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数量恐怖的黄金
    大门后面的景物再次将谢小帅他们狠狠的震撼了一把,即便以谢小帅他们现在古井不波的心境,依然感到胸口猛的一突、瞳孔收缩。

    这个传说中地下军工厂,其实根本就是个幌子,即便是几十年前就被弃置的设备也能看出它的作用,根本就是一台老式的开采设备嘛。

    进大门左边大概五十米的地方,有一个被新打开的矿洞,一台现代化的大型自动开采设备正在运作,输送带上不断有黄灿灿的矿石掉落在下方的矿车之内。

    而在进大门右侧,进深大概有一百米的样子,那里有好几个个冒着浓烟的高炉,只要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高炉是用来提炼矿石里所含的金属成分的。

    高炉下面有一根滑槽,被粗炼过的金属液体顺着这跟滑槽缓缓流入另外一个巨大的熔炉里面,到这里就是提炼的最后一道工序了。

    熔炉是现代化的自动设备,当里面的金属液体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动装置就会启动,将融化成金黄色的金属液体倒入模具之中。

    当然,如果不是旁边对方的成品,谢小帅他们同样不知道这个炉子里到底在提炼什么金属,因为融化成液体的金属都是一种颜色,只有等到冷却之后才能准确的分辨出来。

    成品是呈条状的,被人整齐堆放在一个木制托架上,在灯光下发出黄灿灿的光芒。

    在成品金属的旁边,停放着一台大型叉车,前方的叉臂刚好伸入木质托架的下方孔洞内,想必也是因为刚才的警报和战斗让驾驶员停止操作躲避了起来。

    “我的天呐,我的眼睛没花吧?难道这些东西都是黄金?这起码得有好几吨吧?”雷威惊呼道。

    “你的眼睛没花,咱们大家的眼睛都没问题,是不是黄金去试试不就知道了?”谢小帅摊开双手,苦笑着说道。

    雷威摸出匕首,用尖部在其中一块黄金上面划动,霎时就被划出一道印痕来。

    不管是柔软的质感,还是被匕首带出来的粉末,这都说明这堆黄色金属绝对是正宗的黄金。

    “还真是黄金!”雷威无法淡定了。

    “你都验过了,这难道还能是假的?”谢小帅同样心中汹涌澎湃。

    “外面那几十台货车的集装箱里面装的东西那么沉,该不会全部都是黄金吧?如果是真的,恐怕有上千吨呢!”雷威颤声说道。

    “教导员,我纠正一下,外面的拖挂车一次能够装载将近一百吨东西,五十台车全部满装的话,也就是说有五千吨黄金。”对车辆性能最为熟悉的李刚出声提示道。

    “五、五千吨黄金?这得值多少钱?我们龚家得奋斗多少年才能赚到这么钱呀?”就连家境最为富裕的龚茂,也被这个数字吓得说话都有些口吃了。

    “行了,别一惊一乍的,这批黄金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用于作为战略储备用的!既然它们还在咱们的领土上,那就还是属于咱们国家的嘛。”自幼在军人家庭张大的谢小帅,对金钱根本没什么概念,所以内心的震动倒不是很大,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没错,有了这批黄金注入国库,肯定能让咱们国家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只要国家富强了,军队就会更加强大,人民的生活将会更加繁荣安康!”刘雨欣感慨道,不同家庭环境里成长的孩子,想法也都不尽相同。

    “各位,别在抒发感想了行不?别忘了咱们此行的目的,找人才是正理。”谢小帅无奈的说道。

    听到谢小帅的话,雷威他们也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于是迅速调整好心态,眼神坚定的望着熔炉旁边的一扇毫不起眼的门。

    这里四处都是混凝土浇筑的墙壁,而矿洞又不见得很大,并且开采设备还在工作,人是无法通过的,剩下的就只有这扇门可以通行了。

    突击小组的陈红军、尹志林两人,迅速来到小门前边,轻轻的转动门锁,只听咔嚓一声,门居然没锁。

    陈红军和张家林立即将身体贴到小门两侧的墙壁上,王继震当即跑到叉车旁边,以此为掩体建立狙击阵地。

    陈红军用枪托轻轻跳开小门,隔了几秒钟也没听到枪声,于是很是突兀的将头探了过去,连半秒钟停留都没有,又立即将头收了回来。

    即便陈红军的速度如此之快,但是,他依然将小门背后的景物全部尽收眼底。

    于是当即转身朝张家林打了个前进的手势,自己微躬着身体、端起枪、交叉着步子带头走进小门内。

    小门后方应该是当年侵略军建立的生活区,穿过小门就是一个巨大的餐厅,其规格之大,至少可以容纳将近一千人在里面进餐。

    不过几十年前的木制桌椅已经腐朽,取而代之的是现在流行的那种白面蓝边的长条桌。数量也不是很多,大概能供两百人同时聚餐。

    在餐厅的一个角落里,也就是进小门的左侧,大概有一百来个身着便装和二三十个身穿工作服的人,紧紧地挤在一起,脸上还露出惊恐的神色。

    当这些人见到手持武器进来的沙狐小队之后,立即变得更加惊恐起来,有些胆小的身体已经开始发起抖来。

    “别杀我们,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其中一个四十多岁,体型微胖、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声音颤抖的求饶起来。

    “你们都是什么人?”谢小帅声音有些威严的问道。

    “穿便装都是开车的,那些穿工作服的是矿工,求求你别杀我们!”中年男子很是配合,说完之后再次求饶,搞得谢小帅他们好像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杀人的魔头一样。

    “放心吧,我们是不会乱杀无辜的,你们所犯的事,法院自然回按照相关法律进行量刑的。”谢小帅淡淡的说道。

    听到谢小帅的话,知道自己姓名已经无忧,中年男子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警察同志吗?”

    “不是,我们是军人。”谢小帅回答道。

    “原来是解放军同志呀,你们来就好了,求求你们救救我老婆吧!”中年男子突然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苦苦哀求道。

    “起来说话,到底怎么回事?”谢小帅当即将这个中年男子从地上拉了起来。

    “解放军同志,我叫杨刚,原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货车司机。两年之前,我接了一趟活要跑长途,因为路程很远,一个人开车实在是很枯燥,于是我就带上我的老婆一起。。”

    不过谢小帅可没时间在这里听杨刚讲故事,不耐烦的将其打断。“行了,直接说重点,我不想听不相干的事。”

    “那我长话短说,他们抓了我老婆,威胁我给他们跑车已经两年了,在这期间我一直没有见过她人。这些人的遭遇基本上和我差不多,都是有把柄被抓住,这才不得不给他们当免费劳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