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两百六十四 参观 三 三更,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第两百六十四 参观 三 三更,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霍夫曼带着谢小帅来到别墅的大厅里,田宇、苍贵江几人没被允许入内,霍夫曼能让他们来这里已经是最大限度了,所以他们的核心机密是不可能展现给他们的。

    随着沙发前的地板缓缓分开,一个升降台升了起来。难怪谢小帅没有看到其他人,原来这里和闪电貂总部一样,都是隐藏在暗处,外面用一些不起眼的东西来掩护,不过这里比起闪电貂来要现眼得多。

    升降台停稳,谢小帅在霍夫曼的带领下,终于见到了这里的核心隐秘部分,也就是他们的训练基地。

    上百个身穿黑色作训裤黑色T恤带着棒球帽的年轻队员在跑步,旁边还有一部分人在练器械,还有一部分人在用健身器材锻炼体能。

    那边的射击训练场外面用隔音玻璃隔绝里面的枪声,每一个靶位都是独立的,站在靶位上的人带着耳机和护目镜在练习打靶。

    走到一个巨大的双开门前,霍夫曼站在门边上,有些献宝一般的说道:“女士们先生们,下面即将上演最精彩的一幕,请睁大眼睛看清楚,千万不要错过。”

    大门在自动开闭装置的控制下缓缓打开,谢小帅眼睛都快要从眼窝子里突出来了,这是不是有些夸张了?要知道这可是地底呀,这个工程也太浩大了一点吧?

    展现在谢小帅眼前的,是一架波音737客机,此时一队突击队正从机舱门、尾门、飞机驾驶室顶面、起落架舱这几个地方进入客机,之后就听见一阵枪声。显然是正在训练飞机上作战,谢小帅倒是很想上去看看霍夫曼他们到底是怎么训练的,毕竟霍夫曼他们的国度就是侧重城市反恐,想必应该有一套相当成熟的训练模式。

    在飞机旁边一时台大巴车,和飞机比起来,这台大巴车就苗条得太多,不过这是视觉上的感觉而已,实际上这台大巴车一点也不小,在所有的大巴车当中应该是最大的那种。

    大巴车也是用来训练的,当然不是练驾驶技术,而是给队员们在大巴车上营救人资击毙恐怖分子积累经验。在大巴车旁边又有其他种类的汽车,可以说这里除了没有摩托车,其他的车辆基本上都能找到。

    在最边上是几栋建筑物,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基本上可以代表目前能见到的最主流的建筑物。这不用说,还是用来训练的,训练队员们如何技巧进入、暴力进入营救被绑架的人质,击毙恐怖分子。

    刚刚进入客机的那一队人将如何快速进入,如何快速击毙恐怖分子营救人质,每一种交通工具、每一种建筑物都向谢小帅演示了一遍。他们的确有过人的地方,不管是配合还是队员的基本素质都相当到位,让谢小帅在城市反恐方面有了一层更深的认识。

    这里面的设施让谢小帅看得直流口水,心想要是自己有这么好的训练环境那该多好啊,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目前国内的条件还达不到这个程度。

    “感觉怎么样?现在可以给点意见了吧?”霍夫曼看到谢小帅那一脸的羡慕之色,心里终于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还行吧,马马虎虎。”谢小帅收起了羡慕,一本正经的说道。

    “得了,别掩饰了,你的表现早就出卖了你内心的想法,羡慕就羡慕呗,干嘛遮遮掩掩的?”霍夫曼直接揭穿谢小帅。

    “好了,看也看过了,我的好奇心也满足啦,走吧。”谢小帅转身朝外走去。

    “别走呀,你还没给我提意见呢。”霍夫曼急了,一把拉住谢小帅。

    “提什么意见?你们的城市反恐体系已经自成一派,就按照这个走吧,别人的意见不一定就适合你们。”谢小帅解释道。

    “好吧,不说这个了,怎么我感觉越说越像警察呢?”霍夫曼苦笑道。

    “其实也不能这样说,你们也有野战训练嘛,只不过天平往一个方面倾斜而已。”谢小帅笑道。

    “待会儿去我家,吃过晚饭我送你回去,你那几个伙伴我让人先把他们送回去。”霍夫曼的口气不容谢小帅拒绝的样子。

    霍夫曼开着他的甲壳虫载着谢小帅回到家中,他的妻子相当美丽,不过就是体型很健壮,并且比谢小帅还高出半个头,此时正抱着一个婴儿在房子前面的花园里赛太阳。

    在有些发达国家,职业军人的待遇可是相当高的,想霍夫曼这种级别的职业军人每个月的薪水就能养活一家人并且还能有所富裕,所以很多军官家属在带了孩子之后就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

    霍夫曼的妻子的英语并不好,只是和谢小帅简单打了个招呼,她实际上早已经从霍夫曼那里听说谢小帅这个人,只不过第一次见到本人而已。

    进入霍夫曼的纯木制房子,客厅一个特制的玻璃柜里摆满了霍夫曼得的各种奖项证明,什么证书、奖牌、奖杯之类的。旁边还有几本相册重叠着放在那里,谢小帅翻开一看,里面全是霍夫曼从军以后的照片。

    霍夫曼从冰箱里拿出一支啤酒和一瓶汽水打开,将汽水递给谢小帅,两个人走出客厅,躺坐在木房子的侧廊上的沙滩椅上,双脚放在木栏杆上看着已经渐渐西下的日落。

    这种生活谢小帅实在是羡慕,但是这个想法只是一闪即逝,立即被他死死的压制在内心深处。毕竟大家的国情不一样,从军之后的生活也不可能一样,想要过那种有规律就只能进机关,但是那又不是谢小帅想要的结果。

    凉风吹了起来,不过吹在人的身上感觉很舒服,属于那种刚刚好的温度。两个人一边喝着手里的东西,一边东一拉西一拉的闲聊着,两人的从最早的针锋相对相互看不顺眼,到霍夫曼对谢小帅有些敬佩,再到现在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