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四百零三章 被斩断手指很痛的!


    在确认那边的绳头不会出现问题,谢小帅将手中剩余的登山绳在树干上绑扎牢实,从工具包里摸出滑轨挂在绳子上。

    “一个一个来!”谢小帅转头叮嘱后面的人,而后腾空一跃,身形快速顺着绳子飞快滑行。

    由于跨度很大,原本两端绑扎在树上的绳子就有一个明显的弧度,悬在半空随风摇摆。

    在承受了谢小帅的重量后,绳子的弧度更加惊人,看上去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好在,绳子本身很牢实,加之两头绑扎稳妥,谢小帅顺利的滑行到绳头另一端绑扎的那颗大树面前。

    在临近大树几米的时候,谢小帅抬起双腿,巨大的前冲力道让他的脚掌在树干上重重一蹬。

    巨大的冲击力,让谢小帅绷紧的双腿弯曲,最后蜷在一起,这才止住了前冲的惯性。

    谢小帅没有立即顺着树干滑落到地面上,再次将绑扎在树上的绳头固定一番,在无线电里轻轻咳了一声,向后面的人发出信号。

    落地之后,谢小帅立即端枪半跪在地,身体三百六十度原地转动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便一直停留在原地。

    二连长在谢小帅落地之后,便双手握紧滑轨腾空一跃,开始高速滑行,落地之后便和谢小帅背靠背端枪警戒。

    突击队员们一个接一个依次滑行进入发射阵地,黑色的身影在天空快速无声前进,就好像幽灵飘行一般。

    当最后一名突击队员滑落到地面之后,五支突击队自行组成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尖刀阵型,谢小帅大手一挥,一马当先朝发射阵地中心区域跑去。

    导弹旅的人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发射阵地,此时已经潜入一群不速之客吧?

    几分钟之后,谢小帅他们摸到一个发射点的外围,老远便看到发射架上的导弹犹如一把利剑般矗立在那里。

    阵地上静悄悄的,灯光并未大面积开启,除了关键区域之外,其它地方都是黑乎乎一片。

    阵地上有一个警卫连的兵力负责护卫工作,他们以班排为单位,分布在每一个关键部位上,三百六十度无视线死角。

    除此之外,阵地上还有几名值班的技术人员不断的走动,观察着每一台设备有无异常,以防在关键时刻出纰漏。

    看来导弹旅还未接到发射任务,现在只是处于战备状态,或许各种参数已经调整好,只待接到发射命令,技术人员输入准确的坐标,导弹就能立即发射。

    谢小帅伸手招过几名突击队长和二连长,用手语快速的布置行动方案,最后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询问几人是否明白自己的意图。

    二连长和几名突击队长坚定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完全明白谢营长同志的意思,一模手中的枪,示意可以立即行动。

    谢小帅伸出左手,将手腕上的战术手表面向二连长几人,用右手手指在一个整点上面指了指,示意在这个时间必须退到预定的集结点,也就是他们进来的那颗树下。

    几人再次点头,而后悄悄的退回原位,伸手向自己的队员打了个手势,带着队伍绕开这个发射点,朝其另外几个目标摸去,只留下一支突击队跟在谢小帅身旁。

    谢小帅朝后方的突击队打了个手势,端起枪、猫着腰朝,轻手轻脚的行进在灯光覆盖不到的地方,慢慢接近最外围的那个导弹发射架。

    发射架的防御最为严密,都有着整整一个警卫排的兵力分布在发射架四周,想要悄无声息的接近根本不可能。

    谢小帅伸出右手,用手语向突击小组其中一人传达指令,突击队员点了点头,后退几步转身跑了出去。

    突击队员低姿匍匐前进,绕开交叉巡逻的警卫排战士,顺利摸到发出低沉轰鸣声的油机前面,迅速起身躲到背光面那边。

    突击队员轻轻的掀开油机维修机盖,从工具包里摸出断线钳,用力一下将铜质输油管剪断,又将断掉的输油管拧了两圈,以防漏出来的柴油味道引起警卫排战士的注意。

    没有了油料供应,输油管里剩余的那些燃油消耗完毕,油机立即停止了工作,整个阵地一下子突然陷入了黑暗之中。

    “老王,你去看看油机是不是没油了?”

    停电之后,阵地上的人并未有任何慌乱,只是以为供电的油机除了问题,并没有想到有不速之客潜入阵地。

    突击队员得手之后,立即趴在地上低姿匍匐前进,从两名警卫排战士之间离开这个位置。

    “还有一多半油呢,我想多半是机械故障!小李,赶紧去叫修理班的人过来,阵地上可不能没有电。”

    行动的绝佳机会到了,谢小帅一挥手,突击队立即行动起来,摸出匕首慢慢朝发射架匍匐前进。

    警卫排的战士可没有佩戴夜视仪,根本就不知道也看不到,危险正一步一步接近他们。

    在接近警卫排战士只有一米开外,突击队员暴起发难,猛的跳跃而去扑到警卫排战士身前,用手捂住嘴巴,拿匕首在脖子上轻轻一划。

    被袭击的警卫排战士只觉得一阵微风袭来,随即嘴巴被人捂住,又感觉到脖子上一凉,本能的刚要想反抗,便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耳朵边上响起。

    “你挂了,请遵守演习规则!”

    一听到这话,被袭击的警卫排战士,这才知道发生什么事,自己竟然被人悄无声息的抹了脖子。

    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人民子弟兵,警卫排战士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当即点点头表示遵守演习规则,有作为死人的觉悟。

    突击队员们轻轻放开手,警卫排战士双手下垂,像根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并没有出声警告同伴。

    突破口一打开,突击队员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将发射架周围所有的警卫排战士统统抹脖子,谢营长同志行动部署的最关键一步成功实施。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突击队爆破手兼排爆手上前,从战术背包里摸出一颗定时塑胶炸弹,激活之后放置在发射架上一个及其隐蔽的地方。

    当谢小帅他们完成行动之后,修理班的人这才来到阵地上,打着手电寻找油机突然熄火的根源。

    修理班的人根本没想到油机是被人为破坏的,还以为是机械元件那里除了问题,并没有检查输油管,恐怕短时间内是排除不了故障的。

    谢小帅他们来到预定集结点没多长时间,二连长和另外三支突击队先后来到集结点,用手势向谢小帅示意已经得手。

    “撤!”谢小帅下达撤退命令,带头开始朝绑着绳子的那棵树上攀爬。

    上到树干上,谢小帅双手用力抓住绳子,双脚挂在绳子上,手脚并用朝外面爬动。

    身体刚刚出了钢丝网之后,谢小帅手脚同时一松,身体当即下坠。

    双脚刚接触地面,谢小帅当即倒地滚动两圈,卸去下坠的力道。

    五支突击队队员全部出得钢丝网之后,全部聚集在谢小帅身后,面向发射阵地方向。

    谢营长同志摸出遥控器,将手指放在引爆按钮上,脸上堆满灿烂笑容的说道:“被斩断手指可是很痛的!”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