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六十五章 陆雪的担忧
readx();    一顿晚饭是吃得宾主尽欢,完了文龙派人将沙狐小队送回秃鹰。回到宿舍已经熄灯,几人轻手轻脚回到自己的房间,不过没什么睡意,飞机上睡了十几个小时,刚刚才起来,现在一个一个的还很兴奋,恐怕又还得几天时间才能将时差调整过来。

    几人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起床号响起一个个又觉得睡意来袭。谢小帅到谢平阳那去报到,请求归队。不过谢平阳知道他受伤的事,虽然内心关切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问了一声身体状况怎么样就将谢小帅打发去军区总院做个全面复查,顺便给沙狐小队放几天假让他们调整时差,显得还是比较贴心。

    临走时,谢小帅嘱咐谢平阳:“不要将我受伤的事告诉老妈,省的她担心。”

    “知道了,抽空回去一趟见见你妈,她很想你。”谢平阳点点头,平淡地回答。

    谢小帅一个人跑到军区总院,院长得知他到来亲自将他交到外科技术最好的主任医师手上,让主任医师给谢小帅做个全面身体检查。

    什么抽血、ct等等一系列检查全让谢小帅来了个遍,弄得他苦不堪言,这简直比让他上战场还累。不过得来得结论还是让他满意,伤口恢复很好,身体很好没有其他毛病,但短时间内不能参加训练以免伤口被崩开。拿着医生给他开了一个月的请假条,谢小帅飞奔而逃。

    出医院大门,谢小帅觉得终于安静了,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陆雪,心里喜滋滋的。

    时隔几个月,谢小帅再次站到省公安厅门口,这次给他登记的是一个武警上士。上士倒是没有惊诧谢小帅的军衔,很有礼貌地将他放进大门。

    来到陆雪办公室门前,谢小帅看到陆雪忙碌的背影,办公室只有陆雪一个人,没看到赵峰。谢小帅悄悄走到陆雪背后,蒙住她的眼睛,沙哑着声音:“猜猜我是谁。”

    “猜不到。。才怪。帅哥,放开你的熊爪子。”陆雪道,声音显得不是很高兴。

    “怎么啦?我看你好像不开心似的,谁惹你啦?告诉我,看我不揍扁他。”谢小帅放开手,说完之后做起挽衣袖地动作。

    “是你。”陆雪淡淡地道。

    “我?你是怪我这几个月没给你电话吗?我打过了呀,不过不是你的手机关机就是我的手机没信号,一直联系不到你呀。”谢小帅赶忙讨好地道。

    “不是这个,说吧,有什么要向我交代的?”

    谢小帅挠挠后脑勺,实在想不起哪得罪陆雪了,尴尬地站在那里,愁眉不展。

    “你不说是吧?我来问你,为什么会受伤?”陆雪突然站起来,显得很激动,眼泪从眼角落下。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受伤的事?”谢小帅被吓了一跳,他受伤的事乃是绝密,不知道陆雪事通过什么渠道得知的。

    “要不是昨天晚上我爸爸给他的老战友打电话,求他一定要好好治疗你的伤势被我听到,我还不知道呢,你们两个打算一直将我蒙在鼓里吗?是不是永远也不告诉我?”陆雪越说越激动,拿起谢小帅的手臂使劲咬上一口。

    谢小帅忍着痛,脸上讪讪笑道:“怎么样?你的牙没事吧?”

    听到谢小帅问话,陆雪破涕为笑:“我咬你,你不关系自己的手关心我的牙干什么?”

    谢小帅弯曲手臂,露出雄壮的肱二头肌,献宝一样:“咱可是铁打的身子骨,我主要是怕我这肌肉伤害到你的牙。”

    看到谢小帅手上深深的牙印,陆雪后悔了,心爱的人受伤,作为女朋友没有去安慰,反而再次给他伤害。谢小帅不但不怪她,反而来安慰她。

    谢小帅看到陆雪平静下来,伸手擦掉陆雪的眼泪说道:“好啦,别哭了,你看你就像一个小花猫,不漂亮了。”

    陆雪关切地问谢小帅:“伤到哪了?伤口还疼吗?”

    为了显示自己的健壮,谢小帅暂时忘了自己伤口的位置,伸手在胸口锤了两下:“没事,你看我好得很,老虎都能打死几只。咳咳。。”谢小帅的手刚好锤到伤口上,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忍不住咳嗽起来,脸色涨红。

    陆雪吓了一跳,干嘛拉开谢小帅的手,双手撕开谢小帅的上衣,看到包扎的纱布上微微现红,伤口显然被崩开了。陆雪眼泪又流了出来,嗔怪道:“你还说呢?你看你太鲁莽了,赶紧跟我去医务室换药。”

    当看到医生将谢小帅伤口上的纱布取下来的时候,吓得花容失色。在谢小帅心脏位置有一个弹孔大小的疤痕,虽然用线缝好,此时少量献血慢慢在往外冒。

    看到陆雪惨白的脸上,谢小帅连话都不敢说,在现实面前,任何解释都是苍白的,他怕陆雪崩溃。

    回到陆雪办公室,陆雪反手将门关上扑倒谢小帅身上,一直压制的情绪顿时入爆发的火山,满脸梨花暴雨。

    “帅哥,你知道当我得知你受伤的消息之后是多么担心你吗?脑子里一直在想你那里受伤了?伤得怎么样?但是刚才我看到你的伤口,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怕有一天回失去你。”

    陆雪一直在抽泣,谢小帅无言以对,只能用手抚摸陆雪后背安抚她的情绪。陆雪哭了大概将近十来分钟,激动的情绪慢慢缓和下来。

    “帅哥,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在受伤了。好吗?”

    “这个我不能答应你,你知道我的工作性质,我不能欺骗你,但是我可以答应你尽量少受伤。”谢小帅柔声道。

    陆雪推开谢小帅:“那你告诉我,这次你为什么受伤?”

    “呃。当时我们被围攻,敌人的数量很多,我们被压制得根本抬不起头来。我身为队长,掩护战友撤退是我的责任,只是运气不好,被一颗流弹打中。但同时我的运气很好,你也看见我伤口的位置了吧,我保住了小命。”谢小帅话语很诚恳。

    “你也知道你是领导?你的责任是指挥队伍作战而不是掩护你的那些手下。在战场上,你应该先保住自己的命,你的命比他们重要,只要有你在,才能带领队友活下去。”陆雪道。

    “那怎么行,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不能拿他们的命来保护我的安全,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谢小帅态度坚决。

    “你的战友难道就不愧疚吗?你现在都可以去问问,看看他们心里的想法。有时候我真的在想,到底你是不是我爸爸的儿子,为什么你们的想法、性格等等都那么相似呢?”陆雪又激动起来。

    “算了小雪,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聊点其他的吧。”谢小帅转移话题。

    结果谢小帅想来想去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将陆雪逗笑,心想总不能将队友们说的那些烂段子在陆雪面前提起吧,后果不是谢小帅敢想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