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两百九十三章 要人
    反正杨洋的事情一时半会可能还解决不了,所以谢小帅干脆先将这事放在一边。

    难道有机会来一趟秃鹰,到了家门口而不回家见见母亲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谢小帅也不是圣人,还达不到三过家门而不入那个境界。

    谢小帅的突然回归,可是给了孙厚群一个天大的惊喜,一向贤惠的她决定偷一次懒不煮饭出去下馆子。

    因为她知道儿子不可能在家里久待,所以她想要抓紧时间多看看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子,以解相思之苦。

    儿行千里母担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那!

    无论谢小帅成长到什么地步、担任什么职务,在母亲的眼中,永远都只是自己的儿子,仅此而已。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陪孙厚群开心的吃了一顿午饭之后,谢小帅非常不舍的告别母亲,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尹志林开着从秃鹰的司令部借来的猎豹车载着谢小帅来到选拔营大门口,哨兵看了谢小帅一眼就立即立正敬礼,屁颠屁颠的跑去将门口的栏杆竖起来给谢小帅放行。

    这个哨兵是谢小帅曾经带出来的雏鹰小队成员,虽说谢小帅离开了秃鹰,但是师徒的情分确实抹杀不了的。

    进大门之后,谢小帅就看到了在那里指点工作的父亲谢平阳,而段玉峰和杨洋两人站在他身边,不断的点头,表示明白什么一般。

    谢小帅和尹志林径直走向谢平阳,因为谢平阳是背对大门的,所以没看到他们。

    段玉峰和杨洋同时抬头,见到谢小帅以后显得很高兴,挥手和他打招呼。

    不过杨洋却没有像以前一样见到尹志林就凑上去,而是好像没见到她一般,完全把他当透明的。

    谢平阳见到二人的动作,转头就看到谢小帅,他明显的愣神了一下,随即就愤怒的大吼:“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不明摆着的嘛,当然是走进来的啦。”谢小帅淡淡的说道。

    “那哨兵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他已经不是秃鹰的人了吗?今天站大门哨的人都给我记大过一次。”谢平阳此时已经像一头暴怒的狮子,面向段玉峰大吼,手却指向大门方向。

    谢小帅当然知道父亲的脾气,就算自己是他的儿子,一旦不在秃鹰内部了,所有秃鹰内部的事情自己都不能染指,这是他的原则。

    “行了,别把气往门哨身上发,我要进来他敢拦吗?”谢小帅撇嘴说道。

    “怎么?你的意思是,在我秃鹰的一亩三分地上,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可以自由进出吗?”谢平阳气极而笑。

    段玉峰使劲的在旁边使眼色,示意谢小帅不要继续在刺激谢平阳了,因为知道谢平阳脾气的人都知道,他此时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千万触碰不得。

    谢小帅可不管那些,他们父子俩特有的沟通方式一般人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秃鹰了不起啊,要不是逼不得已,就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你以为我想来吗?”

    “你说什么?小王八蛋,几天不见尾巴就翘上天啦?看我不弄死你。”

    谢小帅此话一出,立即让谢平阳完全暴怒几乎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谢小帅。于是挽起袖子就朝谢小帅走来,准备用武力解决问题。

    “旅长你消消气,有什么事咱们去办公室再说,这么多人看着呢!”段玉峰赶紧上前拉住谢平阳,伸出手指着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们父子二人的菜鸟们。

    只要是在秃鹰两年以上的人都认识谢小帅,知道他和谢平阳什么关系,也见过他们父子两争吵,所以对于谢小帅顶撞他们旅长都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那些菜鸟却不认识谢小帅,只知道这个突然闯进选拔营的少校居然敢顶撞一个大校。并且话还说得很难听,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一个个给我站着干什么?我让你们停了吗,做完这一组,再给我去跑二十公里。”杨洋见那些原本该负重做俯卧撑的菜鸟们此时全部停下站起身来观望谢小帅父子争吵,于是立即拿着高音喇叭朝那些菜鸟们大吼道。

    菜鸟们可是郁闷极了,苦着脸趴在地上继续那组未完成的俯卧撑。

    不就是看了一下热闹吗,这又什么大不了的?凭什么惩罚我们?

    当然,这些话菜鸟们只敢在心里想一下而已,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不然那个母夜叉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惩罚自己呢?

    谢小帅没想到刚刚开训没几天,杨洋居然在菜鸟们面前已经有如此威望,她的话音一落地,菜鸟们马上就执行,完全没有任何质疑和不满。

    看来这丫头还是很有办法嘛,把这些各个单位里面的精英骨干几天时间就治得服服帖帖的,谢小帅相当满意的朝杨洋点了一下头。

    谢平阳极不情愿的被段玉峰拉进选拔营办公室,谢小帅刚要准备跟着进去,却听到杨洋跟他说道:“队长,你们慢慢聊,我去看看菜鸟们有没有偷懒。”

    “这总教官当得挺投入的嘛,还真当自己是秃鹰的人啦?”谢小帅笑着问道,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

    听到谢小帅的话,杨洋感觉委屈极了,泪花在大眼睛里打转。毕竟这种机会很难得,她可是非常珍惜的,一心想要干出点成绩来,所以一时忘了自己的身份。

    “臭小子,你这是干什么?”段玉峰安顿好谢平阳,出门就看到杨洋委屈得想哭的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打抱不平起来。

    “段哥,我在跟我的队员说话,这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谢小帅严肃的说道。

    “什么你的队员我的队员?我只知道,杨洋同志现在是咱们秃鹰特战旅本年度新队员选拔的总教官。”段玉峰耍赖皮起来。

    “哦,照段哥你的意思,是打算把人扣下不还了?”谢小帅笑着问道。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