实乃佛法不够,不敢苟求天降祥瑞。”
  
      秦宇听了郑裕森的话,才知道这位全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广_州佛教协会的会长,竟然就是光孝寺的方丈。怪不得刚刚会和智仁大师一起高念佛号。
  
      而至于郑裕森所说的灯烛不点自明,画飘十里这话的含义秦宇也清楚,这是水陆法会最有名的一段典故。
  
      水陆法会全名是法界圣凡水陆普度大斋胜会,最早起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当时南朝梁武帝极其崇尚佛法。一日梁武帝做梦梦见一老僧对他言:“六道四生,受苦无量,何不作水陆(大斋)普济群灵。”
  
      梁武帝是崇尚佛法之人,得到老僧托梦后,便翻找佛经中的典故,直到让他翻找到了“阿难遇面然鬼王”这一典故后,梁武帝才恍然大悟。开始创办这水陆法会。
  
      梁武帝为了水陆法会悉心准备了三年,最后于镇江金山寺修建,举办了第一届的水陆法会。
  
      当水陆法会即将开启时,梁武帝在宫内持三年时间写好的水陆仪文,开设道场,在佛前不点灯烛。虔心发愿:“若水陆法会能资助六道,广度众生,愿我礼拜后,灯烛不点自明,否则。灯烛晦暗如初,谨启。”
  
      梁武帝发下愿后,便在佛前叩拜,刚一拜下,顷刻间,殿堂如昼,灯烛不点自明,待得三拜完毕,天空竟飘下了香花,整座宫殿一时出现十里飘香,梁武帝见此,信心大增,最后决定开启水陆法会。
  
      灯烛自明,十里飘香的典故便开始在佛教信徒之中广为流传,只可惜日后虽然也有不少寺庙举办过水陆大会,但是这等异象也只是出现过两次,第二次便是那唐朝玄奘大师取经回来,受唐太宗之命开办水陆大会,普度六道,当日是整个长安城都笼罩在霞光之内,飘香百里。
  
      所以,要想让十里飘香的异象出现,主要还是看水陆法会的法师们的佛法高深程度,若真能沟动四圣六凡,普度六道,便可以让异象出现。
  
      但是佛法到了这个程度的法师却是不多,至少智仁和明生两位知道以他们的境界还是低了一点,要做到这一步,最起码要有等同道教六品相师境界的高僧来主持才行。
  
      “秦居士,今日请你来,是想邀请秦居士明日水陆法会的时候来观礼。”智仁大师诵念完佛号后,对秦宇说道。
  
      “知道贵寺要举办水陆法会,就算大师不邀请,小可也要厚着脸皮来参加。”秦宇开玩笑的说道,不过这也是他心里话,水陆大会,佛教的第一盛会,他又怎么可能愿意错过。
  
      “秦居士放心,水陆法会举行七天,秦居士可以居住在我这禅院内,作为特邀嘉宾和郑先生一起观礼。”
  
      智仁大师笑道,不过听到这话的郑裕森却是眼底闪过了一道精光,这位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先前并不清楚,现在看智仁大师对这位年轻人的态度,让他心里有些吃惊了。
  
      智仁大师对待这年轻人的态度甚至还要在他之上,郑裕森很清楚,他能坐在这里和两位大师品茗,是因为这次水陆大会,便是由他资助举办的,一应开销都由他出,可就是这样,这七天的时间内,他也只能住在寺内专门为他们这类人留着的客房,而不像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直接可以住在这智仁大师的禅院内。
  
      郑裕森很清楚,以智仁大师的心性,如此对待这位年轻人,必然不是因为对方的家世,论财富,郑裕森是郑家的家主,他很自信,在国内也许有几个家族的财富比他多,但那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么一位年轻人来当家的,而论地位,只有那顶级的几家家族的嫡系子弟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但是那几家的后人他也都见过,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很陌生,所以也排除了。
  
      郑裕森开始对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份产生好奇了,只是无论他怎么想,都不会想到秦宇是一位风水相师,实在是因为秦宇的年纪太年轻了,很具有迷惑性,而偏偏智仁大师又没给介绍秦宇的身份,只有明生法师提了一句“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但是这句话的范围太广了,等于没说。
  
      “郑先生还不知道秦居士的身份吧。”明生法师眼扫到了郑裕森脸上的疑惑,他和智仁大师是师兄弟,不过智仁大师专心研究佛法,而他作为方丈,要分心待客接人,所以在为人处事上会比较圆润一些,不管怎么说,这次水陆法会能举办,郑裕森作为资助人,明生法师还是要和对方处好关系的。
  
      “秦居士是玄学会的会员,更是在今年一举摘下广_州玄学会的魁首荣冠,可是风水相师界中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哦!”郑裕森听到明生法师的话后,脸色陡然变化,看向秦宇,在他们这一辈人眼里,对于风水一直是深信不疑的,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是一位风水相师,而且能得到这两位大师的赞叹,想来在风水相术的造诣当属不低。
  
      “两位大师谬赞了,小可只只是刚进入风水一行,可不敢称什么天才。”秦宇摆了摆手,谦虚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秦居士日后的成就无可限量,具有成为一代宗师的潜力。”智仁但是却是认真的答道。
  
      “宗师的潜力……”
  
      听到这话,郑裕森是真正的震惊了,他了解这两位大师的心性,既然两位大师这么说,那就说明眼前这位年轻人真的有成为宗师的潜力,宗师啊,郑裕森可是知道,风水界自从民国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宗师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位风水宗师,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各大家族最隆重的礼待,而且就算是这样,也得看人家宗师给不给面子,愿不愿意让他们上赶着巴结。
  
      同样的,也没有人愿意得罪一位风水宗师,不然的话,对方随意在他们祖上的墓前走一遭,那不得家族衰败,而且,现在社会不同于古代,随着法制的普及,他们也不敢对风水宗师使用一些强制性的手段。
  
      虽然智仁大师只是说眼前这年轻人有潜力,但这就已经让郑裕森不敢小觑了,拥有宗师的潜力,那么最起码也是可以成为大师级的人物,而且还是大师级中顶尖的存在,一瞬间,郑裕森心里便起了结交的心思。
  
      也许现在这位年轻人还是连大师都不是,但是郑裕森作为一个商人,最擅长的就是投资,在对方未成就大师前结交好关系,这要比等对方成为大师后再去结交成本低的许多,而且这投资,也许他用不上,但是他的子孙后代却是能用的上,成大事者,当深谋远虑,一眼看尽百年,为后代子孙谋福,确保家族的长盛。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