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真正图谋的是矿场!
    雷威走到谢小帅身边,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望着箱子里的药剂说道:“这药剂看上去普普通通,可谁又能想到它的药效竟然是那么的可怕呢?”

    “我真想一颗手雷把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给全部毁掉,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这样做,必须带一些样本回去。WwW.XsHuoTXt.com”谢小帅盯着箱子,心有不甘的说道。

    “是啊,如果科研人员能够根据样本的特性研究出终止药性的东西来,咱们下一次和神秘组织交手的时候就多了一样制胜法宝!”雷威点了点头,满脸严肃的说。

    “队长,指挥部里没有人!”负责攻占大帐篷其中一人的张家林,跑步到谢小帅面前报告。

    “走,雷威,进去看看!张家林,你看着箱子,不准任何人接近它!”谢小帅郑重其事的对陈红军说道,而后转身朝帐篷里走去。

    帐篷里面除了几张行军桌椅以外,就是一个部署兵力、制定行动方案用的沙盘,除此之外便再也没了任何东西。

    沙盘上大部分区域都插着蓝色的小旗帜,只有少部分区域插着红色的,蓝色旗帜呈扇形将红色旗帜包围得严严实实的。

    一个月亮形状的大峡谷插着红色小旗,谢小帅一看就知道该如何区分小旗帜代表哪一方。

    按照沙盘上**武装的势力分布来看,果然印证了之前谢小帅所说的话,政府军的确是被逼进入月亮之城的。

    除了两种颜色的小旗帜外,沙盘上边再也没了任何东西,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沙盘而已。

    然而,谢小帅却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头,可是哪里不对头他又说不上来。

    于是,谢小帅单手托下巴围着沙盘转,大脑飞速运转着思考,到底这个沙盘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老陈,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尹志林搜查那张原本放电脑的行军桌时,发现其上面有些深黑色的粉末,于是便立即呼唤陈红军。

    陈红军上前,用手指粘起一些粉末,先是用力将其捏成了灰,又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

    “这东西要么是煤炭,要么就是铁矿石!”经过仔细的辨别,陈红军下了最终结论。

    “没错,就是矿石!我怎么没想到呢?”陈红军的话提醒了谢小帅,某人立即兴奋的绕着沙盘跑到一侧,伸手在沙盘上的浓缩版a国首都城市旁边指了一下。

    “队长,不就是矿石粉末吗,至于高兴成这样嘛?”陈红军不明所以的说道。

    “还记得首都城市旁边的那个大型铁矿吗?”谢小帅不答反问。

    “当然记得,和着又有什么关系呢?”陈红军不解的问道。

    “看,这里也被人插过旗帜,虽然后来被拔掉了,但却留下了痕迹!”谢小帅指了一下沙盘,在他的手指头旁边,确实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小孔。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许**武装认为矿场并没有什么战略价值,反而还要浪费人手去驻守,最后便将其放弃了呢?”陈红军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你反过来想一想,作战指挥部为什么会有矿石粉末?神秘组织既然扶持**武装,为什么仗还没打完,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最后,为什么**武装进攻首都城市的时候,偏偏就没有波及到机场?”

    谢小帅直接抛出一连串的问题,虽然是对着陈红军在说话,实际上是在问帐篷里所有的人。

    所有人都被问得莫名其妙的,全部将脑袋摇得向拨浪鼓一样,脸上带着求知欲的望着谢小帅。

    “神秘组织扶持**武装挑起内战,然后又派出一支实力强大的战术分队,专门在政府军背后搞破坏,使得政府军不得不按照他们的意图撤进月亮之城!然后,在双方展开最终决战的时候,特意派一支小喽啰队伍来实施斩首行动,目的是为了让咱们认为这只是来探路的,正主随时都会出现,这样咱们不就投鼠忌器不敢离开,从而被钉死在政府军指挥部了吗?”谢小帅一脸绝对是这样的分析道。

    “可是队长,你说的这些跟矿场又有什么关系呢?”不等谢小帅说完,龚茂便出声打断了某人。

    “听我把话说完在插嘴行不?”谢小帅脸色微微一红,而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被钉死了,神秘组织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他们将第一批服用药物的士兵投放战场之后就全部撤离,在矿场那里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就从首都城市德的国际机场离开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家!”

    “我说为什么**武装把首都城市几乎都夷为平地了,偏偏就国际机场毫发无损呢?原来这是神秘组织给自己留的后路呀!想当初,大伙都还以为**武装怕受到国际谴责才不敢攻击机场的,现在看来还真不是那么回事呢!神秘组织那些灭绝人性的家伙什么事干不出来,他们会怕什么国际谴责不谴责吗?”龚茂顺着谢小帅的思路想下去,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撤吧,立即追到矿场去,如果咱们动作足够快,或许还能跟那支所谓的神秘队伍交手一番呢!”谢小帅说完便带头钻出了大帐篷。

    来到陈红军守护的金属箱子旁边,谢小帅听到脚下传来“咔嚓”,好像踩碎什么玻璃制品的声音。

    谢小帅低头抬脚一看,原来踩碎的是一支盛装可怕药物的玻璃瓶,是那个被王继震狙杀、逼迫士兵服药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的那支。

    “这是什么味道?”陈红军立即上前,将脑袋凑到地上闻了一下。

    “干什么老陈,你疯了?”张家林面色剧变,立即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其拉开。

    “安啦安啦,只是闻一闻,应该没什么问题的。”陈红军挥了挥手,满是无所谓的说道。

    这个时候,执行引蛇出洞任务的沙暴突击队,将追兵耍得团团转之后,又悄无声息的绕回到**武装的军营里。

    “这味道好熟悉呀!”李虎一来就闻到了异味,上前从地上抓起一些粘着药物的泥土闻了一下,脑子里在回忆这种味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

    “有味道吗,我怎么没闻到?两个家伙都是属狗的吗,鼻子怎么那么灵?”李刚用力吸了两口气,却并没有闻到任何不一样的味道,于是小声嘀咕道。

    ...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