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身份神秘 三更求花

  “老三,到底怎么啦?你可别吓我。”五连长要是能抬脚,肯定直接就踹过去了。
  “这颗雷我拆不了。”三连长起身,有些沮丧的摇头说道。
  “什么,还有老三你拆不了的雷?这颗雷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一连长无法淡定了,三连长的话,等于是宣告五连长已经是个‘死人’啦。
  连谢小帅的影子都还没见到,他们就折损两人,这让一连长实在有些无法接受,而更多的,是他觉得脸上无光。
  “这颗雷的主题可以说是饵雷,饵雷也可以说是主体!并且,除了被踩中会引爆之外,剪断它们之间的连接也会爆炸;挪动一下还是会爆炸;另外,好像还可以人为引爆!”三连长赶忙离得远远的,真个是好像怕地雷被谢小帅引爆波及到自己似的。
  “可刚才他埋的那颗雷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能被排除呢?”五连长不甘的问道。
  “蠢货,这都想不到吗?营长那是故意这样做的,不然你怎么会放松警惕再次上当?”一连长被五连长这样的弱智问题气得浑身发抖。
  就在几人说话间,五连长脚下的地雷毫无征兆的突然爆炸,虽然并没有什么威力,但是剧烈的响声却是将几人吓了一条。
  爆炸产生的白烟将几人的视线完全遮挡,即便相隔不远也无法看到对方的身影。
  五连长突然感觉脚踝一紧,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作用在脚踝处,让他根本无法站稳,一屁股跌在地上。
  剧烈的炽热疼痛,让五连长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快要着火了,但是身体却始终被拖着高速前进。
  终于,五连长感觉脚踝被往上一拉,而后身体离开地面,低头一看,竟然被吊在几米高的半空,给脚踝处力道的是一根不是很粗的绳子。
  然而,这仅仅是五连长噩梦的开始!
  当他的身体刚刚停留之后,背后一根被削得光秃秃,并且被拉得卷曲的树干脱离了束缚,顶部高速朝着五连长的**弹去。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啊!”紧跟着,五连长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同时,双手捂着屁股不断的搓揉,试图减少痛苦。
  而这时,一连长他们眼前的白烟散去,正好看到树干击中五连长的**,顿时不自觉的用力夹紧。
  “幸好不是我踩到那颗地雷呀!”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同时为五连长默哀。
  “这哪是什么对抗嘛?我想,咱们五个人联手营长根本就没看在眼里,他只是想跟咱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或许这是在惩罚咱们之前对他的不敬吧?这报复的方法,是不是也太狠了?”二连长苦笑着说道,不过那样子已经和哭没什么区别了。
  “哎~!营长还真是个有仇就报的性子呀!要不,咱们干脆认输算了?”三连长最后一句话小声得几乎微不可闻。
  “闭嘴,不要再说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男子汉大丈夫,就算输也要输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营长还有什么手段。”一连长不悦的呵斥道。
  “啊!”五连长再次发出惨叫。
  几人赶忙转头,看着狼狈不堪的五连长,他们忍不住想要笑出来,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兄弟被‘敌人’折磨成那样,他们又不禁有些义愤填膺。
  也不知道谢小帅怎么设计的这个连环机关,当五连长屁股上的疼痛感逐渐消失,他还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事了的时候。
  突然间,吊住五连长脚踝的绳子一下子失去拉力,五连长脑袋向下快速跌落。
  就在五连长的脑袋距离地面只有一米远的时候,绳子突然又有了拉力,立时让他停留在那里。
  五连长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就在身体停止下坠之后,立即就伸手去摸匕首,准备隔断绳子。
  然而,谢小帅设计连环机关的初衷,显然是不想让中招的人好过。
  就在五连长的手指刚刚接触到匕首的时候,一个全部由树叶重叠出来的笼子已经飞到了他的面前,直挺挺打在他的那张脸上。
  笼子飞行的速度很快,所以笼子击打在五连长脸上的力道也很大。
  可是,就连一根树棍都没有的笼子,又能给五连长造成什么伤害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不就是在脸上留下一些痕迹嘛!什么树叶拍击印咯,被边缘划出来的小口子咯。
  总之,五连长此时的脸就像一个猪头一样,被谢小帅真正意义上的打脸。当然,谢小帅并不是亲自动手。
  三人赶忙上前将五连长从绳子上解下,二连长从战术背包里摸出急救包给五连长的脸处理伤口。
  被放下的五连长居然出奇的没有破口大骂,而是一言不发的盘腿坐在地上,弄得一连他们长还以为他的脑子是不是被伤到了。
  几人不禁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没踩中那颗地雷,不然,发生在五连长身上的一切都将发生在自己身上。
  其实,谢小帅设置的这个陷阱并没有刻意针对谁,反正谁踩到谁倒霉。
  然而,世事总是这么奇妙,一连两次中招的,恰恰都是对谢小帅态度最恶劣的五连长,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
  一巴掌拍开二连长照过来检查他瞳孔的手电,五连长用行动告诉他们自己的精神没问题。
  安顿好五连长,一连长带头朝树林的中心地带进发,看其背影,还真有着一股子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意味。
  二、三连长只得硬着头皮跟上,难道他们还敢跑出树立不成?不战而逃是为逃兵,真要上了战场,这种行为的下场只有一个:就地枪决。
  “笃笃笃。”一阵军靴快速击打在地面上的声音传入一连长耳朵里,显然是有人在高速跑动。
  一连长端起枪,猛的转过身面向声音发出的源头。
  可是眼前空无一物,除了大树就还是大树,并没有人的影子。
  一连长绝对不会相信这是耳朵产生幻听,这一定是谢小帅在搞鬼!
  可是到目前为止,别说谢小帅的影子了,就连谢小帅身处何方一连长都不知道。
  这就是差距吗?实在也太大了一点吧?一连长唯有苦笑,一股挫败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www..)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