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八十五章 击杀逃犯
readx();    小路非常窄,基本上只能容纳双脚在上面行走,两旁全是荆棘,谢小帅的衣服不时发出刺啦的声音,一身新衣服成了条条装。
  
      走出荆棘路,前方有条小溪,脚印到这里的时候变得明显起来,可能是对方觉得这里非常安全,故此连痕迹都懒得清理了。
  
      谢小帅更加警惕起来,对方既然敢把藏身处暴露出来,外围肯定有什么机关、陷阱之类。
  
      越过小溪,谢小帅在一块大石头下面发现一根树枝,树枝上有一根及其细小的丝线。谢小帅顺着丝线将埋在石头对面的一个易拉罐摸出,居然是个自制简易炸弹,爆炸之后没什么威力,但是却能起到警示作用。
  
      看对方竟然将部队所学用在犯罪上面,谢小帅火冒三丈,发誓要替对方原单位清理门户。
  
      谢小帅再次前行将近一百米,发现一只靴子被遗弃在路边,尺码不大,应该是女性所穿。
  
      谢小帅心中焦急起来,加快前进步伐,终于在一个低矮的小山洞前面听到响动。
  
      说是小山洞,其实就是几块大石头自然形成的可容纳一个人平躺的空间,眼前的一幕让谢小帅呀呲欲裂。
  
      陆雪此时被那个逃犯按到在地,双手被缚,双脚乱蹬,作训服外套被撕开,露出里面的紧身内衣。那个逃犯李波哈哈笑道:“别挣扎了,没用的,与其反抗还不如好好享受吧。没想到让老子遇到这么个极品,就是死也值了。”边说边伸出手去拉陆雪的裤子。
  
      挣扎中的陆雪看到谢小帅出现,慌乱的她忍不住喊出声来:“帅哥,救我。”
  
      逃犯李波反应很快,翻身将陆雪挡在自己面前,同时一把匕首抵在陆雪脖子上:“别动,不然我要她的命。”
  
      对方完全隐蔽在陆雪身后,谢小帅失去先手,只得端着枪,站在原地。“放开她,你逃不了。”
  
      “大不了就是一死,可惜,本来老子准备好好享受一番的,居然让你吧好事破坏了,真他妈扫兴。”李波得意的道。
  
      “你可是特种部队出身,还记得当初发过的誓言吗?你居然应用特种部队所学,对付普通老百姓,你简直就是特种部队里的败类、人渣。”谢小帅冷冷的道。
  
      “都他妈狗屁,老子为特种部队奉献一切,整天累死累活的,像狗一样。结果因为一点小事,居然让我提前退伍。”李波叫嚣道。
  
      “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整天将功劳挂在嘴边,说自己怎么怎么伟大,而背地里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
  
      “我他妈也是人,是人总有犯错误的时候,难道就因为一件事就能把我以前的功劳全部抵消吗?”逃犯的情绪激动起来,抵在陆雪脖子上的匕首将皮肤划破。
  
      “特种部队能犯错误吗?你在特种部队里几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平时学习条令条例在干什么?参军入伍又为的是什么?”谢小帅大吼道。
  
      “小子,你已经成功把我激怒,说吧,想怎么死。”抵在陆雪脖子上的匕首更加用力,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你也成功把我激怒,你想怎么死?”谢小帅举枪,对准陆雪。
  
      “你唬我?我可是有人质在手,你能怎么样?”李波丝毫不为所动。
  
      “你的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听到过。李波,你好像是秃鹰大队的吧,段哥的手下。”谢小帅回忆起这个声音的主人。
  
      “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李波情绪激动起来。
  
      “你抬头看看不就知道了。”谢小帅道。
  
      “少来,我一抬头等着我的就是子弹,我可不会上当。”
  
      “李波,我对你真的很失望,想当初你可是给我上了不少政治课,教会我不少东西呢。所以我今天要替秃鹰清理门户,干掉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败类。”
  
      谢小帅心虽中痛苦,但是杀意却越来越浓,他朝陆雪做了个头朝左偏的动作。李波任他怎么刺激,始终没冒头,他只好冒险一搏。
  
      陆雪会意,开始蓄力,谢小帅继续说话引开李波的注意力。陆雪抓住时机,脑袋突然朝李波握匕首那个方向偏移,脖子刚好靠住李波臂弯里,令他的匕首无法攻击到自己。
  
      谢小帅在陆雪脑袋偏移那一刹扣动扳机,子弹正中李波眉心。李波睁大双眼向后倒去,匕首从手中滑落。他怎么也想不到,谢小帅和陆雪的胆子那么大,居然冒着被割破喉咙的危险,对自己采取行动。
  
      陆雪挣扎起身,扑进谢小帅怀中呜呜大哭起来。谢小帅替陆雪解开缚住双手的细线,抱着陆雪,摸着她的后脑勺安慰她。
  
      陆雪哭了一阵,渐渐情绪平复下来:“帅哥,刚才吓死我了,我心里一直在想,要是帅哥在我身边该有多好,没想到你真的出现了。”
  
      “那是,我可是你的保护神,怎么可能让你有危险呢?”谢小帅大言不惭。
  
      “是啊是啊,帅哥最厉害了,就你最棒。”陆雪破涕为笑。
  
      “走吧,先回去再说。”
  
      谢小帅将路边捡来的靴子替陆雪穿上,脱下自己的条条装外套罩在陆雪身上。陆雪作训服上的暗扣和拉链全被拉坏,陆雪自能用双手捂住衣服,谢小帅的条条装虽然难看,但是里面的内衬完好,可以替她遮挡春光。
  
      二人来到山脚,谢小帅将李波陈尸所在告诉赵明,并让他派一辆警车,将二人送回陆雪的单身宿舍。
  
      走进陆雪房间,谢小帅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和陆雪身上散发的味道一样。室内摆放很整齐,虽然很简陋,但是看上去还是挺温馨的。
  
      “小雪,你离家那么近为什么不住家里呢?”谢小帅疑惑道。
  
      “我爸爸调离工作岗位了,经常不在家,我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大屋很不习惯,就搬过来咯。这里有几个好姐妹,没事串串门,挺开心的。”陆雪解释道,同时脱下谢小帅那件条条装外套。
  
      谢小帅赶忙转身,欲出门回避,被陆雪一把拉住。“帅哥,你躲什么?早晚都是要让你看的,只是提前一点而已。”
  
      “我怕闲言闲语的,上次的事情让我知道谣言有多可怕。”谢小帅脸一红。
  
      “帅哥,我想成为你的女人。我怕有一天失去你,或者哪天我不在了,我不想留下遗憾。”陆雪红着脸到。
  
      “不,小雪。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就让我时刻思念你好吗?这是我心中最甜美的梦,我不想醒来。”谢小帅拒绝陆雪。
  
      “呵呵,傻帽。连美女献身都不要,还能有比你更傻的吗?”陆雪伸手点了一下谢小帅额头。
  
      陆雪拿出常服,当着谢小帅面前换上,两人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上了,谢小帅自然不会傻到继续干出傻事来,坦然面对。满脸傻笑乐呵呵地说道:“真不愧是我媳妇,这身材、这皮肤,简直就是完美,什么电影明星统统比不上。”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