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走个山路都不太平!


    电话接通了却无人说话,蓝军接通电话的话务员便知道那边多半出事了,立即通过设备精准定位将哨卡的位置找到,而后迅速将情况反映了上去。

    那边空军基地才刚刚遭受袭击,这边哨卡又突然失联,两个被袭击点之间距离又是如此之近,只要稍微动一下脑子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于是,蓝军司令部话务连开始忙碌起来,将命令下达到各个单位和沿途所有的哨卡内。

    命令刚刚传达下去,附近的蓝军作战单位很快集合队伍,浩浩荡荡朝着哨卡方向而去。

    另一方面,沿途哨卡在接到命令后,带队干部马上命令战士们进入战备状态,刚刚睡下的那些值夜班的战士又立即起床,强打起精神加入到战备之中。

    而此时,谢小帅他们已经行走在深山老林之中,突击组成员手持开山刀在前方披荆斩棘,为战友们开辟出一条可供通行的道路。

    山林里行走速度很慢,突击组几乎每走出一步都要停顿片刻,一分钟就只能走出二三十步,简直用龟速来形容也不为过。

    当那些接到增援命令的蓝军作战单位,来到哨卡的时候,距离谢小帅他们端掉哨卡,时间上已经间隔了将近半个小时左右。

    哨卡前,一名中校跳下猎豹车,一脸阴沉的巡视了一圈。

    在途径哨卡带队干部的时候,这家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脸上似哭非笑的,看得中校更是一肚子的火。

    “参谋长!”哨卡带队干部实在是忍不住了,向中校高呼一声。

    “死人能说话吗?给我闭嘴,没出息的东西!还嫌不够丢人吗?是不是要我老沈出门带个头套呀?”中校冷着脸,转头呵斥道。

    哨卡带队干部被中校一呵斥,当即吓得不敢再说话,脑袋下意识的往回一缩。

    “我说老沈呐,这一大清早的发那么大火干嘛?这对身体可不好!”另一个单位的一名中校上前,一脸笑容的劝慰道。

    “嗨~!你也看见了,我他娘的这张老脸可算是丢尽了!对了老宋,你小子平时鬼点子多,赶紧给分析分析一下,看看红军特种部队那伙人会选择从哪里撤离?”

    两人显然私交甚深,沈参谋长在宋姓中校面前也不客套,凑到面前小声问道。

    “你看,咱们都是从大路上过来的,这一路上除了偶尔能遇到去菜市场买菜的商贩以外,基本上就看不到其他的人了,是吧?”宋姓中校说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我来的时候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何况人了?这么冷的天,谁不想再暖和的被窝里多睡一会儿?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些家伙可能是进山了?”

    沈参谋长虽然脾气火爆了一点,既然能胜任现在的职务,那就绝非是个莽夫,脑子反应还是相当快的。

    “这个可能性最大,这毕竟是他们的长处吗!当然,也不排除他们通过其它途径来避开咱们的视线!”宋姓中校摇摇头,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

    “不管那么多了,要不这样,我去找曹他们商量一下,咱们兵分两路,我和老曹带人进山去追,剩下的途径就交给你和老刘,你看怎么样?”

    沈参谋长说动就动,急吼吼的朝另外两名正在交谈的中校跑去。

    四名中校碰头之后,很快便达成一致,按照沈参谋长的建议,兵分两路展开追击。

    沈、曹两位参谋长,一人带着两个营的兵力,动作迅速而灵敏的钻进山里之内,根本看不出来二人都已经将近四十了。

    从谢小帅他们进山,到沈、曹两位参谋长带人进山,当中间隔顶多不到三刻钟时间。

    然而,谢营长他们慢如龟速的行进,在这段时间内也就走出不到三公里而已。

    这片深山老林的面积及其巨大,虽然沈、曹两位参谋长带了四个营一千多人出来,排列起来也就刚好能将树林横向覆盖而已。

    刚刚走出两百米以后,隐藏在树林中心,一条明显由人工开辟出来的小路被蓝军战士发现。

    被砍断荆棘上的印痕一看就知道这是新留下的,这让沈、曹二位参谋长,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但是,两人虽然兴奋,却没有冲动,他们立即将情况向山下的两位老友做了通报,再上报给司令部,而后才集合队伍,遁着小路追了上去。

    虽然小路很窄,仅供两人并肩而行,但却省了沈、曹两位参谋长很多功夫,一步一步接近着谢小帅他们。

    当然,这要是被谢营长同志知道,他们开辟的道路,竟然为敌人的追击提供如此大的便利,也不知道他的心里要作何感想?

    几分钟以后,二营负责断后的一名突击队员突然大喊一声:“都停下!”

    前面的立即停止了手中动作,这名突击队员立即卧倒,将耳朵严严实实的贴在地面之上。

    其他人赶忙屏住呼吸配合突击队员,这种时候,任何一丝杂音都有可能影响突击队员的判断。

    “营长,他们追上来了,距离咱们最多三四百米,从脚步声非常密集,来人肯定不少!”突击队员凝神在地上听了片刻,如弹簧般起身向谢小帅汇报。

    丛林,果然是特种兵的天堂,一进入丛林之后,触觉简直灵敏得可怕。

    “真是的,连走个山路都不太平!还愣着干什么?跑呀!”

    谢营长同志实在是有些郁闷,山路虽然难行,并且速度也不快,但胜在安全、隐蔽,不易被蓝军在偌大个丛林里找到。

    喊万话之后,谢小帅带头朝前冲去,不断的用各种战术动作躲避前方挡路的荆棘丛。

    这样一来,谢营长同志他们的前进速度大幅度提升,但却是用体力严重消耗换来的。

    在崎岖不平的山路里狂奔,同时还要用战术动作,消耗的体力可是在平路上跑动的数倍,要不是二营的人体能远超常人,恐怕要不了几下就得累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猛喘粗气。

    沈、曹两位参谋长跑着跑着,前方的道路非常突兀的没了,但湿滑的地面上那些脚印却明确的告诉他们,他们的追击方向并没有错。

    两位参谋长带着命令队伍继续追击,然而,远比外围密集无数倍的荆棘却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即便常规部队的数码迷彩,也远比便服要坚固、耐磨得多,可是在行进的路途中,“撕拉、撕拉”衣服别划破的声音却不绝于耳。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