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八十四章 陆雪遇险
readx();    小路非常窄,基本上只能容纳双脚在上面行走,两旁全是荆棘,谢小帅的衣服不时发出刺啦的声音,一身新衣服成了条条装。

    走出荆棘路,前方有条小溪,脚印到这里的时候变得明显起来,可能是对方觉得这里非常安全,故此连痕迹都懒得清理了。

    沙狐小队当夜留宿秃鹰,他们这次任务很宽松,可以自由支配时间。谢小帅联系运输机组人员,让他们将飞机开到秃鹰的飞机场补给,顺便给他们安排住处。

    第二天一早,谢小帅回家探望母亲孙厚群,将自己工作调动的事情告知母亲。之后,推辞母亲挽留在家中吃午饭的要求,朝陆雪工作单位奔去。

    这次在大门站岗的又是上次那个武警上士,他认识谢小帅,不过出于自己的工作职责,依然要求谢小帅出示证件并做登记。当他看到谢小帅军官证上少校军衔时,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这上次还是上尉,这才没过多久呢,就少校了。上士将军官证还给谢小帅,直接让他进去,登记都省去了,因为军官证上单位名称上就两个字:绝密。

    来到陆雪办公室门前,谢小帅敲响房门,不过里面没人应答。谢小帅在门外等了很久,陆雪办公室一直没有动静,他拦住一个从这经过的男警察,礼貌问道:“你好,请问你知道陆雪去哪了吗?”

    “你找她有什么事吗?”这名男警很客气。

    “我是他男朋友,在这等了很久一直没看见她人。”

    “噢,是你呀!鼎鼎大名地谢队长,久仰久仰。今天得见你真人,真是幸会呀!”男警笑道,伸手右手。

    握过手,谢小帅尴尬道:“是臭名远播吧,让你见笑了。”

    “可不能这么说哦,陆雪可是咱们省厅一枝花,多少人心目中的女神。你谢队长一出手,就把这朵花给摘了,多少人心碎那。”男警调侃道。

    “你就别笑话我啦,能不能告诉我陆雪到哪去了吗?”谢小帅讪笑道。

    “哦,不好意思,话题扯远啦。对了,昨天有个重型犯越狱逃进山里,她好像去现场采访,你可以给她打个电话嘛。”男警笑道,说完便离开忙自己的事。

    谢小帅以排额头,平时根本不怎么用电话,居然把这个忘记了。不过出门的时候手机放在行动部的寝室里忘带了,谢小帅推开陆雪隔壁办公室门,借座机拨通陆雪的手机,但是电话里传来一女声说是关机。

    谢小帅疑惑,照理说陆雪出勤用不着关手机的,难道出了什么事?谢小帅放下电话,朝外面跑去,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知道昨天有逃犯越狱的事吗?”谢小帅问道。

    “知道,收音机里一直在播这个新闻呢。现在武警、公安正组织搜山,追捕逃犯呢。”师傅笑道。

    “那好,请你送我到那里,谢谢。”谢小帅略显焦急。

    “小伙子,你去那里干什么?那里可没什么好玩的,现在的年轻人那,真搞不懂你们,总喜欢来点刺激的。”师傅劝道。

    见师傅误会,谢小帅将自己的证件在他眼前晃了一下道:“师傅,您快点,我真的有急事。”

    “哦,解放军同志啊,好,这就送你去。”师傅说完,加大油门朝前冲。

    出租车在城里左右穿插,师傅的技术很高超,除了几个红绿灯稍作停顿外,顺利开出城里,走在进山的省道上。

    上到省道之后,沿途设立很多检查关卡,武警、公安派出大量大手巡逻。出租车几次被拦下检查,不过很多人认识谢小帅这张老脸,令他顺利进入中心地带。

    最后一道关卡禁止一切民用车辆通行,谢小帅只能徒步进入。这里更多的武警、公安在巡逻,防备更加严密。

    赵明在山里带队搜寻一上午,连根鸟毛都没看见,气得直骂娘。将后续搜山任务交给前来接受的同事后,下得山来。一到山脚,恰好看到谢小帅在警戒线外四处张望,赵明赶紧跑步上前,立正敬礼:“教官好。”

    谢小帅点头回礼:“看见陆雪了吗?”

    “报告教官,没看见,今天一大早我们一起到这。她是和另外一组人进去的,按时间推算,差不多该下来了,您先等等吧。”赵明回答道。

    赵明朝旁边的警卫点点头,示意放谢小帅进入,那人赶忙将警戒线拉起来。

    谢小帅在指挥部外面焦急地等待,大概十来分钟后,另一组搜索队回来了,但是没有看见陆雪的踪迹。

    赵明识趣地上前,向同事们询问陆雪的下落,但是在听到同事们的述说后,他的脸色越来越黑。

    “怎么回事?”谢小帅问向走到他跟前的赵明。

    “他们说自从陆雪进山一直跟在他们身边,到没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在两个小时以前,跟在他们身后的陆雪突然失踪,他们一直在寻找陆雪,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发现。”赵明怯声道。

    谢小帅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一向沉着冷静的他此时满脸焦急之色,不过经历这么多事情以后,谢小帅的心智早已成长起来,迅速冷静。

    “有那个逃犯的资料吗?”谢小帅问道。

    “有,逃犯名叫李波,男,三十四岁。特种部队退役士兵,原单位不详。入狱原因,酒后和人发生口角后大打出手,将两人击打致死,被判无期徒刑。”赵明很熟悉犯人资料。

    “给我找一套作训服,我自己去找陆雪。”谢小帅吩咐道。

    “这不合规矩吧。”赵明为难道。

    “算了,我这就去。”谢小帅转身朝山里走去。

    “站住,闲杂人等不得进入。”谢小帅被山脚的警卫拦住。

    “都给我让开,放他进去。”赵明大声喊道,跑步到谢小帅身后,趁人不注意将一把9mm手枪插在他的身后。

    进入丛林,谢小帅四处穿插,由于出门时身穿便服外加旅游鞋,此时颇为狼狈。衣服好几处被划破,洁白的旅游鞋裹满泥土,心系陆雪安危的他丝毫不放在心上。

    行进中的谢小帅陡然间发现一个细微的脚印,掩盖手法虽然高明,不过却留下一丝破绽。谢小帅反手将别在腰间的9mm手枪取出,拉动枪机将子弹上膛。

    根据脚印行走的路线看出,这人原本应该在四处躲避,后来又出现一个脚印,是警靴留下的印子。警靴的脚印一深一浅,谢小帅推断应该是被人拖着在走。脚印很浅,要是没有足够的丛林作战经验,还真发现不了。反过来,对于谢小帅来说,这人的手法只能说一般,还没达到能完全抹除痕迹的水平。

    脚印来到一个草丛边就没了,谢小帅扒开草丛,发现这里有条及其隐蔽的小路,被草丛完全遮盖。逃犯对这里得地形可真够熟悉的,难怪大量警力出动连他的气息都闻不到。至于说警犬嘛,如果特种部队出来的人,连警犬都躲避不了,那他还真是白在特种部队呆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