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七十章 黄伟
readx();    黄伟瞟了一眼谢小帅,没任何表示,转身进屋,谢小帅和高颖两人跟随入内。

    一进门,一股浓浓的酸臭传来进入两人鼻孔内,刺激着他们的大脑。屋内光线很暗,阳光透过窗户给屋内带来点滴光亮。除了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以外,屋里没有任何家具,桌上一个大塑料壶里面装满了酒,看那容量不下十斤。

    黄伟坐到椅子上,端起碗喝了一大口,另一只手从旁边抓过一大把花生往嘴里塞。花生壳随意乱吐,黄伟椅子周边地上全是花生壳,厚厚地堆积起来。

    这是什么人啊?难道在他的眼里除了酒就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他关心吗?恐怕只有买酒的钱吧,这么多酒喝下去难道他不会醉吗。这是谢小帅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

    黄伟一口将碗里的就全部喝进肚里,啧啧嘴,显得相当满足。这才转过头,看到站在屋里的谢小帅和高颖:“不好意思啊,寒舍简陋,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怠慢客人啦。”

    “没事,我们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知道这次暴动的原因吗?”谢小帅问出自己前来的目的。

    “什么暴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这不欢迎你,要不是看在小高的面上,我早把你轰出去了,你给我滚。”听到谢小帅的话,黄伟的醉意顿时消失,马上翻脸。

    “你肯定知道点什么?告诉我。”谢小帅不为所动,继续问道。

    “你在我这里什么都得不到,滚吧,我不想看见你。”黄伟将碗倒满,继续喝起酒来。

    “黄叔叔。”

    “别叫我黄叔叔,这不是你可以叫的。”

    “那老同志,这样可以了吧?”

    “无所谓。”

    “老同志,看看外面吧。现在老百姓全部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这都几天了,家里的东西吃完他们又该怎么办?往大了说,这些人肆意践踏国家法律,将人民生计当做儿戏,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谢小帅苦口婆心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黄伟冷冷道。

    “怎么没有关系?你吃的低保是政府发给你的吧?政府民政部门的同志非常关心你吧?再说了,外面到处人心惶惶,店铺全部关门,你的酒喝完上哪买去?”谢小帅换了个套路,继续说。

    “这个用不着你操心。”黄伟简直油盐不进。

    谢小帅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总不能来个刑讯逼供吧,这不是可以用在平头老百姓身上的。

    屋内沉默下来,几人都不说话,黄伟继续喝酒吃花生,不理谢小帅他们。这个时候的太阳移动,光线刚好照在桌子上,谢小帅看到桌子脚下露出某种金属物品,走进一看,居然是一枚三等功军功章。

    “这是军功章?老同志你当过兵?”谢小帅问道。

    “那是,相当年老子钻猫耳洞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黄伟得意得道。

    “给我讲讲呗,让我瞻仰一下老同志的风采。”谢小帅一看有戏,一个马屁拍过去。

    黄伟很是受用,忘乎所以讲述起来:“想当年,老子可是十里八乡的风云人物。爆炸头、花衬衫、喇叭裤、尖皮鞋在那个时候是最流行的,老子一身行头出门不知道迷倒多少少女。每天早上老子一手抗录音机一只手拿工具开始工作,知道吸引多少眼球吗?哈哈。”

    “那您老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呢?”高颖好奇心又上来了。

    “扫大马路的。累了,就用扫把撑在地上站着睡觉,一睡就是几个小时。”

    “哇~!您太厉害啦,那为什么后来去当兵了呢?”高颖继续好奇。

    “我老爸呗,怎么看我都不顺眼,当年招兵的时候,就把我扔进部队了,当时是八十年代初,刚好南疆战役末端。”

    “后来呢?”高颖道。

    “后来?新兵一下连就上战场,战时吃紧在猫耳洞里趴了一个月。后来出去收尸体,那情景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几千人在渡江战役的时候永远倒下,当我们乘坐开车到的时候很多尸体都腐烂了,根本分不清是谁。我们顶着太阳,将尸体一具一具搬上卡车,那恶臭的味道洗了几天都还有,吐得我是翻江倒海。再后来,我们连上去了,战友们牺牲一大半,我侥幸活了下来,打完仗后在部队呆够时间回来了。”黄伟露出缅怀的神色。

    “您也有年轻热血的时候,参加打仗、保家卫国,多崇高啊!那为什么现在看到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无动于衷呢?”谢小帅问道。

    “唉!这帮混蛋,确实有点过了。”黄伟喃喃道。

    “到底怎么回事?可以说说嘛?”谢小帅打铁趁热。

    “不要问我,其实我知道得不多,你们去江边找一个开垃圾运输车名叫陈伟的,他或许知道一些,你就说是他黄爷爷叫你们来的就行。你们走吧,不要打扰我喝酒。”说完又一口将碗里的酒喝干,也许喝得急了,剧烈咳嗽起来,黝黑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

    高颖想上前,被黄伟阻止,两人退出那昏暗的房间,向江边走去。

    “这些混蛋,放着舒服的日子不过,一天到晚折腾。这下好了,我看你们怎么收场,这天恐怕要变了。”谢小帅和高颖走后,黄伟自言自语道。拿起那个大酒壶咕咕大喝起来,好像是喝醉了,黄伟一下倒在桌子上,酒壶掉落在地,酒从里面洒出,屋里顿时酒气弥漫和酸臭融合一起。

    来到江边,一台大货车停在一栋平房前,就三四个房间的样子。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坐在江边钓鱼,嘴里一直哼着歌。

    “请问你是陈伟吗?”谢小帅问道。

    “对,你们是谁?”陈伟回国头,警惕地看着眼前两个陌生人。

    “是你黄爷爷叫我们来找你的。”

    听到谢小帅的话,陈伟站起身来,此人身高将近一米八,微胖,看上去很健壮。陈伟四处打量,确定没人跟踪两人之后,对谢小帅说道:“进屋里说。”

    陈伟关上门,给谢小帅和高颖一人递上一根板凳,问道“黄爷爷他怎么了?要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他不会让人来找我的。”

    “他很好,我们刚才从他那里过来。我们是想寻找这次暴动的原因,是他告诉我们你知道点什么。”高颖补上一句。

    “这件事啊!不好办那。那些要死的家伙真的不安分,这次把事情搞大了吧。你们是政府工作人员吗?”陈伟面露难色。

    “不错,我们大家都想尽快平息事件,让当地老百姓恢复正常生活,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一字不漏。”谢小帅说道。

    考虑片刻,陈伟深吸一口气:“好吧,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但是有一点你要向我保证,就是不能告诉任何人事我泄密,不然我将会死得很惨。”

    谢小帅保证道:“这个没问题,待会儿你跟我回去,我专门安排人手保护你。”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