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请假!!

  任天奇所谓的会餐,实际上是不折不扣的庆功宴,菜肴丰盛的餐桌上竟然连啤酒都罕见的出现了。
  响尾蛇自家出台的政策都是严令饮酒的,但今天特殊情况,适当小酌一下也未尝不可。
  反正一瓶啤酒对身体素质强悍的特种兵来说,只能算是饮料,根本不会出现酒醉误事的情况。
  当然,这当中并不包括咱们的谢营长同志!别说一瓶啤酒了,就算半瓶也能将他放倒!
  但这对于有些家伙来说可算是天大的意外惊喜,当看到餐桌上的酒瓶以后,眼睛都绿了,直接冲上去抢过一瓶紧紧的抱在怀里,搞得好像生怕慢了一步便没自己的份一般。
  会餐正式开始,二营食堂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酒瓶对碰的声音络绎不绝响起。
  既然有酒喝,那自然免不了有人敬酒,作为这次重大胜利的头号功臣,谢营长同志那是必须的成为焦点。
  然而,在二营所有人心目中,一向无所不能的谢营长同志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烂酒量!
  这一瓶啤酒还没喝一半呢,不但脸都红到脖子上了,甚至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实在是让二营的人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不过大家都能理解,毕竟人无完人嘛,谁能没个短板?
  这个世界上与酒无缘的人可是大有人在的,而谢营长同志显然就在此列!
  于谢营长同志的烂酒量相比较,咱们的响尾蛇特战旅旅长任天奇同志的表现,那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将一瓶啤酒当喇叭吹了之后,任天奇的脸便红得发紫,脸上堆满憨笑,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可是一瓶白酒下去都面不改色的硬茬,没想到今天一瓶啤酒都能将他喝醉。
  张政委他们想来想去都没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最后只能用醉不醉人人自醉来解释这个奇怪的现象!
  任天奇倒不是真的醉了,只是他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以至于有些忘乎所以,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谢小帅在这次演习中取得的胜利实在是太大了,不但打出了响尾蛇的威名,让他任天奇终于可以挺起腰板,昂起头颅做人。
  另外,通过这一仗,响尾蛇的名号必定将传遍全军所有的特种部队,谁还敢小看响尾蛇,谁还敢将响尾蛇视作二流特种部队?
  虽然赢得这么漂亮的一仗,要完全归功于谢小帅,但毕竟这是响尾蛇的一个契机,摆脱二流跨入一流的契机。
  这是任天奇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
  当然,响尾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毕竟已经跨出了第一步,只要通过各种努力,相信这一天迟早是会到来的。
  次日,二营的人并没有因为打了胜仗而松懈,依然准时起床,而后开始日常训练。
  这次与轩辕交手,虽然二营赢了,但赢得却很惨烈,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还几乎全军覆没。
  要不是谢小帅力挽狂澜,搞不好轩辕的人会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将红军司令部攻陷,那样的话,恐怕他们就无颜见江东父老啦!
  既成事实让二营的人明白,他们和老牌劲旅还有差距,并且还不小。
  但好在,他们也从轩辕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同时也知道自己为什么比别人差,只要有针对的强化训练,相信差距逐步缩小的。
  演习于半个月之后终于落下帷幕,竟然比预期提前半个月结束!
  在蓝军最重要的空军基地被搞掉之后,红军以压倒性的空中优势,配合地面现代化机械部队,逐步将蓝军主力作战单位逐个击破,并蚕食他们的地盘
  蓝军几乎是红军压着打的,没了空中力量支援的地面部队,根本就没有一点还手的力气,防线收缩一次又一次,被占领的地盘达到三分之二。
  在损失大量的战略部署只有,蓝军已经是无力回天了,根本无法阻挡红军前进的步伐,在快要被人打到司令部周边区域的时候,蓝军被迫宣布认输。
  虽然说在一场战争中,个人力量根本无法改变战局,但是,这也要看所谓的个人是什么人?
  红军之所以空中力量有压倒性的优势,这因为特种部队深入敌后,抱着时刻为国捐躯的决心,舍生忘死捣毁敌人最重要的战略部署。
  由此可见特种部队的重要性,以及在一场战争中,能够起到多么可怕的作用!
  演习结束自然会有表彰会,响尾蛇特战旅这次可是大大的露了一回脸,直接一个集体二等功的嘉奖。
  虽然响尾蛇不缺荣誉,但是任天奇却依然感觉幸福得像儿一样,双手捧着证书走下领奖台,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当任天奇回到办公室,想要给谢小帅打个电话通报一下这个好消息,那边通讯员敲响了房门。
  “报告!旅长,这是二营长我让交给你的!”通讯员将一个信封递给任天奇。
  “恩,去吧!”任天奇接过信封,一看上面什么都没写,搞不懂谢小帅在搞什么样。
  信封里就一张薄薄的信签纸,任天奇一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一手摊开信签纸。
  可是当他看到里面的内容以后,刚刚还没咽下去的茶水差点一口喷了出来。
  这是一张请假条,但内容却很简单,除了标题以外,就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尊敬的旅长同志,本人因家里有事,需请假一段时间。”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也不说请假多长时间,更不管任天奇批不批,直接就这样扔了过来。
  “臭小子,有你这样请假的吗?像你这样强请假的,老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他娘的这也算是尊敬我?”任天奇气得直接用力将信签纸拍到桌子上。
  随即,任天奇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翻脸如同翻书一样快,板着的脸上马上满是笑容。
  “也罢,毕竟这小子编制不在响尾蛇,有点特权也是应该的!要是把他管得太死受不了跑了,我可没地儿哭去!”
  请假条地上去了,那咱们的谢营长同志又到哪去了呢?
  在将二营的所有事务,交到教导员杨兴敏和一连长手中以后,谢营长同志便来到任天奇的家。
  见到陆雪之后,谢营长同志好像做贼一般,敦促陆雪迅速收拾好行李。
  ...(www..)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