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激怒谢平阳

  恋爱中的人,当然会有耍不完的枪,更不会觉得打情骂俏会腻味。
  陆雪口口声声的说不要嫁给谢小帅,但她的心里是不是这样想,这不是摆明了的事情嘛?
  此时咱们的谢营长同志,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懂风情的愣头青了,当即嬉皮笑脸的握住陆雪双手,语气有些轻佻的说道。
  “嘿嘿,小妞,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反正我是非你不娶了!”
  “你要娶谁那是你的事,我要嫁给谁那是我的事,我一定要嫁给你吗?”陆雪用力挣脱谢小帅的怀抱,然后像兔子一般躲到一边。
  “我看你往哪跑?”谢小帅搞得跟山大王调戏良家妇女一样,张开双臂准备扑将过去。
  打情骂俏正式开始,陆雪装作一脸惊慌的躲避谢营长同志的魔掌,一边高声呼喊着,显然已经忘了这不是在家里。
  而谢营长同志完全化身打家劫舍的山大王,一边满嘴轻佻,一边追逐着陆雪。
  就在两人玩得正嗨的时候,房门被敲响,谢营长同志当即脸色一变,满是正经的将门打开。
  敲门的是火车上一名女性乘务员,谢小帅打开门就看到对方满脸厌恶的盯着自己,搞得他是一头雾水。
  “同志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谢营长的度量还是有的,也不在意对方的表情,很是礼貌的问道。
  “亏你还穿着军装呢,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干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情来!干就干吧,可也别这么是无忌惮呀,整节车厢里的人都听到你俩的声音啦!”女乘务员劈头盖脸的一顿赏,一点也不给谢营长同志留面子。
  谢营长同志实在是郁闷极了,搞了半天,原来两人打情骂俏没控制住声音被人听到,居然被人误以为在干些什么龌蹉的事情呢。
  再有,当初谢小帅是直接穿着作训服同任天奇一起去响尾蛇的,加上走得又急没时间去买便装,所以身上依然穿着响尾蛇的制式作训服。
  “对不起同志,我对影响到大家休息而道歉!可是有一点我要纠正你一下,我和未婚妻打闹,好像和有伤风化扯不上一点关系吧?”谢营长同志义正言辞的发出声明,他可不想被人带着有色眼镜来看。
  “行了,别解释啦!我不管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只要注意点影响就行!”女乘务员看谢小帅的样子,心里已经相信了八分,声音也缓和了下来。
  “放心吧同志,我保证一定不会再给你找麻烦的!”谢营长同志用力捶了几下雄壮的胸口,信誓旦旦的保证。
  乘务员离开了,谢小帅关上房门转头过,便看到陆雪吐了吐舌头,脸上的红晕还未消失,还以为是她听到女乘务员那句有伤风化后,感到有些害羞。
  其实陆雪已经很累了,她的身体还在恢复中,照理说是不应该有这种强度的活动的,脸上的红晕哪是因为害羞?完全是因为动作强度太大,劳累过度造成的!
  但她为了不扫心爱之人的兴,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小雪,火车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到,要不你先睡会?”谢小帅打情骂俏的兴致早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了。
  “嗯!”陆雪乖巧的点点头,走到卧铺边,脱掉外套躺了下去。
  谢小帅立即将被子摊开,严严实实的给陆雪盖好,细心又周到,真个是呵护备至呢!
  陆雪睡着以后,谢小帅左右闲着无事,便躺倒他的卧铺上,双手拖住后脑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板胡思乱想起来。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谢小帅一个机灵从卧铺上跳了起来,右手下示意的去把手枪,结果只摸大腿旁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敲门声还在继续,谢营长同志看清了车厢内的景物,这才反应过来身处何地,不禁摇头苦笑一番。
  看了看熟睡的陆雪,谢小帅怕敲门声将她惊醒,赶忙应答一声将门打开。
  还是那名女性乘务员,虽然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厌恶,但是依然显得很不爽,显然是因为敲门了这么久,谢营长同志才应答的缘故。
  “同志,还有什么事吗?”谢小帅指了指熟睡中的陆雪,压低声音问道。
  “到站了,你们再不下去,火车就要开动了!”女性乘务员丢下一句话转身便走了。
  谢小帅用力拍了一下额头,以惩罚自己居然毫无防备的睡着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抬手看了一下战术手表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七个多小时了,的确和车票上标注的预计进展时间相吻合。
  谢小帅赶忙叫醒陆雪,伺候着她将外套穿起,而后一手提着大箱子,一手牵着她的手走下火车。
  此时,天色已经变得暗淡起来,但却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的汽车堵得朝前挪动一步都很艰难。
  当两人乘坐的出租车,来到秃鹰特战旅警戒线外围的时候,已经是两小时之后。
  对于谢小帅携陆雪突然回归,出现在家门口,不管是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谢平阳,还是在厨房里弄晚饭的孙厚群都感到非常意外!
  对于隔壁军区搞了一个规模浩大的年度军事演习,作为秃鹰特战旅旅长,谢平阳当然一清二楚。
  照理说,演习结束并不意味着就没事了,还有很多事需要忙的。
  凡是参演单位肯定要自下而上,对此次演习做一个总结,接下来就是表彰在演习中变现突出的单位或个人。
  接下来,便到了老兵退伍的时间,谢平阳还从来没听说过,在这个时候竟然会有军事主官不在位的!
  “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单位里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谢平阳转过头继续看电视,背对着谢小帅淡淡的问道。
  “嗯,都处理完了,老炮仗看我好几年没在家里过年了,所以特批我今年回家里过年!”谢小帅很少撒谎,所有明显的有些心虚。
  “他任天奇除非脑袋被旅踢了,不然会干出这种蠢事来,还特批你回家过年呢?”谢平阳猛的一巴掌排在茶几上,从他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此时绝对处于暴怒状态。
  他是何其了解自己的儿子,根本看都不用看谢小帅的脸色,直接从他的语气就听出了端倪。
  谢小帅同样了解父亲的性格,知道他是真的怒了,并且是怒不可揭那种,要是自己狡辩的话,绝对会引爆沙发上的那个**桶的!
  ...(www..)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