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驱邪阴阳师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准备恶战
第199章准备恶战
  
  没有想到上官老人,走到躺在地上的人跟前一看。嘴里大喊了一声:“是你这个畜生!说着抓住衣服领子,抡起巴掌就扇了两个响亮的耳光。”清脆的声音,我和何教授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打完后老人还不解气,抡起右手就朝那人的天庭重重的打去。现在我已经猜出这人是谁,但是这会还不时复仇的时候。
  想到这里我朝上官老人喊道:“住手!难道你要杀人灭口么?他死了一切都死无对证了,到时候真正的凶手就只有你了!”
  手掌都已近挨到那人的天庭了,上官老人一听我的话硬生生的把手收了回来。满面流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头抡起手在那人脸上狂抽。
  看到这里,我的衣服被轻轻拉了一下,我回头一看居然是王文德老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还好都是熟人,要是仇人的话这会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王文德老先生说动:“小杨师父里面的人是谁呀?上官老人这么大的火气,也不怕手疼。”
  我轻轻的笑了笑说道:“这算是好的了,这老头恨不得吃了,里面这人的肉。你难道还猜不出,里面躺着的是谁么?”
  “迈克”王文德老先生喊道:“你说里面的是上官有富,也就是设局的迈克是么?他是怎么进到这里的?他来要干什么?”
  其实后面的这两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的。于是我冲着里面的上官老人喊道:“哎!老前辈差不多了,出来吧!还有很多话要问他呢!”
  上官老人一听,气呼呼的松开抓着的衣服领子。嘴里和鼻子喘着粗气,又重新拉着上官有富的后衣领子。拖着上官有富,一步一步朝门口走来。
  看到这里我笑着,对王文德老先生说道:“看来你不仅要重新修复这道防盗门,还要把暗道堵死。否则的话,哼哼”说到这里我笑了几声,把手伸进了门洞往出来拉上官有富。
  这家伙本来就被金钱剑击成了重伤,这会又被我们拉出这个洞。估计他的屁股和后背,没有少和门洞上凸起的棱角“亲热”。
  拉出上官有富一看,果然后背和屁股上渗出一道道的血液来。哎恶人自有恶报,就是看在什么时候报而已了。
  王文德老先生突然拉着我,轻轻的说道:“小杨师父你说我这里有暗道,我怎么不知道?在哪里,你呢告诉我么?”
  我白了王文德老先生一眼说道:“王老先生,你也不想想。要是没有暗道,这个人怎么会进来的。要是早进来躲藏在某个地方的话,哪会过阴的时候他怎么不出来。哪会可是我们防备最差的时候,这会冒出来只能说明是从暗道刚刚进来的。至于暗道具体在哪里,呵呵,等会问这个家伙吧!”说着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上官有富。
  王文德老先生点了点头,喊下来几个人叫抬着上官有富去医院。我看了一下上官有富的伤势,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去医院,就在楼上。上点药这小子就能醒来,身上背负的孽债太多了。主要是被刚才阴邪冲撞了先,又被金钱剑的灵气所伤。上去休息下就好了!”王文德老先生立刻点了点头,命人把人抬上去。
  上官老人正要跟着走,我一把拉住他说道:“知道为什么我说他身上的孽债太多么?”上官老人一听摇了摇头。我把那天晚上他和我打斗后,看到上官有富身上,有个白色衣服女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上官老人一听,惊讶的说道:“你是说,我的孙女的魂魄应该在他身上。不会吧!你怎么不早说?你是怎么看到的,难道你有天眼或者阴阳眼?”
  我笑了笑说道:“我早说了你信么?事情没有发展到今天,说真的我给你说再多的。你都觉得我是在帮王老先生一家,所以你明白么?”
  上官老人点点头说道:“高人呀!不管别人信不信,你是坚信看到一切的。所以你要等着时间到了才说对么?”
