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三十八章 新任务
readx();    第二天,几人登上了返程的飞机,陆雪没有来送行,谢小帅也像没事人一样,没有任何表示。

    “队长,小雪怎么没有来送你呢?”菜花蛇神叨叨地问道。

    “对,她还有事,就不来了。”谢小帅无所谓的道。

    “怎么回事呀队长,难道你还没有向她表白吗?”几个八卦男人也加入了进来。

    “我说你们几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八卦?那么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干什么?还不如仔细考虑一下你们自己的个人问题。对了龚茂、尹志林,你俩到底哪个才是和那个女警一对的?”谢小帅马上岔开了话题。

    尹志林没答话,龚茂则有些懊恼:“别说了,都怪我,刚开始的时候我想在面前树立高大的形象,对她有点凶过头了。结果现在,她看见我就跑。”

    李刚一听来劲了,跑到龚茂身边,伸手勾着龚茂的肩膀:“我还以为你小子喜欢辣手摧花那个调调呢,没想到你在搬石头砸脚呢,哈哈哈哈。”

    龚茂拿开了李刚的手,一脚踹在李刚腿上:“滚。我现在心都伤透了,她现在已经把老尹当成偶像了,她看老尹的眼神都好像在发光,我看多半是没戏了,只是老尹那混蛋,好像没看见一样,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

    “切,她又不是我的那盘菜,你喜欢的话,你自己去追呀,扯我头上来干什么?再说了,我现在还很年轻不想谈恋爱,有那么多时间想东想西还不如多研究一下这个。”尹志林不知道从哪拿出了那台缴获的水果手机。

    谢小帅一看,马上喝斥道:“尹志林,你搞什么?你居然敢私吞脏物,你让公安的同志怎么看待我们?再说了,手机是违禁物品,你不能带回营区。”

    尹志林赶忙解释道:“冤枉呀队长,我可没有私吞赃物,那是田组长看我喜欢这个手机,专门给赃物库管打了条子领出来送给我的。再说了,手机在部队违禁的主要原因不就是怕别人偷听嘛,难道队长你还不相信我?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我不愿意,谁能窃听我的手机?”

    “那能打外线电话吗?”谢小帅也来了兴趣。

    “也不看看我是谁,你想打国际长途都可以。”尹志林骄傲的昂起头。

    “好,这事我会想大队长汇报的,看他怎么说,如果他同意保留这个手机。那么就用来公用吧,大家没事可以给家里打打电话,多和家人聊一聊,不能见面听一下声音多少也好嘛。”

    谢小帅说得大义凛然,其实心里早就打起了只有他才知道的小九九,其他人可不知道他怎么想,还在高呼队长万岁。一滴汗顺着谢小帅的脸滑了下来,他乘别人都没注意,赶忙伸手擦掉。

    几人的欢呼还没有结束,谢小帅的耳麦里想起了驾驶员的声音。“赤练,这里是机长,有外线联络你,我马上给你转接。”

    “赤练,这里是炮仗。计划临时有变,你们暂时没法回来了,飞机会把你们送到地方的,到时候自然有人向你们安排任务。”

    任天奇说完就挂掉了无线电,谢小帅双手止住了沙狐小队的嬉笑:“都别闹了,情况有变,我们暂时没法回去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任务。所以,大家好好休息一下,保持体力面对突发情况。”

    飞机着陆的那一下颤动惊醒了沙狐小队,几人收拾好行装,待机舱门一打开,慢慢走了下去,眼光随意地四处瞟了一下快速熟悉了一下环境。

    迎接他们的居然是谢小帅的父亲谢平阳,父子二人见面都没有主动给对方打招呼,两人都板着个脸感觉就像仇人见面一样,沙狐其他成员对这父子两人的奇特相处方式感觉有点好笑,但是又不敢笑出来,就看着这父子二人的对视。

    两人对视了一分钟,谢平阳转身上了运兵车,谢小帅带着沙狐小队也跟着上车,什么话也没有说。

    战勤指挥部,谢平阳指着悬挂在墙壁上的地图投影:“多余的话我不多说了,你们这次的任务是到这个区域消灭贩毒武装,要求只有一个,一定要将他们全歼,割掉这个国家的毒瘤,让跟多的人免受毒品灾害。你们去准备吧,等会儿会有人把任务具体的情报交给你们的。”

    谢小帅他们刚从里面走出来就碰到了段哥,段哥将手中的档案袋交到了谢小帅的手上,拍了拍谢小帅的肩膀。

    “段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你们秃鹰大队的事会让我们参与呢?这似乎不合规矩吧。”谢小帅疑惑道。

    “具体情况很复杂,以后我在慢慢告诉你,你们先去把任务情报好好地熟悉一下,然后携带足够的补给,一小时后就出发。”

    休息室里。谢小帅将任务简报看完之后,传阅下去,任务果然有点棘手。

    一个武装贩毒集团,依托中缅边境交界处有利位置,组织起了一张巨大的贩毒网络,辐射整个东南亚及部分欧洲地区。两国曾多次组织围剿,但是都被他们提前得到情报,隐蔽逃窜,化妆成平民藏在人群中,两国到现在都没有该武装贩毒集团成员的任何信息。可以说,目前没有任何有用的情报,只能靠他们进入该区域慢慢摸索。

    直升机将沙狐小队送到了联络点上,这是一个边防武警大队的大队部。大队长亲自来迎接他们,旁边还带了公安上的人,看来他们对沙狐小队报以很大的期望。

    几人寒暄了一下,就留下一个该省省厅缉毒科的女警察和一个武警情报科的参谋,加入到这次行动当中,双方的领导都表过态,两人都听从谢小帅的指挥,让他们放手去干,一切的行动省厅将全力支持他们,哪怕有新的进展需要购买买毒品,只要他们提前知会就行。这两人都对该贩毒集团的情况比起他人要了解得多,并且都很熟悉这一带的地形和民情,两人可能会给沙狐小队一定的帮助。

    下午的时候,缉毒科的女警就带谢小帅去集市查看情况。这是一条很有特色的街道,一旁是穿着缅甸民族特色的商贩另一旁是中方少数民族特色着装的商贩,双方都很自觉的在中间空出一条一米多宽的过道,来往的行人穿梭在过道中挑选着各自需要的货物。

    根据女警介绍,这是中缅的边界,一条街道占据国界线,而贩毒集团就是利用这里的复杂民情,将毒品从缅甸偷运进入国内,也因为这里两国人民都可以随意走动,所以贩毒人员一旦化妆成平民根本无法将他们逮捕。

    这是个女警的性格很活波,主动向谢小帅介绍她所知道的情况,谢小帅也得知了她的名字:张佳。公安学校毕业,曾经梦想参军,可惜家人坚决反对,只得服从家人的安排进入公安局。由于其出色的情报侦察及分析能力,被下派至这个边境小镇专门跟进贩毒集团的一切动向。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