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四十五章 回家
readx();    “段哥,怎么秃鹰大队大变样了?多了好多人我都不认识。你久升级了?好像你的年限还不够吧?”两人一个熊抱之后,谢小帅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哈哈,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秃鹰大队现在升级了,改为秃鹰特战旅啦。”段哥开心地笑道,指着衣领上的军衔:“而且,咱们全旅上下全部都升了一级,所以我现在可是个副团级干部啦。对了,哥哥我先恭喜一下你顺利完成任务,你小子现在可真是厉害呀,手底下都是精兵悍将。不错,哥哥我看好你。”
  
      “行了,段哥,你再夸我,我可要骄傲了。没你的教导,哪来今天的我呀。”谢小帅很是随意的到。
  
      “嗯,不说这个,今天你父亲休息,在家里陪嫂子呢。你也快回去吧,嫂子已经一年多没看见你啦,很是想你呢,每次去你家吃饭,嫂子都要提起你。赶紧去给她一个意外惊喜吧,他们几个我会安排的。”
  
      段哥说完,带着沙狐的其他成员去招待所休息,谢小帅将装备行囊交给旁人之后,踏上了回家的路。
  
      已经一年多没看见自己的妈妈了,此刻谢小帅的心情有点小激动,脑子里一直在回想母亲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变化。
  
      “咚咚。”
  
      谢小帅紧张的敲响了自己的家门,警卫员打开房门,看见站在门外的谢小帅准备向屋里喊话,谢小帅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警卫员很是理解笑了笑侧身将谢小帅让进了屋里,知道这小子多半要给父母一个突然惊喜。
  
      谢平阳背对着门在看电视,谢小帅没有和他打招呼,径直走进了厨房,按照以往的惯例,母亲此时应该在准备中午饭。
  
      谢小帅走到厨房门外,看着自己的母亲孙厚群那熟悉的背影正忙碌着,鼻子发酸,眼泪就流了出来。
  
      “老妈。”谢小帅憋了半天,没有以往的油嘴滑舌,就喊了这么两个字。
  
      孙厚群听到这声呼唤,忙碌的身影一个颤抖停了下来。丢掉手上的东西,一下转过身来,就看到儿子站在自己的面前,眼泪哗一下流了出来。
  
      “小帅,你回来了。”孙厚群激动的走上前来,伸出手摸着谢小帅的脸,也不管手都没有洗。
  
      谢小帅毫不在乎,一年多对母亲的思念,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一把将母亲抱在怀里,眼泪不住的往外流:“老妈,我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我的好儿子,我也好想你,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每天都盼望能看见你。来,让妈妈好好看看你。”孙厚群推开谢小帅,两只手都摸到谢小帅的脸上,心疼地说道:“黑了,也瘦了,吃了不少苦吧?”
  
      “没有,我吃得好睡得好,还有一帮好兄弟都很照顾我,过得可好啦。”谢小帅当然不会跟母亲说坏的一面了。
  
      “行了,你们母子两个有完没完?锅里的东西都糊了。”谢平阳知道儿子的回归,没有任何意外。
  
      刚刚还温柔慈祥的孙厚群一听到谢平阳的话,马上就变了一幅模样,双手叉腰,如河东狮一般大吼:“有本事你自己来做饭,老娘好不容易才见到儿子,说说话怎么了?”
  
      谢平阳平时在部下面前威风八面的,但是在自己老婆的一声河东狮吼下,赶忙闭了嘴,继续看他的电视。
  
      看着这个熟悉的场景,谢小帅感觉很温馨,这才是家的感觉。
  
      “莫理那老瓜娃子,来,跟妈妈说说这一年多是怎么过的。”孙厚群吼完之后,脸色一变,又是一副慈母的样子,和谢小帅说起话来。
  
      谢小帅刚想说话,但是闻到锅里越来越重的焦糊味,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下自己的母亲:“等会再慢慢说,老妈你还是先把锅里的东西处理好吧。”
  
      “行,你先去坐一会儿,看看电视,老妈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牛肉。”
  
      谢小帅走到沙发边坐了下去,看了看谢平阳。平阳的领上此时佩戴着大校军衔,毫无表情的脸上,威严更甚。不过这对于谢小帅来说基本没什么触动,按照自己父亲的能力,升级到这个位置是迟早的事情。
  
      “回来了?”谢平阳继续看他的电视,头都没转问谢小帅。
  
      “嗯。”谢小帅的回应很简单。
  
      “任务完成了?”
  
      “恩。”
  
      这父子两人的交流方式还真是够奇特的,就这么一问一答,半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完之后父子两又陷入了沉默,各自看着电视。
  
      坐了一会,谢小帅确实对电视里的节目不感兴趣,起身回自己的卧室准备睡一觉。睡惯了部队的硬板床,再睡在自己那柔软的小床上,谢小帅一时还真有点不适应,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双手枕着头闭上眼睛胡思乱想起来。
  
      没过多久,孙厚群将谢小帅叫去吃饭。席间,孙厚群使劲地往谢小帅碗里夹菜,谢小帅讲着沙狐小队里的各种趣事,将孙厚群逗得很开心。
  
      这个时候,孙厚群终于注意到谢小帅的军衔了:“没想到,我儿子这么厉害,今年才刚二十呢,就是个中尉了。”
  
      谢平阳在旁边冒了句算的:“老子二十的时候,都是上尉连长了呢,你怎么不夸我厉害?”
  
      “管你老瓜娃子啥事?吃你的饭。”谢平阳得来的有是一阵河东狮吼,赶紧闭嘴继续吃饭。
  
      吃过饭以后,孙厚群拉着谢小帅在客厅里聊天,谢平阳这个老爷,居然被一向贤惠的孙厚琼赶去洗碗,还不时的说,洗不干净重洗。
  
      谢平阳直接把事情丢给警卫员,自己找了个借口说单位有事,赶紧溜了。
  
      谢小帅和孙厚群聊了一会天,就和母亲一起出去逛街,给母亲当搬运工。对此,以前从来不和母亲逛街的谢小帅没有怨言,要是没当兵以前,早跑得没影了。
  
      孙厚群买了很多东西,什么零食啦、衣服啦都是给谢小帅的,这些东西都是谢小帅以前最喜欢的。不过现在的谢小帅根本就用不上这些,却没有拒绝母亲的好意。再怎么说,这也是母亲的一片心意嘛。
  
      晚上吃完饭,谢小帅道别了恋恋不舍的母亲,回到了沙狐小队的住处。这一年多的军队生活,让谢小帅对以前的床很不适应,他怕睡一觉起来腰都会痛。
  
      虽说没在自己的单位,没有人管着,沙狐成员很自觉,吃完饭全部在宿舍里聊着天,谢小帅将白天母亲买的零食和水果一大堆东西全部贡献出来,请兄弟们分享。
  
      很久没有吃过零食的几人非常开心,大喊:“队长万岁。”就开始疯狂地抢夺起来,平时关系很铁的兄弟姐妹此时谁也不让谁,这时沙狐的宿舍是欢乐的海洋。
  
      看着这本该开心的场景,谢小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的心中一直被李刚和菜花蛇两人的事情困扰着,也是时候找个时间和他们好好谈谈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