  我点了点头,其实这都是我占卜养成的习惯。现在的人呀!老想你给他算的仔仔细细的,可是算出来又不信老是问着问那的。
  所以我干脆点,什么也不多说。一切等事情发生之后,再给你解释当时为什么这么说的。说的早了不信不说,还会吵架。所以很多到我这里占卜的人,问我真的会发生么?之类的话的时候,我都不做多的解释。一切等按卦上所说发生了,我再给解释。
  等我和上官老人上到楼上后,上官有富已经被抬到了大厅中央。我看了一下说了声等等我,就转身上楼去了。
  我到楼上取下地**,然后对着屋子里的众人说道:“我这里还有一点地**,只要把它抹到眼睛上就可以看到传说中的鬼。你们谁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子的,可以举手报名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要是被吓出心脏病,精神病不怪我。要是被吓死了,更不能找我的麻烦!”然后又把地**是什么,给他们都说了一边。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显摆,也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一些,心里还有怀疑的人。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既然有鬼就肯定有神灵。所以以后做事的时候,有凭着良心。否则报应会来的很快的。不过今天还是要谢谢上苍,送给我的礼物——上官有富。
  今天唯一的意外之喜,就是抓到了上官有富。说是抓到不如说是,人家自动送上门的。这就是让我少费点手脚。
  既然抓到了上官有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撬开他的嘴。从他的嘴里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人!现在虽然大太太的情人“彪哥”,是重点怀疑对象。但是这些也是推测,还没有一手的证据。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我只是个算命看风水的。说的不好听的我就是个术士,说的好听点我是个修行的人。
  不管这里的案情有多重大,不是我该管的。我改管的除了解决风水和阴邪问题,剩下最重要的应该是教化世人。不要有一个**的心,不要为了**丢失了做人的基本原则。我想这也是师父,要我开店占卜的主要原因吧!
  所以我拿来了剩下不多的地**,我知道这些地**用完后。我要是再想得到,就要看我的缘分和运气了。这种上天赐予的神物,不是你想得到就能得到的。
  当我听我说完,地**可以看到鬼的时候。所有的人几乎都伸出了手,就连大太太和王文德老先生也伸出了手。其中最活跃的莫过于露西了,在哪里蹦蹦跳跳的非要抹点,看看鬼长什么样子。
  我微微一笑,然后用棉签棒沾着地**,均匀的抹在了这些人的眼睛上。当然少不了上官老人,也不可能忘了何教授。
  等我抹完后,叫众人睁开眼睛。这些人适应了一下环境,看你了看周边。都开始议论起来,什么鬼在哪里呀?之类的问题。
  然后都看着我,露西怯生生的问道:“大师哥哥,你说的鬼在哪里呀?我怎么没有看到呢?”她的话立刻引来,大家的一片议论。
  这丫头叫的这叫肉麻,我也不理她。微闭双眼,把最后一点地**抹在了眼睛上。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大家。一句话也不说。我知道这会肯定没有鬼,但是马上就会出现了。
  我刚刚想到这里,就看到王文德老人身后,躺在地上官有富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慢慢的身影越来越强,就好像一个活人一般。因为这些人都是背对上官有富,面对我的。所以这一迹象,除了我谁也没有看到。
  我眨了下眼睛,对王文德老先生说道:“王老先生你身后有个人,是你家的亲戚么?”我知道那是鬼,但是我要是直接说出来。这些人的惊叫声,非吓跑了鬼的。
  王文德老先生一听,嘴里说着哪里慢慢的转了过去。一看到女孩立刻问道:“小姐你找谁呀?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了。”我一听心里暗暗发笑,王文德老先生,居然忘了自己抹了地**。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啊”的一声。我一听立刻顺着声音望去,只见王涵直晕了过去。看来他认出这个女鬼是谁了!
