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七十一章 蛛丝马迹
readx();    陈伟稍微整理一下思绪:“这些人是宗教极端分子,他们曾经到处吸收信徒,我也被他们招揽过。不过我就是一个收垃圾的,他们并不怎么重视而已。”

    “那你知道他们的总部在哪吗?”谢小帅问道。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就是一个小人物,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核心机密呢?就那些出来鼓动闹事的,也不是他们的核心份子。不过这些人被洗脑之后,为了显示自己的焚诚,甘愿受命。其实,他们都是可怜虫,被别人当枪使自己还沾沾得意以为收到佛祖眷恋。”陈伟唏嘘。

    “那怎么区分他们你因该知道吧?”高颖问道。

    “就是这种佛珠,这是最底层的人所携带的。”陈伟说完,从右手上取下一串绿色佛祖,样式很奇特,最大那颗珠子上刻着某种标记。

    谢小帅结果佛祖,仔细观察了一番,记住上边的标记之后还给陈伟。问道:“那他们的核心成员身上有什么特殊标记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上次来招揽我的那些人手上戴着粉红色的佛祖,不过他们好像只是比带绿色佛祖的人高级一点,他们的上面肯定还有人。”陈伟回答道。

    “看来这些人的组织很严密呀!层层联系,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一群手下,然后手下又去发展下属。他们的人员结构就像金字塔一样,领导站在最顶端,下面的人遍布四处。”通过陈伟的叙述,谢小帅已经大致了解这个组织的部分信息。

    谢小帅和高颖带上陈伟回到驻地,将自己得来的额信息报告给田凯。田凯得知后,立即组织人手,展开搜查。只要有目标可循,田凯的工作顿时轻松不少,驻地内所有的人员全部出动,加上后面赶来的地方军区驻军,人手充足,逐户搜查。

    一共一百五十六名鼓动暴乱的犯罪分子被抓,警方立即开始审讯这些人。但是这些人的嘴确实很硬,不论警方的审讯手段再高明,也没能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暴动被平息,此后警方再次组织人手,将那些在暴动中趁机作乱的小混混和无业游民全部抓捕,天眼记录得一清二楚、证据确凿,他们全部受到应由的惩罚。

    宣传车播放本次暴动平息的消息,人们听到后纷纷走出家门,欢呼雀跃。终于结束那提心吊胆的日子,正常生活了。

    边区政府联合军队、武警、公安在辖区内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大排查,将辖区内所有的住户都搜查了一遍。在几个小村落里搜查出大量武器弹药,虽说样式很老,大部分都是半自动步枪和56式冲锋枪,但是数量很惊人,足有五六百支,还不包括手榴弹和60型迫击炮,这些武器弹药放在一起直接堆积成一座小山,看着都让人心惊胆战。这些武器足够装备一个加强营了,要是不法分子利用这些武器干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群众要遭受无妄之灾。

    事件暂时告一段落,大部分人员撤离。暂时留下部分人继续驻守这里,其中包括沙狐小队。

    暴乱的组织者蛰伏了起来,一时间风平浪静。沙狐小队没有任何任务,天天在营区内自由活动,和友邻单位组织一些娱乐节目,倒也过得很开心,结识不少朋友。

    高颖在暴动平息的第二天就回到政府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每天下班准时会出现在谢小帅他们驻地,黏着谢小帅,比牛皮糖还粘得紧。搞得谢小帅头痛不已,谢小帅将自己和陆雪的事情告诉高颖,希望她知难而退,哪知高颖毫不在乎,一直我行我素。

    这天,沙狐小队正和兄弟单位在打篮球,正是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谢小帅的电话响起。谢小帅擦掉额头上的汗,跑到放衣服的地方,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高颖打的。谢小帅本来不想接的,但是想到平时没什么要紧的事,高颖从来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于是按下接听键,就听见高颖的声音急切地传来。

    “喂,小帅,你赶紧来黄伟这里,出事了。”

    “怎么了?”谢小帅问道。

    “你来了就知道了,我马上到,你快点啊。”高颖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谢小帅穿上衣服,跑去借了一辆摩托车,急速朝黄伟家里赶去。

    谢小帅感到的时候,高颖已经在等他了。黄伟的房门大开,有几个警察进进出出,一个身穿大白褂的警察提着工具箱从里面走出。谢小帅知道这是法医,一般只有死人的时候他们才会出动,既然法医出现在这里,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黄伟死了。

    谢小帅走进房间,看见一个警察拿着照相机正在取证,黄伟还保持临死前的样子。坐在椅子上,头搭在桌子上,双手垂落,发出阵阵恶臭,看样子已经死去很久。

    谢小帅询问法医黄伟的死因,法医告诉他:“死者死亡时间超过一个月,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现场也没有搏斗过的痕迹,不过他的口鼻有黑血留出。以我的经验判断,可能是中毒,但是中的什么毒,需要进一步化验才能知道结果。”

    黄伟死得很蹊跷,按法医推测的死亡时间刚好在暴乱平息没两天。这么说的话,黄伟和那个宗教极端组织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呢?也许陈伟肯定知道点什么吧?

    想到这里,谢小帅带着高颖骑上摩托车赶往陈伟的住处。

    高颖坐上摩托车,双手紧紧地搂着谢小帅的腰,心口完全贴着他的后背。感受到背后的火热、柔软,一种微妙的感觉充斥在谢小帅心里,弄得驾驶摩托车的谢小帅差点失控,好在谢小帅的反应够快,避免翻车事故。

    坐在后面的高颖感受到摩托车失控,并未显惊慌,反而笑得花枝乱颤。和紧贴谢小帅的身体加大摩擦力度,搞得谢小帅心猿意马,感受到了在陆雪那里没有得火热奔放。

    谢小帅痛并快乐着驾驶摩托车行驶在路上,高颖在后面大声歌唱,其快乐是发自内心的。

    两人来到陈伟房子前,并没有看到陈伟的人影,垃圾车倒还停在那里,不过上面铺了厚厚地一层灰,看样子好久都没有启动过了。

    他和高颖两人在陈伟的屋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屋内东西摆放很整齐,没有打斗痕迹,重要物品全部都在,衣柜里的衣服也没少。看样子不是走得很匆忙,就是被人强行带走,以至于什么东西都没带。

    陈伟在暴动平息后就返回家中,但是这个时候黄伟身死、陈伟失踪,两者之间必然有什么重大的关联。只不过这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谢小帅无法猜测。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