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剑倾国 > 10、太古遗音
    和三万火鹰组成的庞大火阵比起来,姬玄云身上缭绕的一点点赤炎,不亚于萤火与皓月的差距。
  
      饶是姬玄云的心灵已不再天真幼稚,也不禁被这场面给惊得呆住,这抢回来的还是淫贼吗?分明就是荒古之前就已经存在的怪物啊。
  
      说时迟那时快。
  
      火鹰齐齐扇动羽翅,便震荡出一道强烈的火环,那金光耀目的道人立时被烧成飞灰,连同那四方吐出的神光,也一齐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量的宫殿在火环之下毁灭殆尽。
  
      燕离。
  
      当然我们都知道,现在这个人不是燕离,姑且还是这么称呼。
  
      燕离踏前一步,无形的力场便摧枯拉朽地毁灭了小院。
  
      处在风暴中心的银枪小将闷哼一声,直接跪倒下来。
  
      姬玄云唇边溢出一丝血迹,他的双膝不住地颤抖着,半个身子都已经弯下来,却始终咬牙不肯跪下去,眼睛里依然燃烧着不屈的火焰。
  
      你可以把我打入万劫不复,但你休想让我的灵魂屈服!
  
      破虏霸王的血脉,发出了奋力的呐喊。
  
      山河殿内,姬破虏忽然睁开眼睛,目光穿透数十里的宫殿群,七珠玉冕微一晃动,一个山洪爆发般的嗓音便自殿内滚滚而出:“敢尔!”
  
      远在数十里外的火鹰骤然间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被震得溃散开来,火环立刻消失无踪。
  
      姬玄云身子一轻,压力骤消,一个恍惚便晕了过去。
  
      燕离被震得一个踉跄,眼睛恢复一丝清明。
  
      相比起第二种情况,在第一种情况下,他对“自己”做过的所有事一清二楚,所以他知道“自己”闯大祸了,那个声音不是破虏霸王又是谁来?
  
      尽管远隔数十里,他也能从中听出那俯瞰天地的凛然霸气。
  
      糟糕的是,暂时控制他身体的意志,竟被那一声怒喝给挑起了斗志,直欲冲过去跟对方一较高低。
  
      “给我安静安静安静!”他低沉地骂着,“两个混账玩意……”
  
      也不管那意志在他灵魂里的咆哮,勉强控制着身体开始逃跑。
  
      虽说是逃跑,可这离恨宫实在太大了一点,他根本不知道哪个方向才是出宫。
  
      最后没办法,只好朝着声音的反方向逃去。
  
      逃出大约不过数十步,隐约就感应到数个强大的气息飞速靠近,更远些还有个更恐怖的存在,也在飞速靠近。
  
      差点在离恨宫杀了魏世子,这份罪怎么算呢?
  
      碎尸万段,怕还是轻的。
  
      燕离真的恨不得返身回去,跟他们拼个痛快,然后就此长眠。
  
      但是他忽然想到了很多人。他的生死荣辱,也几乎就是他们的生死荣辱。
  
      他不是一个人。
  
      想到这里,他愈发地奋起力气,但是那两道意志简直“食髓知味”,苦苦地纠缠他,时刻准备抢夺身体的控制权。
  
      他必须要让身心平静下来。
  
      忽然,他远远瞥见一个巨大的广场,在那广场之上有一个高台,那高台之上居然有一架瑟。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怎么看得见小小一件乐器?
  
      只因为那件瑟要比普通大三四倍,其通体紫檀色,宛如用一整块纯净通透的琥珀斫成,瑟面稍隆起,体中空,体下嵌底板。
  
      待到近了些,可以瞧见那瑟有五十弦。
  
      那五十根弦极为骇人,因为最高的音弦都有小指粗细,那看来已根本不像是弦。
  
      瑟下是一方墨台,墨台旁立一碑,上面铁画银钩四个字:太古遗音。
  
      燕离心中一震,不由自主地跑向广场,爬上了高台,来到瑟旁。眼前的瑟,他需要站立才能完全抚到所有弦位。
  
      瑟面与瑟体完全一体,瑟体与墨石又是一个整体,墨石又跟地下的台面无缝连接。这根本不像是给人弹奏的瑟,更像是用石头雕塑出来的一件整体的艺术品。
  
      军队围过来,燕离听而不闻;那几个强大的气息也已抵达广场,他视而不见。
  
      他的眼中只剩下这具“太古遗音”。
  
      它不知历过了多少春秋,有许多地方已经被岁月腐蚀得看不出本来颜色。大片大片的斑驳覆盖了它原本的光彩,让人清晰地明了,它在这方天地长久而孤独地伫立。因无人能够奏响它而发出一种淡淡的悲哀。
  
      燕离甚至能够想象到,其主在时,瑟音动,整个离恨宫随之生动起来的情景。当时风光不再,人面不知何处去,只剩一具孤独的瑟,枯燥无味地领略着人间的风雨。
  
      他的手缓缓地抚上的瑟弦,滑过自高音滑到低音,每一根都像铁柱,但每一根都如同小刀锋利,刮得指腹生疼。
  
      军队沉默地围住了高台,那几道强大的气息来到台下,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佝偻着背,却发出严厉的叫声:“你知不知道这是王爷最钟爱的圣器!”
  
      燕离淡淡嘲讽道:“是吗。”
  
      “是不是不由你说了算!”老头目光逼人,微微抬手。
  
      “慢。”
  
      便在这时,姬破虏自空中缓缓地落下来。
  
      御空飞行,那是属于传说中的修行境界。
  
      “王爷,此子侮辱圣器,侮辱王爷,理应当场处死。”老头道。
  
      “你似乎有所不服。”姬破虏即便站在台下往上看,也极具的压迫力。
  
      燕离只感到如山般的压力倾泻而来,他硬着头皮道:“我当然不服!”
  
      “给你说一句话的机会。”姬破虏淡淡道,“如果能说服本王,本王就饶你一条小命!”
  
      燕离沉声道:“与其说您钟爱这圣器,不如说您钟爱的是这圣器所代表的无上的权利。”
  
      “您根本弹不动,不是吗?”他微讽地道。
  
      “混账,王爷只是不想弹……”那老头怒不可遏。
  
      姬破虏抬了抬手,打断了他,然后道:“你在挑战本王?”
  
      燕离挺直了腰骨,傲然道:“我能弹!”
  
      “好!”姬破虏突然大笑起来,雄浑狂傲的笑声震动整个离恨宫,“你很嚣张,跟李苦一样嚣张。好!就让你弹,若是你弹得动,本王自然兑现承诺,若是你弹不动……”
  
      他忽然沉下脸来,“本王就将你挫骨扬灰!”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