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两百五十一章 入学遇疯狗
readx();    “我叫敬波,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或者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我是你在学校的联系人。”敬波朝谢小帅敬礼说道。

    谢小帅还礼之后,敬波就带着谢小帅来到他的宿舍,居然是一个套间。里面的摆设简直和酒店一模一样,除了床上叠得像豆腐一般方正的被子,哪里像是军人宿舍嘛。

    “敬部长,难道咱们学院现在条件这么好了,每一个学员都是这种待遇?”谢小帅好奇的问道。

    “是啊,现在国家富强了,咱们学院的条件也变得好起来了,可比我当年上军校的时候好太多了。”敬波感慨的说道。

    “那就谢谢敬部长了,有什么事我会找你的。”谢小帅进屋四处走动一圈,满意的说道。

    “那行,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哦,对了,照理说你不按规定佩戴军衔是要收处分的,不过目前吧你带这个也算恰到好处。”敬波高深莫测的笑道。

    这是一个四人套间,每一个人的床边都有一个储物柜和一个床头柜,其中有三个柜子上面都写着名字。并且三张床上的被子已经被洗得发白了,显然这里面住的人应该绝对不会是新入学的学员。

    谢小帅将背囊放到那个空着的柜子里锁好,然后出门去后勤那边领取入学所发物品。一个黄色洗脸盆,一个牙缸、一条雪白的毛巾、一套作训服、一双胶鞋和一床棉被。

    回到宿舍,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去两个人,而此时两人正好在小声的交谈。谢小帅没有和二人打招呼,走到自己的床边将一大堆东西扔在床上。

    “我说兄弟,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插班生?”那两个人停止交谈,走到谢小帅身边搂住谢小帅的肩膀,热情的问道。

    “插班生?”谢小帅搞不清楚状况了。

    “对呀,咱们这是最后一学期,毕业之后就要下连队了呢,你现在才来,不是插班生是什么?”其中一个脸上长痘痘的人说道。

    “哦,原来这样啊!你们好,我叫谢小帅,请多关照。”谢小帅伸出手来跟两人握手。

    “我叫田宇。”“我叫彭军。”两人自我介绍到。

    田宇张着一副典型的南方人面孔,中等身材,脸上有些青春痘。彭军是西川人,丹凤眼,虽然头发剪得很短,但是依然保持着卷曲的行装,笑起来的时候牙龈占据的位置比牙齿还要多。

    “对了,你是从哪个学院转过来的?”彭军好奇的问道。

    “我不是转学,而是提干入学深造。”谢小帅老实的回答道。

    两人倒是相信谢小帅的话,因为谢小帅身上的常服那是要学员们下连队之后才会配发,现在他们的常服还是老样式呢,被水一洗就邹巴巴的,哪像谢小帅的新式军装那样贴身、笔挺。

    “新同学来了吗?”一个人急吼吼呃跑进宿舍,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

    这是一个瘦瘦的高个,除了嘴唇有些发黑看上去不怎么协调之外,看上去还是相当英俊的。

    “这家伙,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永远都是这样毛毛躁躁的,他叫姚久俊,也是咱们是室友。”彭军介绍道。

    “你好,我叫谢小帅,请多关照。”谢小帅向姚久俊自我介绍道。

    “什么关照不关照的,大家能再一起就是缘分嘛,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姚久俊大包大揽的说道。

    “你小子也不怕风大闪到了舌头,人家谢哥可是从基层走出来的干部,吹牛也先搞搞清楚人家的底细嘛,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的。”彭军不屑的说道。

    “妈的,彭瓜娃,你小子一天不磕碜我心里就不舒服是吧?信不信老子揍死你个逼养的?”姚久俊感觉很没面子,于是爆起了粗口。

    “老子怕你不成,你个姚竹杆!”彭军毫不退让的说道,不过丝毫没有火药味,显然,他们经常这样子。

    两人笑着打闹在一起,谢小帅饶有兴致的站在一边看着,看来几年时间相处下来,大家的敢情已经相当深厚,这让他不自觉想起自己的兄弟们,如果大家都能一起来就好了。当然,谢小帅也只能想想而已,沙狐小队时刻备战,不可能同时离开那么长时间。

    集合号响了起来,正在打闹的两人朝外跑去,一边跑一边打闹,声音传得老远。谢小帅笑着和田宇一起朝外跑去,这种无忧无虑只管学习的日子真好!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声音有些嘶哑,语气不客气之极。“你们两个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这时什么场合,是你们玩闹的地方吗?”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国字脸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左脸颊一颗大大的肉痣让他那原本显得有些威严的外观变得相当不和谐。

    “这个人叫苍贵江,是我们这一届成绩最好的,不管是军事素质还是专业素质,年年拿第一。因此为人相当傲慢,除了导师,谁也不放在眼里。”田宇小声的向谢小帅解释道。

    谢小帅毫不为意,像这种恃才傲物的人他不是没见过,这种人有的时候总是有些莫名的优越感,好像自己高人一等样。谢小帅对于这种人一般只采取一种办法,那就是两个字:不理。

    彭军和姚久俊两人一下子老实了起来,低着头悄无声息的跑动着。满场全是胶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唯独谢小帅的三尖头皮鞋踩在地面发出沉闷的声音,显得相当刺耳。

    “那个谁?你为什么不穿学院配发的衣服?”苍贵江指着谢小帅大声问道。

    左右一看,原来只有自己穿着新式军装脚穿皮鞋,走廊里所有跑动的学员都是穿着老式军装和胶鞋的,让谢小帅有些鹤立鸡群的意思。

    “你在说我?”谢小帅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废话,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不按规定着装的?赶紧给我滚回去换好衣服,然后下去参加开学典礼。”苍贵江颐指气使,完全一副命令的口气,搞得好像自己是领导一样。

    谢小帅当即脸就阴沉下来,这叫什么事啊?自己有没招谁惹谁,无端端的被疯狗咬了一口,于是毫不留情的反击道:“我穿什么衣服管你屁事,换不换那得看我的心情,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如果我违反学院的规定,也应该由学院出面干涉吧?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吗?”

    走廊顿时安静起来,所有人都停止了跑动,全部张大嘴巴望向谢小帅,心里还在想,这是谁啊?难道不知道苍贵江是谁吗?居然敢这样挑衅他。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