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四百三十七章 自己要求写检讨!


    谢营长同志连门都没敲,便直接将门推开走了进去。

    正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军报的任天奇被响声惊动,抬头便看到谢小帅进门。

    “哟,这不是谢大营长嘛,您不是回家过年了吗,怎么又回来啦?”

    任天奇立即放下茶杯和报纸,脸上堆满笑容,热情的迎了上去,但这口气却怎么听怎都觉得酸溜溜的。

    谢营长同志当然知道,任天奇这是在磕碜他,毕竟自己也算是摆了人家一道,难道还不准人家发发牢骚嘛?

    “得了老炮仗,你就别寒碜我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眼看任天奇快步走到自己面前,感觉就像下级向上级汇报工作一般,就差主动敬个军礼了,这让谢营长同志就有些招架不了啦!

    “哪能呀?您谢营长同志多英明神武,威风八面呀,怎么可能会犯错误呢?”任天奇脸上的笑容始终未曾减少过。

    “我都已经知错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还要我写个书面检查,当着全旅的面念一遍呀?”谢营长同志苦笑着说道。

    “这个可以有,那就这么决定了,你回去写个深刻的书面检查,明天我就集合全旅,专门就这事开个会!”

    任天奇脸色变幻之迅速,就连谢营长同志也自叹不如,着刚刚还满是笑容的脸上,在谢营长同志话音一落地之后,一下子就变得不带任何感**彩,只是不断的点头表示他很满意。

    任旅长同志倒是满意了,可是有人却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让我嘴贱,让我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只是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有你这样的嘛老炮仗?”谢营长同志当然不肯就这样被任天奇一锤定音,马上就为自己开脱起来。

    “作为一个男人,说出去的话等于吐出去的口水,难道还有舔回来的道理?明明是你自己要求要写检查的嘛,我可没逼你哦,要没其他什么事就滚吧,我忙着呢!”

    任天奇坚决不让步,并且不想再和谢营长同志扯淡,找个借口就开始撵人。

    谢营长同志翻了翻白眼,心里一阵腹诽:你到真挺忙的,忙着喝茶看报纸吗?

    即便两人的关系这么好,谢营长同志依然不敢把这话当着任天奇的面说出来,这已经是关乎家教的问题了!

    任天奇拿起报纸看了起来,不过半天都没听到关门的声音,又将报纸放下,只看到谢营长同志死皮白咧的站在那里,好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你赖在我这也没用,这事儿必须要有个说法!作为一名人名子弟兵的少校,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什么性质?虽然你只是暂时借调,编制也不在响尾蛇,但你这种行为照样够格上军事法庭了,我这是在保护你懂吗?”

    任天奇说完,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一副严师慈父的模样循循劝导!

    “行行行。你俩还真不愧是老战友、老兄弟,我服了你们还不行吗?我这就回去写检查,爱咋地咋地吧!”

    谢营长同志实在是无语了,这口吻怎么越听越想父亲谢平阳呢?为什么一听到这种口吻自己就潜意识的选择不反抗呢?

    “去吧去吧,记得要写深刻一点,这才显得你知道你这次行为后果的严重性嘛!”

    任天奇见谢营长同志妥协,当即脸色又堆满了笑意,看上去就像一只狡猾的老狐狸一般。

    谢营长同志是一刻也不想在留在这里了,今天的任天奇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死死的捏住了自己的脉门,让自己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任天奇今天说话的口气和风格都像极了父亲谢平样,不然自己怎么可能潜意识的选择顺从?

    尤其是任天奇最后那个笑容,怎么看都像在跟自己示威一样,如果在配上一句胜利者经常说的那句话“小样,就你那点道行还敢跟我斗,你还嫩了点!”那就更像了!

    “哈哈哈哈。”谢营长同志出门以后,任天奇听着他那慢慢远去的脚步声,毫无征兆的开怀大笑起来。

    任天奇笑得有些急促,搞得好像已经憋了很久一样,但悲剧的是,他才刚笑了几声就被口水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将呼吸平缓下来,任天奇的脸色变得正经起来,喃喃自语道:

    “臭小子,别看你已经是特战营的营长了,但你还真的是嫩了点!你这次的行为,实在是太鲁莽、太草率、太儿戏啦,光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你还不够成熟!不过话一说回来,谢老娃这法子还真管用,一来就将这小子吃得死死的,实在是爽!咳咳!”任天奇又剧烈咳嗽起来,赶忙喝了口茶润润喉咙。

    难怪谢营长同志会觉得任天奇今天有些反常了,原来是谢平阳向他传送了秘诀,就像唐僧能将孙悟空制服得服服帖帖那样,依靠的就是紧箍咒这个秘诀!

    “俗话说得好,无规矩就不成方圆,部队是个将就令行禁止的地方,对规矩尤其看重!你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自持有功的挑战权威了,后果有多严重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其实我让你写检查,并且当着全旅的面读出来,这不是要你难堪!而是要你涨涨记性,让你在今后的军旅生涯中,不论任何时间、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

    任天奇的这番话,要是被谢营长同志听到,不知道会作何感想?这还像旅长对下面营长的关心吗?

    当然不是了,这已经超出了普通上下级的范畴,感觉有些向父亲对儿子的关心和保护了!

    谢营长同志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任天奇喃喃自语那番话,也不知道任天奇为什么会关心自己关心到这个程度?

    此时的他,正郁闷的驾驶运兵车,行驶在回二营的路上,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个检讨到底要该怎样写?

    谢营长同志的性格倒是有这点好,既然知道躲不掉了,便会坦然接受,不就是动笔杆子写个检查嘛!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天上午,响尾蛇的三个营、后勤保障部门、机场勤务部门等,凡是响尾蛇所属,全部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通知: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