  上官老人慢慢的一边走,一边哭着说道:“孩子,你受苦了。爷爷来了,孩子不要怕,爷爷来了。”说着就要过去抱着女鬼。
  一听上官老人的话,再看看晕过去的王涵直。其余的尖叫着跑到了我身后,有拉着我衣服的不住的抖着。也就是因为这声尖叫,吓得女鬼嗖的一下不见了。
  上官老人一看,急的跑到一边四处寻找。一边找一边喊:“孩子,孩子你去那里了。出来呀,有爷爷呢?爷爷会保护你的。”一看他慌了神的样子,我直摇头。
  说真的这就是我们修行提升不上去的一个原因,心里牵挂太多了。我父亲出事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我上去,拍了拍上官老人的后背说道:“别找了,这里阳气太旺了,她被吓得躲回去了。等等我们把困着你孙女的法器找到,以后你们就可以见面了。”上官老人哽咽着点了点头。
  我扶着上官老人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对众人说道:“看到了吧,那就是上官姑娘鬼魂。也就是我给你们说人魂。今天让你们看到鬼魂,没有别的意思。希望你们以后做事的时候,先摸摸自己的良心。这件事情对不对,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可以买通警察,买通法律。别人管不了你。永远记得,人在做,天在看!”
  说完也不理还在发抖的众人,径直走到了上官有富的身边。这小子虽然没有醒来,但是嘴里已经发出了咿咿的声音。
  我没有理会这些,而是蹲下来双手不停的摸他的身上。想找到一个可以锁魂的东西来,可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难道我错了么?
  这时上官老人也慢慢的,走到了我身边。蹲下来轻轻的说道:“你怎么不等他醒来再问,这样你怎么找呀?”
  我笑了下说道:“要是他醒来后,拿着锁魂的东西要挟我们怎么办!所以利用这里机会,先把东西找到再说。再说了锁魂的无非就是坛子,棺材这一类东西。这样的东西,我想还是好找的。”
  上官老人一听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你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锁魂的器具可不是仅仅是这些。我看应该就是这东西!”说着从上官有富的脖子上,扯了下来。
  我拿过来放在手里一看,一条金属链子上拴着一块佛牌。说是佛吧,好像又不是。面相凶恶不说,还长着好几只手。每个手里都拿着一个法器,正下方还刻着一个小小的宝瓶。
  看到这里我一点想不起这时那尊神,在看看有点像是藏传佛教的什么菩萨。这时个东西怎么可能是困魂魄的发起呢?要是困魂魄的话,改在什么位置呢?
  上官老人一看,呵呵笑着说道:“小师父知道泰国的佛牌么?就是用泥土和法盐、宝石、花粉制作的佛牌么?”我一听立刻点了点头。
  上官老人笑着说道:“民国时期,我祖上的一位高人。也算是我的叔爷吧!无意中得到一本古籍,上面列举了不同的收魂,锁魂的法器和方法。随后他用这种方法收取了一些恶人的魂魄。但是后来越收越多,处理不及时。所以他根据古籍上记载的最高方法,用纯银做成了这样的牌子带在脖子上。把魂魄全部封在这里,由上面的神慢慢化去。”
  我一听笑了笑,对他说道:“你不说我还正忘记这茬了。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所说的祖上高人是不是叫上官维渊。是上官言钧道长的嫡子,也是他唯一的传人。你说的那本古籍是不是西河派的《锁魂秘法辑要》”
  上官老人一听,立刻说道:“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我也是听祖辈说起过,。但是这本书我却没有看到过。”
  我笑了笑说道:“上官维渊道长早年认识我师父,并和我师祖研讨过道法。所以我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是肯定没有你了解的多。据我师父说,这种锁魂牌上,刻得的是千手鬼王。至于别的我就不知道了,师父也是看到过一次。而且据说后来,上官维渊道长觉得此牌会贻害世人,后来就当着,当时的几位高人的面亲自毁去了。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又看到了。”
  “哎”上官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不错,祖上也是这么流传的。但是却架不住有人又制作出这样的锁魂牌呀!”
  (本章完)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