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一百七十章 再次见到昏迷中的陆雪
readx();    谢小帅站在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陆阳明变换脸色,并没有出声说些什么,一直等到陆阳明将所有东西看完。

    陆阳明抬起头,朝王小明说道:“现在证据确凿可以将你入罪了,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带走。”两个军人将王小明押走,直接送往军事法庭。

    “臭小子,你知道这个东西会引起多大的震动吗?”陆阳明朝正在那看热闹一般的谢小帅吼道。

    “当然,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把东西就给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小雪在哪了吧?”谢小帅一脸的无所谓,然后问出自己最关系的问题。

    “是啊,按照现在这个局面你确实可以去见小雪啦,等下午下班的时候,你和我一起去。”陆阳明说完,挥手示意谢小帅出去,他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安隆恩商量。

    谢小帅转身出门而去,至于说陆阳明和安隆恩到底在谈些什么他没有兴趣知道,而那个文件夹里的东西而引出来的一连串大震动还是与他关。他只觉得这个时候心很累,希望有知心的人和他聊聊天,好一吐心中的烦闷之气。但是陆雪还昏迷躺在医院里,所以他只想用老办法来逃避:睡觉。只要睡着了,就什么都不会想了。

    回到宿舍里,谢小帅一点军人的形象都没有,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美美实实的睡了起来。这么久以来,谢小帅基本上没怎么睡好觉,加之又很操劳,这下回到闪电貂,终于可以没有什么顾忌好好的睡上一觉。这一睡就睡到下午太阳下山,知道陆阳明走进战勤科内,一脚将谢小帅踢醒。

    谢小帅朦胧着眼睛,不满的响陆阳明说道:“大哥,人吓人吓死人的,你没长嘴巴吗?”

    “我说你小子这么大个人了,还战勤科的副科长呢,你看看你有没有一点当兵的样子?跟我走吧,去看小雪。”陆阳明批评谢小帅一通,然后转身出门。

    谢小帅听到陆阳明的最后一句话,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跃起来,屁颠屁颠的跟在陆阳明身后,脸上还带着讨好般的媚笑。

    陆阳明亲自驾驶一台猎豹无牌照越野车在路上可以说是横冲直闯,但是很奇怪的是,交警们一个个将头偏向一边好像没看到一样。不过陆阳明的驾驶技术确实很好,谢小帅心中暗自比较,估计陆阳明的驾驶技术比起李刚来可能都不相上下,这让谢小帅对陆阳明的过往好奇起来。

    汽车驶出环城路,然后上到高速路。没过多久,汽车上到一条专用林荫道上,这条路被打扫得非常干净,但是居然没有车辆过往。

    汽车行走间,谢小帅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推断出,林荫道的两边被防守得相当严密,几乎隔三差五就有一个暗哨,但是不是配备实弹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陆阳明的目的地绝对不是什么一般的地方。

    陆阳明踩下刹车,汽车停在一个钢板大门前门,这个大门及其普通,大门口连块牌子都没有悬挂。四周是三米高的围墙,围墙上方布满高压电线和红外线探测器,这个神秘的单位外人根本不会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谢小帅很是识趣的没有询问陆阳明这里是什么地方,按照陆阳明的性子,如果能告诉谢小帅的话,老早就主动和谢小帅说了,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沉默寡言。

    陆阳明非常熟悉里面的环境,驾驶汽车左转右拐的,最后停在一栋门前悬挂红十字的建筑面前。

    谢小帅下车之后四处张望,这里面的环境非常好,每一栋建筑周边都种满了花花草草和大树,并且每一栋建筑都相距甚远,感觉就像是一所疗养院。

    陆阳明用手肘轻轻一靠谢小帅,然后朝里面走去。谢小帅赶忙收回目光,跟着陆阳明走了进去。

    这里面非常安静,并且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照例说这里既然悬挂红色十字,那么里面肯定有医护人员了,但是谢小帅和陆阳明一直走到二楼,愣是没遇到任何医护人员和病人走动。

    陆阳明推开一扇门,谢小帅从门缝里看到了躺在船上的陆雪。此时的陆雪除了脸上苍白一点,其他都还好,呼吸很平稳,监控身体状况的仪器显示陆雪的身体状况很好。

    走入房间内,谢小帅双眼一酸,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他伸出右手,轻轻的在陆雪脸上抚摸着,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陆雪的脸。

    “小雪,我是你帅哥,你要赶快醒过来啊,睡了这么久也该累了吧。”谢小帅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大颗大颗的从眼角滑落。

    这个在执行任务时沉稳得过分、憨厚起来像个阳光大男孩般、吊儿郎当起来像个痞子般的男人,此时的脸上只有悲伤,而被他呼唤的陆雪却没有任何反映,只能听到医疗仪器非常有规律的滴滴声。

    陆阳明从谢小帅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小雪的情况很奇怪,她的身体状况一切安好,医生说过,按照常理,小雪早就应该醒过来了。但是奇怪的是,她就是不醒,我们只能着急又帮不了任何忙。”

    “有没有请权威专家来给看?”谢小帅突然问道。

    “臭小子别乱说话,在这里的大夫都是各个领域的权威。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将小雪送进来的,到时候要是因为你乱说话被赶出去,看我不拔了你的皮。”陆阳明怒道,对谢小帅的这个问题很不满。

    谢小帅不再说话了,只是坐在陆雪的身边,一边抚摸陆雪的脸颊一边说些两个人间的知心话。

    探病时间到,一个护士进来让谢小帅他们出房间,以免打扰病人的休息。二人知道规矩,没有过多的废话,谢小帅只是有些留恋的不停回头张望,知道护士将病房门关上。

    然而任谁也没有看到,当谢小帅和陆阳明走出房间之后,一直运行平稳的仪器有那么一瞬间的异常,而陆雪的右手食指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