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理想更重要

  谢小帅的这一嗓子喊出去,二营的人纷纷高声嚎叫着朝山下冲去,速度一个比一个快,好像生怕去晚了,红烧肉就被抢光了似的。
  “谢营长,请等一下!”
  谢小帅刚跑出不远就听到一声呼喊,停下步子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中士跟在一名少校军官身后,朝他这边快步走来。
  中士虽然面部涂满迷彩油,但他那比较有特色的面部轮廓,一眼就被谢小帅认出身份:熊仪洪。
  这家伙的身份很神秘,好像知道很多事情,因此在谢小帅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
  “是你,有什么事吗?这位想必就是夜鹰侦察营的营长吧?”谢小帅饶有兴致的问道。
  “是的,谢营长,这位是咱们营长,名叫唐宽。”熊仪洪当起了介绍人。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唐宽面无表情的敬了个礼,而后伸出手来想要和谢小帅握手。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还忙着呢!”谢小帅还礼之后,唐宽淡微握了一下便收回右手,淡淡的说道。
  “两个月时间便让二营实力提升这么多,你带兵的确很有一套!”唐宽好像很高傲一样,和谢小帅说话,始终感觉有些傲气一般。
  “其实这也没什么,只不过二营底子好,我捡了个现成而已。”谢小帅有些谦虚的笑道。
  “谢营长你也用不着自谦,你的能力有目共睹,个人实力也很强,的确是个不可过得的人才。”
  唐宽虽然在夸谢小帅,但是他那有些不知名的傲气,却让谢小帅感觉很不爽,就像当初在学校里,老师跟自己说话的口吻一般。
  “好啦,闲聊到此结束,唐营长还是赶紧去教导一下你的兵,让他们总结一下给你报告经验,别耽误我干正事!”谢营长毫不客气的一句话扔过去。
  言下之意,你要傲气那是你的事,但是别在我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以为你是谁,又有这个资格吗?
  “谢营长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好言好语跟你说话呢,请你注意一下态度!”唐宽的脸上满是怒意,显然被谢小帅气得不轻。
  “是吗,我怎么没发觉呢?我怎么感觉好像一副长辈教育晚辈的口吻呢?把自己位置摆那么高干嘛,在我面前恐怕你好像还不够格吧?”谢小帅撇着嘴,冷冷的说道。
  “两位营长,大家都少说一句,别上了和气嘛!”熊仪洪眼见二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赶忙上前当起了和事佬。
  谢小帅和熊仪洪之间相处得还是比较融洽,便卖他一个面子,不再理会唐宽,转身就走。
  “我说你怎么回事呀,刚才还不是说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跟他杠上呢?”目送谢小帅走远,熊仪洪转头问向唐宽,那表情,很有一副恨其不争的味道。
  “你也看到了,可不是我主动招惹他的,我已经很客气了。”唐宽的眼睛依然死死盯着谢小帅后背,很是平淡的回答。
  “你那口气也叫客气?要不是咱们这么熟,是我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的,何况是他?”熊仪洪白了唐宽一眼。
  “那你想要我怎么做?见面就笑脸相迎,一直笑得脸抽筋为止?”唐宽收回望向谢小帅的目光,转而盯着熊仪洪。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不就是觉着,如果在他面前表现得过分热情了,会被他看轻吗?还不是你那可怜的自尊心在作怪?你也不想想,人家谢营长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样的成就,他的人骨子里就没傲气啦?你看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有没有你那种态度呢?”熊仪洪苦口婆心的开导着唐宽。
  “有些过了啊!你小子反倒教训起我来了,简直没数了嘛。”刚刚在谢小帅那里讨了一顿赏,这边又被熊仪洪数落,唐宽心里觉得憋屈极了。
  “要不是看在咱俩相交多年的份上,我管你那么多,随你堵死自己的后路。”熊仪洪由衷的说道。
  “事情已经都这样了,又能怎么办?”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在找找谢营长,跟他道个歉?看他的样子就不是鸡肠小肚的人,是不会跟你一般计较的。”
  “滚蛋,你这话什么意思?信不信我揍你小子?”唐宽瞪大眼睛盯着熊仪洪,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走吧,在磨叽的话,人家又要出发啦。”熊仪洪上前,硬拉着唐宽的手臂朝山下走去。
  谢小帅虽然最后一个来到炊事车旁边,不过将一连长早就给他盛了一海碗红烧肉。
  咱们的谢营长好像饿死鬼投胎一般的狼吞虎咽,没用多长时间,便将那一海碗红烧肉全部干掉,并且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将嘴唇上的汤汁舔掉。
  不过他的确是有些饿了,还是前一天中午的时候吃了点东西,下午因为陪陆雪看日落错过了晚饭时间,又遇到演习突然开始,让他把这茬给忘了。
  所以在闻到红烧肉那诱人的香味时,谢营长肚子便开始了抗议,让他感觉到了强烈的饥饿。
  拍了拍有些鼓胀的小肚子,谢小帅刚要准备召集人离开这里,便看到熊仪洪拉着唐宽朝自己这边走来,而被拉住的唐宽好像一脸的不情愿。
  “嘿嘿~!谢营长,再耽误你几分钟,行吗?”熊仪洪脸上堆满笑意试探性的问道。
  “五分钟!”谢小帅伸出一只巴掌示意熊仪洪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熊仪洪里转过头,用力一拉将唐宽送到谢小帅面前。“去呀!”
  唐宽脸上表情不断变化,好像在和内心抗争着什么一般,好在被迷彩油遮挡,这倒是不会让人看到是否脸红。
  过了半晌,唐宽脸上多余的表情褪去,只留下坚定,当即一个立正向谢小帅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谢营长,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好,还望你大人大量,别往心里去。”
  熊仪洪脸上满是欣慰笑意的点点头,看来在唐宽心里,理想终究比那莫名其妙的自尊心重要很多。
  谢小帅并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还礼,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看了一眼战术手表。“你还有四分钟!”
  ...(www..)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