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天生特种兵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愚蠢的代价
    留在后方负责提供战场动态的尹志林,在无线电里通报战果:“全中目标,步战车群被摧毁!”
  
      “怎么会只有步战车群呢?”谢小帅心生疑惑,眉头深深皱起成了个‘川’字型。
  
      “尹志林,把敌人的布防图发给我。”谢小帅在无线电里呼叫道。
  
      很快,谢小帅手臂上的微型移动终端震动了一下,一副敌军布防图出现在屏幕上。
  
      前方敌人的防御圈分为了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正是刚刚被摧毁的步战车群,第二部分是军用小吉普车队,排在步战车群后面距离大约一公里左右。
  
      而第三个部分就有些奇怪了,居然全部是后勤车辆和几台陆地巡洋舰,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形态的武力,一旦被攻击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这实在是有些不符合逻辑。
  
      “总指挥,敌人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任何阴谋诡计,在势不可挡的钢铁洪流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我请求出击!”其中一个装甲团长尝到了胜利的甜头,意犹未尽的他在无线电里请战。
  
      装甲团长的话刚一落地,这个装甲团所有的主战坦克群和步战车群便发动了引擎,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等等,先搞清楚前面的情况再说!”谢小帅赶忙出声阻止,打算先派沙暴突击队上前侦察一番再说。
  
      毕竟,无人机传回来的实时画面并非肉眼直接看到,是可以通过伪装欺骗高科技综合侦察仪的,这种东西黑网就有!
  
      然而,装甲团长似乎认为谢小帅过于胆小,敌人都被逼进死胡同了,就等于砧板上的鱼肉可以任由宰割,在这种情况下还迟疑就有些优柔寡断了。
  
      于是乎,装甲团长切断了无线电通讯,假装没有接收到谢小帅的命令,率领该团全部的主战坦克和步战车发起了攻击。
  
      “混蛋,你他娘的脑子被驴踢了吗,赶紧给我停下来!”装甲团长的率性行为,当即就惹得谢小帅怒火直冲脑门心,暴跳如雷的大吼道。
  
      然而,装甲团犹如离弦之箭一发不可收拾,主战坦克群以及步战车群的引擎轰鸣声掩盖住了谢小帅的声音简直如同蝇吟声音,根本就无法传到装甲团长的耳朵里。
  
      谢小帅对黑网的行事作风实在是太了解了,前方那完全不合常理的防御部署,他一眼就看出了其中肯定有问题,所以才没有贸然发动进攻。
  
      可是,谢小帅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情况,然后再制定出有针对性的攻击方案,就被装甲团长的好大喜功完全打乱了阵脚。
  
      事实表明,谢小帅的判断完全正确,黑网的防御部署确实隐藏了杀招。
  
      “咻咻咻.....轰轰轰.....!”装甲团刚刚前进还不到一百米,就遭遇到了反坦克导弹的攻
  
      击,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台主战坦克燃起了熊熊大火,里面的车组人员丧生火海之中!
  
      反坦克导弹是从旁边的山上发出的,并且尹志林的操纵的无人机,事先并没有发现山上有任何异常。
  
      很显然,隐藏在山顶的敌人,身上有无人机的综合侦察仪无法察觉的装备。
  
      而摆在最前面的步战车群,完完全全就是送给我方吃掉的诱饵!
  
      反坦克弹道的飞行轨迹,直接就暴露了山上隐藏敌人的方位,不过这些家伙很狡猾,相互之间分布得非常稀疏,这样就可以规避被炸弹或炮弹攻击一锅端。
  
      难怪谢小帅一直都没找到那个所谓的特战营的踪迹了,原来这群人一直隐藏在山顶,择机对我方发动最致命的进攻!
  
      “咻咻咻.....轰轰轰.....!”第二轮反坦克弹道拖着长长的火尾,从山顶呼啸着冲进主战坦克群,命中目标后发生剧烈的爆炸。
  
      后面的主战坦克已经步战车群迟疑了,纷纷停止了前进原地停留,但没有接到命令却又不敢撤退,否则就被被直接定性为临阵脱逃。
  
      但是,装甲团长已经在第一轮的反坦克导弹中阵亡,指挥系统已经完全瘫痪,根本就没人能在这个时候发出命令。
  
      装甲团长的愚蠢,直接导致整个装甲团陷入水深火热当中,就算这家伙相安无事,估计下来之后也会接受最严厉的处罚!
  
      他的行为,乃是真正的战场抗命!
  
      谢小帅呀呲欲裂,他很想命令部队立即撤退,但无线电通讯已经被切断,命令根本无法传递到任何一个车长耳朵里。
  
      “命令火箭炮开火,给我炸平那座山!”谢小帅暴跳如雷的在无线电里吼道。
  
      尹志林作为指挥中枢的中转站,当然会毫不迟疑的执行谢小帅的命令,在最短的时间内圈定出整座山脉的坐标,通过移动终端发送给了火箭炮团。
  
      “咻咻咻咻.......!”几分钟以后,在第三轮反坦克导弹还没发出之前,火箭炮发射阵地率先发动进攻。
  
      “轰轰轰轰.......!”火箭炮拖着火尾狂怒的呼啸着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铺天盖地的落在了山顶上,剧烈的爆炸直接将整个山头都被削掉至少不下十厘米。
  
      一时间,地动山摇恍如末世来临一般,整个山顶浓烟股黁、粉尘漫天,整片天空都被完全遮挡。
  
      这还没完,装弹车迅速替发射完毕的火箭炮补充弹药,火箭炮群在指挥员的命令下,调整了角度发起第二轮攻击。
  
      火箭炮的覆盖打击,就像加农炮团的推进式覆盖轰炸一样,从山顶的这一头打击到了另一头。
  
      当爆炸声停息以后,谢小帅伸手拍掉头盔上、身上厚厚粉尘,吐了几口唾沫这才将嘴里钻进嘴里的沙尘吐干净。
  
      谢小帅望着依然还在冒着浓烟的山头,不禁对火箭炮群恐怖的杀伤力感到心惊,毕竟他这是头回直面大规模集群作战的第一线。
  
      这和特种作战那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胜利的模式相比较起来,确实简单、粗暴了很多,战争是一部巨大的绞肉机,这句话还真是有他的道理。
  
      再说被削掉一层的山顶,在那种程度的密集轰炸之下,就算深埋地底的活物都会被震裂五脏六腑而亡,更不要说直接面对火箭炮怒火的黑网军队所谓的特战营了。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