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刑警办案

  “路上堵车,我也没办法啊。;;;;;;;;;;;;;;;;;;;;;;;4;;;;;;;;。更多访问:.。”谢小帅无奈的说道。
  “没事,走,今天晚上到我那去住,王金钟出任务正好有个空房间,你先将就一晚上,等到明天让主任给你安排一间宿舍就好行了。”
  刘俊‘波’非常热情让谢小帅顿生好感。“那就谢谢刘哥了。”
  “不用客气,大家以后都是同事嘛,相互照顾应该的。你还没吃饭吧,走,我带你去吃这里的特‘色’,算是欢迎你的加入。”
  谢小帅背着行李包便和刘俊‘波’两人来到当地最有名的小吃一条街,这个时间点正是人流高峰期,各个摊位生意异常火爆。走在路上,刘俊‘波’不停向谢小帅介绍哪家的东西怎么样,显得相当熟悉这里,几乎没哪家是他不知道的。
  两人随便找了一家烧烤摊,边吃边闲聊,刘俊‘波’将目前单位里的情形大概和谢小帅说了一遍,并且嘱咐他该怎么做人,新人要多学多看,不要‘乱’发表意见等等。刘俊‘波’把谢小帅当新人一样,毕竟他的年纪很轻,看上去像刚刚警校毕业的样子。
  谢小帅觉得刘俊‘波’这人还‘挺’不错,起码人心眼不坏,一来二去的,两人算是‘交’上了朋友。|;;;;;;;;;;;;
  次日一早,刘俊‘波’带谢小帅来到刑警大队办公室主任那里报到。办公室主任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白白胖胖的略微有点秃顶,为人还算和蔼。
  入职手续办理完毕之后,谢小帅领到了自己的服装、枪械等,开始正式履行一名人民警察的职责。
  但是很奇怪的是,陆阳明原本给安排谢小帅安排的是刑警队长一职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提出这事,他被安排到同刘俊‘波’搭档,当一个普通的刑警。
  谢小帅倒是乐得其成,这样也好,要是他以来便空降成为领导,也许会伤害到有些人的利益,到时候被人处处针对的话,又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
  一连几天,谢小帅没有接到任何任务,一直在办公室里翻阅刘俊‘波’搬来一大堆案件资料,毕竟谢小帅初来乍到,刘俊‘波’的心情是好的嘛。
  这天,谢小帅正在无聊的翻查资料,刘俊‘波’搬来的那些东西谢小帅一天时间就看完了。经过特殊训练的谢小帅看任何资料可以一目十行,瞬间形成记忆,那些东西早被他完全记在脑子里了,他这样看的目的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刘俊‘波’急吼吼的跑进办公室。“快,跟我走。”
  “有案子吗?”谢小帅不紧不慢的起身问道。
  “凶杀案,母‘女’俩在家里被人‘乱’刀砍死。”刘俊‘波’简单说了一下案情,朝外面跑去。
  刘俊‘波’驾驶单位上的捷达车,打开警灯警报,呼啸飞驰在路上。
  汽车先是开出城区来到郊区,之后又开到一个小山村里。四面方到处是警察将一间农舍围住,警戒线外大量村民在这里看热闹。
  谢小送刘俊‘波’费力地钻过人群挤进警戒线内,谢小帅便听到一个男人在那大哭大喊的。
  农舍内,几名法医拿着照相机在取证,刘俊‘波’的同事们在屋里到处采集样本收取证据,一个非常壮实的黝黑男子跪在地上哭闹着。
  “这个男的是这家的主人赵二狗,被杀害的是他的老婆和孩子。”刘俊‘波’小声的向谢小帅说道。
  谢小帅点点头,好像漫无目的地在屋内走来走去,实际上他是在观察现场。
  他发现这家人很穷,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屋内家具全部是老式木制品,破破烂烂的,连几件像样的摆设都没有。搞不好这个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客厅里那台二十一寸的彩‘色’电视机了,这么穷的一户人家,有谁会没事跑到这里来作案?
  但是偏偏内室被翻得非常凌‘乱’,好像被人抢劫一般。而谢小帅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两名死者,‘女’主人长相非常一般,典型的农村‘妇’‘女’,身上到处是刀伤,双眼瞪得大大的,双手长满死茧,绝对是长期干粗重农活才引起的。死者身边的小孩子引起谢小帅的注意,身上穿的衣服有些破旧,她的手臂上有很多非常暗淡的淤痕,不像是近期造成的,因为身上到处同样布满刀伤,鲜血覆满整个身体,谢小帅看不到其他东西。
  再看那个哭闹的男子赵二狗,脸部皮肤黝黑,眼睛倒三角,鼻子很红,虽然看起来哭得很伤心的样子,但是眼睛没有眼泪流下来。而谢小帅在某一瞬间发现,赵二狗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似乎很兴奋。
  这像刚死了老婆和孩子的表现吗?显然不是,谢小帅再看赵二狗伸出来擦眼泪的右手手掌,白白嫩嫩的,手指粗细均匀,虎口处还有淡淡地一个红‘色’印记。
  赵二狗看到谢小帅的目光,赶忙收回右手,哭得更卖力了,嘴里不停的喊道“芬儿,你们娘俩死得好惨啊,你要我可怎么活呀!”
  看到这里,谢小帅心里大概有数了,他走到正在收集证据的刘俊‘波’身边,说道“怎么样刘哥?有什么发现?”
  “没有,凶手很狡猾,什么线索都没留下。凶器上面的没有指纹,显然是被凶手事后抹掉的,屋里所有的脚印统统被抹掉,犯罪手法想到高明。”刘俊‘波’感叹。
  “把那个赵二狗带回去审审吧,或许有什么收获也不一定呢。”谢小帅小声说道。
  “哦,你找到什么证据?能肯定和赵二狗有关系吗?”刘俊‘波’‘精’神一振。
  “没有,直觉而已。”
  刘俊‘波’苦笑“谢哥,你该不是和我开玩笑吧?咱们警察办案,靠的是证据说话,光凭知觉就能给凶手定罪的话,指不定会有多少冤案呢。”
  “不相信就算了,我可是好心提醒你的哦。”谢小帅对这里在没了兴趣,转身出去在村里闲逛。
  “小刘,这人是谁呀?说话怎么一点不靠谱呢?”另外一名正在取证的警察听到二人对话,在谢小帅出去之后,便问刘俊‘波’。
  “刚来的新同事,可能什么都不懂吧,不用理会他。”刘俊‘波’替谢小帅开脱道。
  “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一天脑子里在想什么东西?他警校几年在干什么?这样的人也能进刑警队?”那名警察有点不满的嘀咕道。
  刘俊‘波’苦笑,低下头继续搜寻证据,没有管谢小帅去干什么。在谢小送他说过那番话之后,他便没再指望谢小帅能帮到他什么忙。
  现场取证完毕,两具尸体被殡仪馆的汽车拉走,警察撤走警示带。只留下在那哭闹的赵二狗,刘俊‘波’还跑去安慰了几声,便找到在村里瞎逛的谢小帅返回单位。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