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三百八十章 如此偷羊贼
readx();    可以确定,谢小帅眼前的这个障碍是用于警戒的,并且还是那种串联式的。

    一旦谢小帅将手里的丝线剪断,那么连接的另一端就会失去拉扯力,被挂起来用于发出警戒声音的物品就会掉落在地上。

    虽然两种触发方式都会引起偷牲畜那伙人的警觉,但是效果却截然不同!

    只要第二种响声一发出去,对方立即就能知道来人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脚下那根细丝线,触发陷阱之后,最多只是感觉好像脚被什么东西勾了一下而已。

    探明了这个陷阱的作用,谢小帅起身,用手语跟后面二营的人交代,走到这里要跳跃避开陷阱。

    既然发现警戒类的陷阱,这就说明距离偷牲畜那伙人的藏身处肯定不远了。

    因此,二营的人全部精神一震,对接下来即将要与雇佣兵展开的战斗,心中既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

    当所有人小心翼翼越过丝线后,谢小帅还是作为开路先锋,一马当先的泡在前方。

    接下来,在继续前进的路上,谢小帅先后排除了两个用不同手法布置的地雷。

    在观摩谢小帅的排雷手法,以及佣兵们部署地雷的位置已经表层的伪装等等,这着实让一连长他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心中是大受启发。

    几分钟以后,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以及本地山羊特有的膻味传入谢小帅的鼻腔里,并且随着他不断前进,这股味道越来越浓。

    要不是在场各位都是手上沾血的过来人,恐怕此时已经被这股味道恶心得几欲呕吐了吧。

    虽然如此,但是前进的道路却越来越宽敞,大概可以容纳四五个人并排着行走的样子,这就给谢小帅他们的行动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谢小帅伸出手向后面的人打了个手势,二、三连长立时上前,分列谢小帅的左右二翼。

    陡然间,一股浓郁的烤羊肉味道,混合在血腥味以及膻味里,同时传入二营所有人的鼻腔里。

    原本可以将人恶心得想吐的怪味里,突然又夹杂着让人垂涎欲滴的烤肉味道,这味道实在是怪异到了极点。

    而在路的两侧,开始出现被遗弃的样内脏以及整副羊骨架,加上地上大量的血迹和一整张羊皮,都能说明这里有人在宰羊。

    再次行进了大概三四十米的样子,谢小帅看到几个蹲在地上忙碌的身影,看样子应该是在分解偷来的肥羊。

    就在这几个身影的前方,道路突然下陷形成一个巨大的盆地,并且已经可以看到从盆地下传来一丝微弱火光了。

    不过让谢小帅觉得奇怪的是,他一直都没有发现狙击手的踪迹,这似乎有些不符合常理。

    照理说编制完整的一支战术小分队,是不可能不配置一名狙击手的!

    难道说是因为天气太过寒冷,致使狙击手也不能忍受冰冷的地面,从而躲到火堆边去取暖吃些热乎乎的烤肉?

    想到这里,谢小帅不由摇头笑笑,否定了心中的这个想法。

    真要这样,这支分队就实在有些奇葩了。

    这些家伙冒着这么恶劣的气候环境,跑到这穷山恶水还带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干嘛?难道他们没事闲得慌,又或脑子烧糊涂了干傻事?

    那几个蹲着忙碌的身影似乎已经干完活,谢小帅赶忙伸出手来挥了挥,几位连长立即带着队伍紧贴着石块边卧倒,忍受着那那股从鼻子下散发的浓浓膻味和血腥味。

    几个身影每两个一组,抬着一只已经被剥干净的羊架,快步走下山坡,显得有些急切的样子。

    谢小帅再次仔细的查看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埋伏或陷阱之类的,这才命令队伍起身前进。

    看来,这伙人对于外围布置的三个陷阱显得信心十足嘛,还真以为就没人能躲过了吗?

    可惜,他们遇到了谢小帅这个妖孽般的人物,注定要让他们失策了。

    以咱们谢营长同志为首的二营,开始猫着腰分散摸索前进,没用两分钟时间,来到通往下沉盆地的通道边上。

    这个下沉盆地形成得有些奇怪,除了这条通道外,另外一侧还有一个通道,四周全部被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围住。

    造型简直像极了民间农村里,农民们修建用来灌溉的蓄水池一般。

    谢小帅将脑袋微微探出,瞟到了下沉盆地中央有一个很大的火堆,至少不下三十二人围坐在火堆周围,一边闲聊着一边撕咬着手里的烤羊肉。

    这群人都是穿着一身沙漠迷彩,脚穿山地作战靴,身背m4-1卡宾枪,头顶战术头盔,上面竟然挂载着和闪电貂配发的那种红外加夜视的高档货。

    并且在下沉盆地的两个通道口,各自有两名端枪的岗哨,一直交替着走来走去,但是眼睛却是始终没离开过火堆边,被红柳串着的烤羊肉,喉结不停的上下翻动,同时发出吞口水的声音。

    在这群人当中,有四名背着连发狙击枪的家伙吃得比谁都欢,并且好像手里还拿着金属酒壶,一边享受着喷香热乎的烤羊肉,一边享受着美酒。

    在这天寒地冻的鬼地方,这简直就是贵宾似的待遇啊,看得有些战士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难怪这些家伙一次要偷那么多羊回来了,原来有这么多张嘴巴等着吃饭呢。

    要知道,常年训练的人食量可是非常惊人的,有能吃的可以达到常人的五倍之多,四个人一天吃下一只羊,其实也只能算刚好而已。

    狙击手的去想还真被谢小帅猜对了,这几个家伙已经在冰冷的夜里潜伏几个小时了,他们实在是无法忍受这冷到极致的鬼天气,早就想撤离回去坐在火堆边取暖了。

    一直掩护外出头痒的同伴全部返回后,狙击手还继续潜伏了十分钟,在确定没人跟踪后,这才收拾武器回到临时老巢。

    而恰好谢小帅摸索那段羊肠小道花费将近十分钟时间,这就刚好跟狙击手错开,顺利的摸到他们的临时老巢。

    谢小帅伸出右手在空中不断的比划着,用手语将行动方案布置下去,比划完之后还特意询问几人是否明白。

    看到所有人都坚定的点了点头,谢小帅选择相信大家都明白了自己的意图,当即大手一挥,宣布展开攻击。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