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沙暴第一次实战 二
    越是深入森林内部,里面的光线就越昏暗,并且地面上布满厚厚一层大树的落叶针毡。www/xshuotxt/com

    针毡非常厚,就算以谢小帅的体重,踩在上面也不会在松软的地表留下任何痕迹。

    所以,这给在前方开路的突击小组两人寻找痕迹,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谢小帅并没有出声指点,默不作声的跟在田宇身边,手里拿着狙击观察镜,从当他的临时副手。

    好在李虎和苍贵江两人懂得应变,知道取掉手上的防刺手套,用手掌抚摸针毡表面来寻找痕迹。

    虽然厚厚的针毡可以承受一个成年人的体重,使其踩过之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但松软、潮湿地表里面的水分会被挤压出来,浸湿被踩过的针毡层。

    就这样,突击小组两人每走出几步,就会半跪在地上,用手掌摸一下针毡,确认恐怖分子前进的方向。

    但是这样的效率很低,毕竟恐怖分子在全速赶路,而沙暴突击队则在摸索着前进。

    原本两者之间就有很大的一段差距,这样下去的话,距离只会越拉越远,搞不好恐怖分子都已经逃了,沙暴突击队还在森林里慢慢摸索着前进呢!

    虽然以谢小帅的经验,看一眼就能知道哪里被踩过,但毕竟沙暴突击队成员都还是初出茅庐的雏,哪能跟他这个实战经验丰富的老油条相比较呢?

    考虑到人质的生命安全,加上沙暴突击队该锻炼的也锻炼得差不多了,谢小帅便通过无线电,仔细的跟突击小组二人讲解,该如何一眼就看出哪里是被人踩过的。

    虽说谢小帅讲解的对象是突击小组,不过他却用的事公共频道,沙暴突击队每一个人都能清楚的听到,这就算是变相的仔细、生动,跟所有人上了一堂现场教育课。

    有了谢小帅的指点,李虎、苍贵江二人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诀窍,沙暴小队前进的速度,骤然加快几倍以上。

    将注意力从突击小组二人身上移开之后,谢小帅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恐怖分子前进的路线始终在树干旁边,避开了两颗大树之间的缝隙。

    要是有专业的特种作战经验,留下这样的行进路线倒,是让谢小帅不觉得奇怪。

    关键是,请报上不是说这是一帮恐怖分子吗?

    以谢小帅跟恐怖分子大小战役数场的经验,这帮只知道用不要命打法以命换命的莽夫,怎么可能有这样高的警惕性,竟然一刻也不忘记避开天空中卫星的时事监控?

    恐怖分子的前进路线,随时都在发生变化,搞得好像在绘制一幅九宫卦阵图一般。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高数奔行,沙暴突击队前方,恐怖分子留下的脚印越来越清晰。

    看来,他们距离恐怖分子是越来越近了,毕竟要带着十个平民人质,他们的前进速度肯定要大受限制!

    熊仪洪立即下令变换阵型,沙暴小队成员迅速走位,不到十秒钟就布置好尖阵型,快速朝前方突刺。

    五分钟以后,谢小帅已经可以听见前方的呵斥声,和女性发出的呜咽声,显然是恐怖分子在催促受惊度过的人质赶路。

    熊仪洪抬起右手握成拳头,示意沙暴突击队成员立即停止前进,而后用手语下达命令。

    狙击手田宇立即行动起来,将狙击步枪往身后一甩,从工具包里摸出攀爬工具,两三下就爬到一颗大树树干三分之一的高度。

    谢小帅是和田宇同时行动的,不过他的速度就要比田宇快上很多了,在田宇才刚刚爬到一半的时候,他已经在另一颗大树上爬到熊仪洪指定的位置了。

    到达指定位置的谢小帅,双腿用力夹紧树干,摸出狙击观察镜朝前方看去。

    就在前方不到两百米处,十二个恐怖分子当中的十个,一边揪着手中的人质一边用手枪威胁、呵斥人质快走,还剩下两个恐怖分子在断后。

    可是,在看到恐怖分子的动作以后,烂得掉渣的战术动作,让谢小帅感到非常迷惑。

    这简直就是一帮乌合之众嘛,那他们又是如何会弄出那样专业的行进路线来的?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呢!

    熊仪洪并没有立即下达攻击命令,耐心等待着上方两人的观察结果,的确有够沉稳的。

    那伙恐怖分子没前进一百米,断后的两个家伙就会转身端枪警戒一番,大概在前方的恐怖分子走动大概十五到二十米之间,这两个家伙才会手枪快步追上前方的同伙。

    田宇同样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无线电里将看到的东西,事无巨细汇报给队长熊仪洪。

    熊仪洪思考一番,根据实际情况,不到一分钟便制定出进攻方案。

    首先,又狙击手田宇爬到大树上,在两个断后的家伙警戒完,即将起身的那一瞬间用消音手枪击毙他们。

    其余队员迂回包抄,在田宇击毙断后的恐怖分子之后,从恐怖分子人群后方和另外一侧,发动雷霆一击迅速解决战斗。

    分配好任务之后,熊仪洪抬头望了一眼谢小帅,见他面无表情又没出声反对以后,便立即下达进攻命令。

    收到命令的田宇,立即收好式狙击步枪,从大树上滑落下来。

    落地之后,田宇快速却又没发出声音的,在针毡上高速奔跑起来。

    在距离恐怖分子还有四五十米远的时候,田宇停了下来,利用攀爬工具几下就爬上大树杆至少十米高的位置。

    掏出口径手枪,田宇轻轻将消音器拧紧,拉动套筒将子弹上膛,瞄准刚刚半蹲在地,端枪警戒的那两个断后的恐怖分子。

    随着前方的恐怖分子越走越远,眼看断后的两个家伙即将起身去追赶同伙,田宇的呼吸就越急促,手心不断有汗水冒出。

    要不是带着的手套可以吸汗,恐怕此时的田宇,就会轮番将手心的汗水擦掉了。

    终于,恐怖分子负责断后的那两个家伙开始起身,田宇用力的深呼吸两下,在心中给自己打了一把气,抬起手枪对准两个家伙,连续两次扣动扳机。

    “噗噗。”两声细微又沉闷的枪声想起,两颗子弹准确命中,膝盖才刚刚离开地面的恐怖分子头部。

    两片血花飞起,两个家伙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无力的倒在地上,由于地上厚厚那层针毡的缘故,倒地时连一丝声音都没发出。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