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被惦记了
    “要想进入六品相师,需要功德,这功德可以是行善事,也可以是惩恶,可以是超度亡魂,也可以是救治世人,当功德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加上修为境界到了,便能踏入六品相师的境界。”
  
      六祖虽然是佛教的大能,但是到了他们这一境界,万法相通,道教的事情自然也是清楚。
  
      三个问题已经问完,六祖看向秦宇,说:“明日水陆法会,小友不妨与我一起登台主持。”
  
      “这怎么可以?”秦宇听了六祖这话,连忙摇手拒绝,开什么玩笑,这水陆法会是佛家的,上台之人都是念诵的佛经,他一个信奉三清的,上台去的话,成什么样子了。
  
      秦宇心里腹诽,难不成让他上台念诵道家经文。
  
      “小友要是想念诵道家经文,其实也无不可的。”六祖眼中流露出一丝玩笑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说出了一句让秦宇脚一滑,差点跌倒的话来。
  
      “六祖,您别开玩笑了,我是真的不行。”秦宇头摇的跟拨浪鼓,他现在心里都不敢腹诽了,六祖竟然能看到他心里想的话,实在是太恐怖了。
  
      “其实,我让你上台并不需要你念诵经文,明**只要坐在我身侧便可,静距离感受一下佛法,对于你的修炼也是有所帮助的。”
  
      六祖终于说出了他让秦宇和他一起上台的真正原因,六祖这是为了报答秦宇的送舍利之恩,当然,也许也有着因为对小九的愧疚在那,甚至还有可能想要给光孝寺结一个善缘。
  
      六祖说的如此明白了,秦宇自然不会再拒绝了,他转念一想也是,有六祖在,这水陆法会也不需要他上去诵经。
  
      “恩,那小友今日就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我再让明生来唤你。”六祖的时间很宝贵,秦宇也清楚,除了水陆法会,想来六祖还有事情要和明生法师们交代,当下,连忙送六祖出了禅院。
  
      待得六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秦宇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六祖虽然一直都是笑脸迎人,但是秦宇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威压,整个人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把禅门一关,直接就坐在了内里的石阶上。
  
      “小九,那六祖也只是一道佛念,没几天活头的,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秦宇坐在地上后,开始劝解起了小九。
  
      “哼唧!”小九很不满的冲着秦宇吼了一声,小脑袋连着在秦宇的怀里撞了几下,小九对于秦宇没有站在他这一条战线上很是不满,在小家伙的心中,秦宇应该是帮他的,而不是帮那位可恨的和尚。
  
      “小九,要不这样,你答应我不去找六祖的麻烦,我就不追究你偷吃人家玉珠的事情。”秦宇开始了等价交换,他这话算是说到了小九的软肋,小家伙歪着小脑袋,眼珠子骨溜溜的转了几圈想了下,最后有些不情愿的哼唧了一声,表示同意了。
  
      看到小九答应下来,秦宇脸上也露出笑容,不管小九和六祖之间有什么仇恨,六祖确实是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一缕佛念,等水陆法会结束,恐怕也就要消散了,人死百消,没必要再对这缕佛念仇视。
  
      解决了小九的事情,秦宇这半天的时间经历了许多震惊的事情,颇有些疲惫,决定去禅房内打坐回复,至于小九,秦宇叮嘱了他一句,不要离开禅院,便随着他去了。
  
      另外一头,郑裕森祖孙两经过了震惊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客房,郑月进入自己的房间之后,正要躺床上休息时,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看向床边的桌子上,那里却是空无一物,仔细一看,才会发现,上面有一个类似梅花一样的印记。
  
      “我的手链去哪了?”郑月狐疑的在桌下、床底,仔细的搜寻了一遍,然而却都没有看到她的那串手链,那串玉珠手链是她在一次珠宝展览会上买下来的,价值不菲。
  
      “难道我这房间遭贼了?”郑月走向房门处,这房门是上锁了的,而且房门上也没有一丝被撬的痕迹,就算要有贼进来,那也除非是有这房门的钥匙。
  
      郑月抬头看上房顶,这房顶是木梁盖瓦的,虽然有空隙,但是却根本不可能让一个人钻进来,她有些怀疑是寺庙内的某个僧人进了她房间,见财起心,给偷走了。
  
      郑月出了自己的房门,进了隔壁郑裕森的房间,郑裕森正盘坐在蒲团上诵经,当听了自己孙女的话后,郑裕森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这事情暂时不要说出去,一切等水陆法会结束,再去查找到偷手链的人。”
  
