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十二章 奇葩通过

  “队长!!”一队的队员们被谢小帅的勇气感动了,看着谢小帅被带出去,纷纷想往外冲,但是面对黑洞的枪口,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谢小帅被带走。
  “他还是个孩子。”陈红军哭丧着脸。
  “可他更是我们的队长,虽然他的年纪不大,军衔没我们高,但他绝对是个合格的指挥官。反正我自问,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下我是没法像他那样镇定自若的。”龚茂开导着陈红军。
  “兄弟们,你们都看到了,队长已经给我们起了表率作用。横竖都是一死,那我们就要死得有气节,决不能丢了人民子弟兵的脸,不能让他们在我们嘴里都到任何东西,我们能给他的只有尸体。”队长不在了,龚茂的军衔最高,他主动的接替了谢小帅的队长职务。
  “可我还不想死,我妈就我一个儿子,我死了谁来照顾我妈?”一个上等兵动摇了,带着哭腔说道。
  “那你早干嘛去了?现在才说不想死?晚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他们说一个字,那你就是叛国,是卖国贼。到时候你的父母、亲戚、朋友都会以你为耻,他们会被身边的人嘲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龚茂恶狠狠的对那个上等兵说道。
  “呜呜。。。”上等兵一下就大哭了起来。
  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另外又有两人也哭了起来。而陈红军、龚茂、王继震、张家林、李刚、尹志林则手拉着手面向谢小帅的方向心中祝福着他们的队长。“但愿队长能挺过来!”这是他们这一刻心中的想法。
  谢小帅虽然被两人押解着往那神秘的木房子里走去,心里却很放松,甚至在偷笑,嘴角也弯起了弧度。
  进屋之后,被就被关了起来,对于屋里发生的事情外面根本看不到。谢小帅被按在了椅子上,四个蒙面人冲了上来,手里拿着各式家伙,看样子要好好招待他们的“客人”。
  而带头的蒙面男呲牙朝谢小帅走来,右手将枪掏了出来。
  “小子,你很硬气嘛。但愿待会你的嘴还能继续这么硬。”蒙面男阴森的说到。
  “雷威,你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演,你继续演,我看你能给我变出一朵花来?”谢小帅调侃道。
  “什么雷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别跟我岔开话题,说你们这次行动的目的。”蒙面男楞了一下,随机恶狠狠地道。
  “你,雷威,小威威。”谢小帅对着带头的蒙面男说到,而后又抬起头对着身后的两个蒙面男:“你,菜花蛇,小花花。你,黑蟒,小黑黑。其他的没见过不认识,小花花快把手铐给我打开,难受死了。”
  “你他妈跟我胡说八道什么?我不想看到他还有力气跟我扯淡,给我打。”蒙面男怒了。
  “雷威,你个王八蛋,你敢动我试试?”谢小帅站了起来。
  就在刚才,谢小帅对身后两个蒙面男说了那番话之后,两人放在他肩膀上的手都不由得小了力道。
  “就你们这帮山寨演员能演好什么戏呀?骗得了外面那帮菜鸟,骗不了我。看见你们一个个卖力的表演,我肚子都快笑疼了。那个队长吐的是番茄酱吧?一天到晚跟我们说吃不了苦的兵吗,就成不了特种兵,他还不是一样的受不了假血的味道,偷偷的用番茄酱代替。”谢小帅贬低到。
  “操!”领头蒙面男爆了句粗口,取下了头罩狠狠地扔在了地上,赫然就是雷威。
  另外几个蒙面男也取下了头罩,除了谢小帅刚才交出了名字的两人是他们训练营的教员,另外两人谢小帅不认识。
  “你小子怎么就那么精呢?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对了,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破绽的?”雷威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上。
  “先把手铐给我打开。”
  待菜花蛇将手铐给谢小帅打开之后,他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腿还一晃一晃的。
  “怎么样?我的演技还不错吧?其实你们的破绽很简单。第一,要从行动的那天晚上说起。我们被俘得太蹊跷了,就算是情报失误,我们被伏击了,但是我们一队的人隐蔽得那么分散却还是被准确地找位置,只能说明一点,有人在严密地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突击队的我就不说了,那是剧本的一部分,他们被活捉这也很正常。第二,虽然你们拿的武器五花八门,走位也略显凌乱,努力地想制造出乌合之众的假象。但是狙击手的分布,巡逻员的走位,半个死角都没有,这是乌合之众该有的能力吗?第三,虽然他们都带着头罩,但是他们的眼神犀利坚定,而不是圣战组织那些人的疯狂。第四,就是那个队长,我就不再重复了。”谢小帅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
  “最后一点嘛,问题在你雷威的身上了,虽然你外表看着威武霸气,但是你走路的样子太娘炮了,就算在一堆人里面我第一个就能把你认出来。”谢小帅不怀好意的说到。
  “哈哈哈哈。。。”几个特战队员捂着肚子,指着雷威笑得前俯后仰。
  雷威的老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样子要多尴尬又多尴尬。
  谢小帅从菜花蛇身上取下水壶,咕咕地灌了一大口,满足的抹了抹嘴唇。
  “我去。搞了半天,我们的戏白演了?”雷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也没有,起码其他的菜鸟不是没看出来吗?虽然我看出了破绽,我没说明。因为我知道这是特种兵选拔的最后一项:忠诚和勇气。必须经过了这项考验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如果一旦战争爆发,特种兵就是国家的一把利剑,深入敌后那是必然的。一旦被俘,不能坦然面对死亡而屈服,那么后果就严重了。”谢小帅也收起了他的轻浮,郑重地说到。
  “得,那你的考核报告我怎么写?我们每一个人可都是经过这项考验的,你小子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这么妖孽的。”雷威挠了挠脑袋。
  “照实写,你清楚的,有些东西我从小就刻在骨子里了,你觉得我会通不过考验?”
  “有没有吃的?我快饿死了,别管我了,你去考验其他人吧。”谢小帅又有点轻浮了起来。
  “从那进去,里面有罐头。你顺便可以在监视器上看看你那些队友的表现。”雷威指了指刚才冲出四个特战队员的门。
  谢小帅进去后,雷威就开了一枪,在地上弄了些血迹,制造了谢小帅死亡的假象,而又将龚茂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带了进来严刑逼供。
  谢小帅惬意地边吃喝,边欣赏着雷威他们的表演,心里一直在诋毁雷威的烂演技。同时也对龚茂他们的表现很满意,都显现出来一名军人的气节,誓死不从。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上等兵居然为了“活命”屈服了,表示愿意交代一切。气得雷威他们当时就一顿暴打,最后被弄晕了抬了出去。
  当所有人都考核完毕后,谢小帅出现到了他们面前。龚茂几人明显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当谢小帅告诉他们,考核结束,他们都通过了特种兵选拔的时候,顿时一片欢呼,近一个月的艰难困苦终于得到了回报。
  就这样,谢小帅他们被安顿到了一个秘密地方,等待二队的考核。二队的人表现得也很出色,都视死如归,但是还是出了一个屈服者。
  本年度的特战队员选拔终于结束,今年的选拔明显要求比往年严格得多,将近二百人来参选,最后只有十八人通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