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一打七还是七打一?


    模拟对抗完毕,谢小帅刚要带着队伍返回临时驻地,姜芷菁有些气愤的声音,在他的无线电耳麦里响起。

    “干什么,这就算完了?你是在完小孩子的游戏,还是在敷衍我?一个个跟木头似的,等着挨枪子儿吗?”

    “姜芷菁,你可要讲点道理啊,是你说模拟的对抗的,这不是按你说的来办嘛?”谢营长同志不爽的回复道。

    “这个我不管,我要你们两组人打一场,该用的手段都用出来,尽量使用到装备的每一个部件!像这种小儿科的游戏,我们在实验室就能完成,要你们来干嘛?”姜芷菁直接来了个蛮不讲理,说完又单方面切断通话。

    “什么人嘛这是?”谢营长同志很是郁闷。

    “当然是女人啦,她们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讲道理动物呢!”一连长几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谢营长同志。

    “行啦行啦,赶紧的,分组实兵对抗准备!”谢营长同志无奈的向几人挥挥手,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营长,是你一个打我们七个,还是我们七个打你一个?”四连长呲牙笑道,给了谢营长同志两个只有一个答案的选择题。

    “干嘛,想造反吗?三天不打还要上房揭瓦了,一个个的皮痒痒了是吧?我就成全你们!”

    本来谢营长同志心情就不爽,四连长的选择题就让他更不爽了,决定拿几个家伙当一回出气沙包,顺带检验一下几个家伙最近实力提升了多少。

    划定好对抗范围,几个家伙调整了无线电频率,而后兴奋的转身跑开,各自寻找有利地形隐蔽起来。

    “狠狠的揍他,最好让他几天下不了地,哼!”带着耳机监听几人对话的姜芷菁,兴奋的扬了扬白皙的拳头,一副想要看谢营长同志出丑的样子。

    但是,她也许是兴奋过头了,已经忘记自己亲手交给谢营长同志一件作弊利器,让谢营长同志在对抗中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对抗正式开始,谢小帅如同幽灵般无声的跑了出去,三两下爬到一个小沙丘顶端,调整了一下夜视仪的焦距,寻找隐藏起来的那几个家伙。

    第一个目标被寻找到,谢营长同志嘴角翘了一下,满是坏笑的滑下沙丘,猫着腰跑出一段距离,而后轻脚轻手的匍匐前进起来。

    在一块风化得不像样的岩石后方,也不知道是那个家伙,屁股撅的老高,高姿匍匐在岩石后方,将枪托在岩石上左右瞄准警戒。

    而在他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家伙,看其身形,应该是一连长。

    一连长所在的位置,正好和眼前这家伙形成一个犄角,两人可以相互交叉掩护,形成一个活力网。

    但是,谢营长同志根本没放在心上,慢慢接近将屁股撅的老高这家伙,而后突然暴起发难,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啊!”随着一声惨叫,这家伙凌空飞起越过了岩石,直接扑倒在岩石那边,跌了个狗吃屎,声音主人,正是倒霉的五连长。

    一连长听到惨叫声,便立即掉转枪口准备支援五连长,但却看到一丝红光闪过,不禁苦笑摇头收起枪,一屁股坐在地上。

    很明显,这道红光,是谢营长同志枪上的红点发射器发出的!

    谢小帅的枪法有多可怕,一连长再也清楚不过了,既然被他锁定,结果想都不用想,只有被当场击毙的份!

    一连长知道,这是谢营长同志对自己手下留情了,看看五连长享受的待遇就知道,不禁替那几个家伙感到悲哀起来。

    随即一连长想起了个问题,那就是,眼睛上挂着的综合成像夜视仪,竟然没能看到谢营长同志的踪影,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仪器失灵了?

    也不对呀,明明还可以看到老五的身影,这说明仪器肯定是没问题的,那为什么看不到营长的影子呢,难道他还能隐身不成?

    一个大大的问号悬浮在一连长的脑海里,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被五连长发现,这让谢小帅的心里就有底了,看来姜芷菁将作训服改进得很彻底,不但更舒服了,连混合成像夜视仪也不能发现他的踪迹。

    于是乎,谢营长同志不再偷偷摸摸,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到四连长侧面,拖着他的脚踝用力扔了出去。

    二连长、三连长还有两名军士长,享受的待遇也好不到那里去,被谢营长同志用各种手段整治,简直是吃尽了苦头。

    “营长,我不服,你肯定作弊了!”五连长哭丧着脸,伸手揉了揉已经肿胀的臀部,痛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像极了一个怨妇。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作弊了?”谢营长洋洋得意的问道。

    “不可能!要是你没作弊,为什么你在我眼皮子底下都看不到你?”二连长同样憋屈得很,他是直接被谢营长同志在正面用力敲打头盔的,到现在还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我明白了,肯定是姜工偏心,私底下向你透露怎么避开夜视仪的!”三连长对这个问题一直耿耿于怀,最后只能将问题推到姜芷菁身上。

    “没办法,谁让营长魅力大,征服了姜工的心呢?有本事你去呀,看看人家姜工会不会正眼瞧你?”四连长搞得好像在替谢营长同志辩护,但那酸溜溜的味道,任谁都能闻得到。

    一直在监听他们对话的姜芷菁快要疯了,对这帮喜欢乱嚼舌根子的老大爷们,实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们这群长舌混蛋,今天晚上就饿着吧,我就是把东西拿去喂狗也不留给你们!”姜芷菁怒不可揭的在无线电里大吼道。

    姜芷菁说道做到,当谢营长同志他们回去的时候,果然连残汤剩羹都没见到,万和盘子刷得光溜溜的,几乎可以当镜子来照了。

    几个家伙郁闷的抱着又冷又硬的野战干粮狂啃,又是委屈又是哀怨的望着谢营长同志这个罪魁祸首!

    谢营长同志并没有理会几个家伙,几口啃完手上的野战干粮,拍拍手来到大帐篷里,找到正气鼓鼓的姜芷菁。

    “干嘛?”姜芷菁依然冷声冷脸,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她非常厌恶眼前的这个男人呢!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