      对于郑家来说,那手链虽然价值不菲,但也不算什么,郑裕森是这次水陆法会的资助人,让水陆法会正常举行,才是他现在最在乎的事情,更何况,郑裕森也已经知道,禅宗史上最赫赫有名的六祖竟然要借身传道,这个时候,他更是不允许有其他任何事情发生来打乱水陆法会的正常秩序,相比之下,丢失手链这等事情,不过是小事情。
  
      郑月得了郑裕森的嘱咐,只能是闷闷不乐的返回房间,心里暗道:“这个该死的小偷,让你再潇洒几天,等过了水陆法会,我一定要揪出你。”
  
      “咦,这是什么?”郑月把放在角落里的行李箱拿出来,结果却发现行李箱上面有着一缕白色的毛发,那是被行李箱上的锁扣给卡下来的。
  
      郑月将这一缕毛发拿在手上,用鼻子闻了闻,没有任何的气味,郑月正要随手把这缕毛发丢弃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赶忙冲出房间,没一会,再次回来,不过身后却是跟了一位扛着梯子的僧人。
  
      “谢谢师傅了。”郑月让僧人把梯子扛进房间后,便关上了房门,自己移动着梯子来到角落行李箱的位置上,将梯子靠在墙上,她小心的爬了上去。
  
      “果然是他。”
  
      郑月爬到屋顶房梁处,看到那屋檐下面一点墙顶上的几个梅花一样的爪印,脸上流露出愤怒的神色,暗道:“表面上装着一副道岸貌然,得道高人的样子,没想到暗地里竟然教自己养的宠物偷东西,看我这次水陆法会结束后不抓住你。”
  
      郑月握了一下粉拳,相比丢失了手链,能揭露那个谱大的没边的家伙的真面目,后者更让她感到兴奋。
  
      “哈欠!”正在禅房内修炼的秦宇,却突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哈欠,秦宇揉了揉鼻子,脸上有些无奈,这又是谁惦记上他了,到了他这境界,已经可以隐隐有些感应了。
  
      ……
  
      翌日!
  
      天甫一刚亮,光孝寺的钟声便开始敲响,钟连响二十六下,光孝寺内的所有僧人听到钟声,全部起来,朝着大雄宝殿方向走去。
  
      而在光孝寺外,已经有着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上百位警察实枪荷弹的守在光孝寺门口,这一次光孝寺举办水陆法会,状况空前,加上最近因为某些原因,政府也不敢掉以轻心,不但派来了上百警察维持稳定,另外还有许多的便衣警察混入在信徒中,小心监视,就怕一些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混入信徒中,制造惨案。
  
      实际上,光孝寺这次举办水陆法会,政府一开始也是压着的,后来还是郑裕森出面,说服了政府,才有这次盛会。
  
      光孝寺门口,除了佛教信徒们,另外从一边的一条用栏杆隔出来的通道内,一群僧人鱼贯而来,这些僧人全部站在了光孝寺门口,最面前的领路僧人看着光孝寺的寺门,眼里有着激动的神色。
  
      “这好像是灵隐寺的僧人。”人群中有不少虔诚的佛教信徒,一般只要那个名寺有法会,这些信徒都会赶往,所以,他们认出了这群僧人是灵隐寺的。
  
      “没错,就是灵隐寺的,领头的那位是灵隐寺的光泉法师,是灵隐寺的方丈,没有想到这次光孝寺举办水陆法会,连光泉法师都亲自来了。”
  
      人群中低声议论,甚至有不少人还向光泉法师行佛礼问好,光泉法师等人没在寺门前等候多久,便有几位僧人打开寺门,引众位僧人进入,至于人群中的人却还要继续等待,但是众人没有一丝的怨言。
  
      “笃!”
  
      光泉法师等人进去没多久,又一群僧人出现在了人群视线之中,人群中,同样响起了几道惊呼之声。
  
      “那是大慈恩寺的方丈增勤法师,这些僧人都是大慈恩寺的僧人。”
  
      又是一座名寺的方丈和高僧,人群中已经有不少信徒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这么多大师出现在光孝寺,这一次的水陆法会绝对是空前的,众位大师一起弘扬佛法,讲解佛经,普度众生,这对于信徒们来说,一直是可望而不可得的。
  
      大慈恩寺的僧人们,在增勤法师的带领下也进了寺庙门,这一回,不少信徒们已经将目光看向那边的栏杆道路,他们期待还有其他寺庙的僧人继续赶过来。
  
      ps:恩,先前忘了说了,今天全力爆发,没存稿,写多少发多少,求支持!rs
  
      s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