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六十四章 归国遇故人
readx();    临走的时候,沙狐小队将在黑市军火商那买来的武器装备全部送给过来探望谢小帅的杰夫将军。这些东西他们不能带回国内,没有授权带这些东西回国,他们将背上走私军火的罪名。

    这次回国,只有沙狐小队他们八人,他们的机票竟然是买的头等舱,待遇和上次不一样,可能是照顾谢小帅这个伤员吧。这些都不是他们所关系的,几人躺在舒适的座椅上,一觉睡醒飞机即将抵达,几人感慨头等舱和经济舱真是天上地下的差别啊。上次出国的时候,坐得事腰酸背痛,回来就是睡了一觉而已。

    经过安检的时候,谢小帅出示他的军官证和上面发下来的协调函,绕过安检。不然的话,几人身上携带着武器弹药,一过安检大门恐怕警报就会被触发,机场保安力量不把他们当恐怖分子才怪。

    此时天刚刚黑,由于飞机回来得早了点,接机的人还没到,几个人做在候机大厅里无聊地等待着。

    “回到国内,手机应该有信号了吧。”谢小帅摸出手机,准备拨号。

    “小谢同志,是你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谢小帅耳朵旁边响起。

    抬头一看,是老朋友文龙,这个时候文龙出现在这里谢小帅觉得有点意外。不过大家都是朋友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谢小帅站起身来和文龙握手。

    “对了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们不是刚去三个月吗?”文龙好奇地问道。

    “哎~!不说了,出了点事这就提前回来了。”谢小帅没有告诉文龙他受伤的事情。

    文龙知道不该问的不问,既然谢小帅没说,他不会傻到刨根问底:“好,那今晚我做东,请大伙吃顿饭。”

    反正没什么事,谢小帅接受文龙的邀请,之前维和的时候答应过文龙要去拜访他。一行人挤到文龙的商务车上,商务车一下子沉了将近十公分下去,连起步都有点吃力,商务车的发动机一路咆哮,驾驶员都不得不用力将油门尽量加大。几人难得的欣赏城市夜景,不经意间商务车来到富强集团下属一家五星级酒店。

    酒店大门打开,进来八男一女。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稍胖,其余七名男子各个强壮彪悍,头发清一色的板寸样式,手上提着个大包,背上还有个大背囊,看几人肩膀上那深深的痕迹显示出背囊的沉重。女子的个子虽然娇小,个头并不低,齐耳短发,露出的皮肤呈现健康的古铜色。几人一进来,顿时引来所有人侧目,几个花痴的少女捂着嘴,大喊:好帅啊。保安人员见到几人进来,警惕地摸着腰上挂着的橡胶棍,要不是看到由他们的文总亲自引进来,还以为几人是恐怖分子准备劫持酒店呢。

    来人正是文龙和沙狐小队,几人将武器装备放进手上提着的大包里,随身携带。他们可不敢将这些东西交给别人保管,要是出点什么事,篓子可就捅大了。

    几人乘坐专用电梯来到楼上的贵宾餐厅,电梯门一打开,几人看到了熟人:张佳。不过张佳好像不认识他们一样,和一个伸手搂着她纤细腰肢的男子亲密地说着悄悄话。

    张家林看到这情形眼睛都绿了,刚要冲上去质问张佳被谢小帅伸手拦住。谢小帅可是张佳非常敬佩的一个人,几人就算这几个月嗮黑了,但是也不可能达到站在眼前都认不出来的程度。那么原因只有一个,张佳正在执行什么任务,不方便和谢小帅他们打招呼。

    想到这里,谢小帅朝几人打了眼色,都装着不认识张佳和她擦肩而过。张家林冷静下来,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虽不敢说泰山崩于前不改色不过这点心里素质还是有的,当他经过张佳面前的时候,眼睛余光看到张佳向他隐晦地眨了眨。

    文龙招待他们的是这家酒店最豪华的包间,几人坐下之后,将武器装备放在自己的脚边,绝对做到了武器不离身。文龙看到几人的动作,心中感慨:不愧是精英人物啊,就从这个小细节可以看出,几人时刻都处于战斗准备状态中。

    一大桌子菜很快上齐,文龙热情地招呼沙狐小队,几人以茶代酒你来我往,气氛很活跃,同文龙的关系更加亲近。

    正当几人吃得开心的时候,餐厅门被人一脚踹开,三个拿着手枪的男子将枪口对着屋里众人慌忙进入。沙狐小队不知道什么情况,没有采取动作,坐在原地,其中一个人跑到刘雨欣身后,手臂扼住她脖子将枪口抵在她太阳穴上。看三人的动作,就知道不是受过军事训练的小喽啰,沙狐小队任何一个人站出来,连武器都不用就能将他们分分钟搞定。

    跟着他们身后又冲进几人,是张佳和他的同伴们,看到这三个人居然拿沙狐小队当人质,心中为他们感到悲哀,这纯粹在找死。

    张佳一看几人跑不掉了,将枪收了起来,露出灿烂的笑容向屋里走去。

    那三个男子看到张佳往里走,大叫不准动,自己有上有人质,并且提出让他们离开的条件。

    “我给很诚实地给你们一个忠告,放下手中的武器,在他们面前玩枪那是找死行为。”张佳根本不理会,边走边说。

    “行啦几位,别看热闹了,赶紧的,还有事呢!”

    张佳的话一落地,刘雨欣反手抓住抵在太阳穴上的手枪,持枪男子还没反应过来,枪机就被刘雨欣下掉了。他只感到肩膀一痛,整个右手就失去了知觉,脸朝地倒下一只脚踩在脸上。

    刘雨欣动手的同时,张家林陈红军两人拿起桌子上切牛排的餐刀扔了出去,餐刀正中另外连个持枪男子拿枪的手腕。两人惨叫一声,手枪掉在地上也不管了,另一只手使劲按住自己的手腕意图减少疼痛。

    张佳的同伴冲上前,拿出手铐将几人制服带出餐厅,张佳没有跟着出去,找了个座位坐下。

    “真没想到,在这碰到你们,对了你们怎么没回部队吗?”

    张家林赶忙答话:“不用回去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们现在是秃鹰的人了。”

    “啊?我说怎么给你写那么信都不回呢?原来不在响尾蛇啦。”

    “对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抓人了?”张家林道。

    “上次的事件结束以后,我就调到本省缉毒处了,刚才抓的几个人是一宗大买卖的接头人。这几个人狡猾着呢,手上都有命案,本来看到他们劫持人质,以为要多花一番功夫才能将他们制服呢,没想到他们找死,劫持到你们头上来了,省下不少麻烦。”张佳解释道。

    经过刚才的小插曲,几人继续用餐,新加入了个张佳,气氛更加活跃。张家林那家伙一直围着张佳转,两人确实很久没见面了,聊得很开心。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