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五十四章 出国维和
readx();    沙狐几人坐十几小时的飞机,然后又是几小时的汽车行走在坑洼的路面上,即便是他们身体素质都有点略微吃不消,那些科学家就更不用说了。一路上都在抱怨,这个国家真是落后得够可以得。
  
      来到驻地总指挥部,即将回国的前一批维和部队已经在等待他们的到来,几千人头戴蓝色贝雷帽,脖子上围着蓝色围巾,在国旗下交接。
  
      沙狐小队被分配到驻地总指挥部,保护那些外出的科研人员以及民营企业家,其他的工程兵部队则前往接替上一批兄弟单位没有完成的工作。
  
      这是一个满目疮痍的非洲国家,战乱充斥着这个小国的每一个角落,人民饱受战乱之苦。路上根本没有行人,谁敢出门,说不定就会被一颗不知道从哪飞过来的子弹打中,横尸街头。
  
      沙狐小队经过两天的休整,才调整好时差导致的不适,水土不服这个问题没有难道他们,不过科研人员就要差点了,整整用了三天时间。
  
      休整完毕,接下来那些科研人员就开始了他们的工作,出去采集新型病菌样本,以便研制新的药物。沙狐小队驾驶高性能运兵车行走在路上,不时会有**武装人员开着破旧的皮卡车,出现在他们面前。坐在皮卡车货箱里的人,手持第三世界国家钟爱的ak-47自动步枪,高声打着口哨,呼啸着从他们跟前过去,只留下漫天沙尘。
  
      汽车来到一个破旧的小村庄,此刻已是正午时分,但是村子里的烟囱却没有冒起炊烟。由于天气炎热,村民大部分都在草房前的屋檐下乘凉。只有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还在村子中追逐打闹,不过大部分孩子都没有穿衣服,露出一身漆黑的皮肤。村里的人包括孩子,没有一个稍胖的人,全部骨瘦如柴,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长期挣扎在温饱线上。
  
      沙狐小队下车之后,眼前看到的令他们震惊,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落后的部落。看到他们的到来,村子里唯一一个会英语的中年人迎了上来,他代表整个村子欢迎国际友人给予他们帮助。
  
      后面另一辆车上的人,将车上所携带的粮食分发到每家每户,这些东西够他们全村的人一个星期吃了。看到有吃的,那些有气无力躺在屋檐下乘凉的也都来了力气,个个都欢呼雀跃跳起舞来,好像在庆祝什么。
  
      科学家们在村子中心搭起桌子,让那个会英语的村民组织村里的人,排队挨个检查身体并给他们发放药物。这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谢小帅他们在旁边看到这个情形心中隐隐有些成就感。
  
      但是,当村子里刚冒起炊烟不就,一大路**武装开着皮开车冲进了村子里。这些人没有开枪,也没有理会沙狐小队和一同前来的科研人员,他们直接冲进每家每户,将刚才发放的粮食全部掠夺。村子里的人对次都不敢反抗,将自己的孩子抱在怀里,怕这些人的报复。
  
      谢小帅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没有受到攻击,不能反击。一个个将手中的枪紧紧握住,看着这些人将东西放在皮开车上呼啸而去。
  
      这些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谢小帅上前询问那个会英语的男子,难道政府军真的就不管吗?而他得到的答案是:政府军基本上都驻守在城市里,城里的情况更糟糕弄得他们焦头烂额了,根本无法顾及这些小村子。而刚才发生的事情很普遍,**的人经常抢夺那些救援物资,但是他们从来不会和维和部队冲突,每次抢夺也会留下一部分给他们吊命。**武装只和政府军作对,不会乱杀平民,不然这些小村子里的人就算不被饿死,也早就被杀光了。
  
      这件事给谢小帅很大的触动,他搞不懂,国家都落后成这样了,国民连吃饭都成了问题,统治阶级居然还在内战争夺统治权。不管哪一方最终胜利,他们拿什么来回复国家的正常运转,解决温饱问题。当然,这些是别人国家的内部事务,和他没有多少关系,他也就是心中腹议一下罢了。
  
      快到晚上的时候,村子的人都检查完毕了。这些人的身体状况还算比较乐观,大部分人只是营养不良,得病的也能依靠现有药物治疗。
  
      汽车行驶在坑洼的路面不停颠簸,夜间的视线更差,坐车的速度只比走路稍快一丝。谢小帅他们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驻地已经快到半夜了,谢小帅此刻想到在国内的生活,心里泛起一丝甜蜜,他想给陆雪打个电话跟她报个平安,顺便把今天自己所看到的和陆雪分享。
  
      走到通信室,谢小帅拨通陆雪的电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陆雪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谢小帅无奈,给陆雪留了个言报过平安就宿舍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这组人继续去走访各个小村庄。有了昨天的教训,这次他们多开了一辆车,携带几天的补给和帐篷,免得天黑了还要赶路。在这个小国家里,坐车简直就是受罪,谢小帅没想通,那些在皮卡车里飞速颠簸的人是怎么忍受的。
  
      这次所到的村庄有点远,大概一百二三十公里,他们颠簸了将近五个小时才走到,下车的时候,所以人都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谢小帅下车,活动了一下腰肢,观察起四周的环境来。
  
      这是一个坐落在大草原中心的一个村子,周围用篱笆简单防护了一下,村子里的房子全部都是用泥巴和草构建。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只狮子在下面乘凉,眼睛四处打量,寻找着猎物。
  
      这个村子比昨天的那个村子要好得多,毕竟这里确实太偏僻了,村民都是以打猎为生,吃喝基本不愁。也正是由于过于偏远,这里得为生条件很差,健康指数很低。科研人员居然在这里发现一种从来没见过的病症,未知的东西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是一种挑战,但是对于病人来说就不那么美好了。
  
      这个病人被隔离了起来,用了两天时间,工作组没有离开村子一步,将村里的人全部检查一遍。医务人员将治疗的药品足量发放,在留下足够的食物之后,就带着这个病人一起回驻地,开始他们的工作。一上车,科研人员就开始从这个病人身上采取血液样本,随时记录病菌的动向,以便回去以后有针对性的研发新药物。
  
      当车开出不到十公里之外,不知道谁从窗外看到村子里冒起浓烟。谢小帅当即命令开出的李刚掉头,全速赶回村子,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谢小帅他们乘坐的运兵车性能很好,通过性也很强。但是道路的条件确实太差,十公里路居然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赶到。
  
      当所有人下车之后,他们看到了令他们永生难忘的恐怖一幕。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